尽入青川

随心行欢事。

【喻黄】归来

大概算是返校贺啦233
下周就要考第一次月考的怨念
喻黄青训营设定,还没谈恋爱
——————————————————————

    五点多时的天空颜色就开始变幻,往偏红的方向滑去,天气还是热着,知了声嘶力竭地嚎啕,着意惹人心烦。

  黄少天很没形象地歪在蓝雨俱乐部的台阶上啃老冰棍,天气实在太热,冰棍化得很快,甜腻的汁水很快就顺着白净的小臂淌到手肘,汇成一道弯弯的河。

  他手忙脚乱地要舔,别着脑袋,那模样看起来像只梳毛的猫,绒绒在日光里盘踞成了松散的一团。

  结果冰棍更猖獗,淌到他短裤上,凉意沁入后黏得人莫名的烦。他甩甩脑袋,呼...

【叶蓝】三生树

ooc预警
来自至今没有结义的苦逼华山
————————————————

  春节回家后的叶修每天都在被各种亲戚包围,世邀赛说不上举国瞩目,也确确实实为电子竞技出尽了风头。他衣锦还乡,就被七大姑八大姨家的孩子们纷纷地奉若神明。

  他堂哥家的小姑娘十四五,有这个年纪惯有的矜持和神秘,这回却难得地拽了拽他衣角,“小叔,你帮我过个副本好吗?”

  上扬的语音像小猫尾巴挠着他耳膜,举手之劳,叶修就帮了。小姑娘的号是第十区,说是跟着同学玩的,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剑客。他一看就乐,“喜欢黄少天啊?”

  “也不全是。”说起游戏的时候她眼睛也发光,“我们公会的一个...

[叶蓝]致盲五分钟

“蓝啊。”叶修停住步子,无奈地揉了把面前人的头发,“好好的出来跑什么步啊,在家微信跳一跳不好吗?”
 
  他宅男当了十几年,贸然捡起多久不碰的跑鞋来分外的不熟悉。却无奈于枕边人儿的软磨硬泡,拿一个野图换来受一周的罪。
  
  蓝河呢,刚开始倒是信心满满,胸膛一挺,是广东阳光里明晃晃小白杨。结果现在倒是全过霜,小白杨就蔫吧了。“明天就,说什么都不跑这么远了。”
 
  明天腰酸腿疼的,他还跑不跑都不好说,不过找个台阶罢了。叶修心里清楚,“成。”他敛眉将声抻得长,拽上蓝河的手腕便是返程。
  
  恰...

[露中]今天我的蛙他也不回家

旅行青蛙设定,私设青蛙可以变成人
——————————————————————

王耀是在收获他的第八茬三叶草的时候看到亚瑟的。

他们的房子本来就只隔着一扇石墙,亚瑟抬起头来看他,眼睛绿莹莹亮晶晶的,就像是那边也长出了三叶草。
 
他举起镰刀要砍……诶,三叶草上头还有灌木啊?
 
哦,看错了,是他的眉毛。
 
在尴尬的道歉和更加尴尬的自我介绍后,两个主人终于坐在了王耀的庭院里,看三叶草慢腾腾拱出地面,直起腰板。
 
而院子里不只有三叶草。亚瑟惊讶地挑了挑眉,池塘里养起了鱼,三叶草的空地上栽种了茶树,旁边甚至还弄了个鸡圈。十足农家乐的意思。
 ...

【昊翔】倒刺

冬至快乐xd
重刷了昊翔真可爱!
好久没写了估计ooc,无脑糖
————————————————————
  孙翔中指上长了根倒刺。
 
  他起初没有注意,后来洗手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才觉出来疼。洗手间的灯光偏黄,照得他手指如削过的苹果。他甩掉手指上的水珠,皱眉试图去将它按平。
 
  却是桀骜的刺,他理个头发的功夫就又翘起来,星点的痛感很弱,只是持续宣告着存在,像预示什么。
 
  孙翔没耐心猜那个内容,正要视而不见等它自己脱落,镜子中就映出张不算友善的脸。“怎么了?”唐昊捏一把他的后颈,逆毛撸上来,在发顶揉过,动作一气呵成——家里撸...

【叶蓝】半个夏天

恭喜我们叶神登顶燃王!

流水账夏日小甜饼,纯属被热疯之后的发神经。

世邀赛结束背景,好久没写叶蓝了估计人设ooc上天

——————————————————————————

  叶修在飞机将要落地的颠簸之中醒过来,脑袋被遮光板磕得直疼。他眯起眼怔了片刻,眼里流离过许多的片段——兴欣夺冠时的聚光灯,被行李箱碾压过家门口那棵大榕树的影子,世邀赛几日垃圾桶里堆积如山的烟头,奖杯在十四人手中传递的温度。

  以及最后,打开QQ的99+之中似是无关紧要的一条,“叶神!恭喜!辛苦了!你是我们最大的荣耀!”

  那条消息是用最初始的白色气...

【叶蓝】风雪来归

回坑!踩着叶神生贺的尾巴来一发!

想单纯地抒情夸夸叶,荣耀教科书二十岁生日快乐!他有那——么棒!

————————————————————————————————

01  

  我在火车上遇见一个男人。

  他是有俊秀的眉眼,一双手生得修长又漂亮。偶尔对着手机低低地说几句话,是让人听不太懂的粤语,却无端多出来些神秘的温柔。

  他偶尔会在注意到我在看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笑着,认认真真操一口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问我火车还有多久到站。

  “三个小时吧?”

  一个小...

[叶蓝]立春

三刷全职我找回了初恋的感觉233
文不对题系列xd
——————————————————————————————————
  发白的日光将触角探进窗纱,一寸一寸地往屋子里爬。电脑里的画面一刻不停地在闪,蓝衣剑客站在高地上挽起系统设计过的漂亮剑花,屏幕外的青年蒙着连帽衫的帽子睡熟,一手还握着鼠标不肯放,像是赌徒握着他最后的筹码。

 
  忽然吹来的风让他一个哆嗦揉着眼睛坐直身子,一瞬间的呆滞后他猛地一拍脑袋想起来自己睡着前在干啥,疼得一呲牙,抓起耳机就吼,“boss呢?boss呢!”

回答他的是团员们沮丧的...

【普诞】未曾降落

他是黑鹰永世不落。
迟到的普爷生日快乐!还能爱你一万年![被洪姐打死]
普中心,普洪cp向,其他普相关也有出镜
———————————————————————————————
   德国人,基尔伯特贝什米特的一天通常伴随着他兄弟一声中气十足的“费里西安诺!”开始。被喊出名字的那人是他弟弟的挚友——以令他自豪的眼力观察,未来升级为爱人的可能性很大。

  怎么可以这么对待可爱的小意呢!弟弟因为费里西安诺的各种迷糊行径而气到炸毛的时候,基尔伯特常常胳膊肘往外拐地这么想,然后从床上爬起来去教训教训自己的弟弟,用哪个美国小子的句式说,“本大爷在维护世界的和平与正义。”

 ...

年终总结

还真是充实的一年啊~

一月份看了全职,成功被叶蓝圈粉;暑假入了魔稻坑,喜欢忘羡薛晓追凌;十月份看了刺客列传,沉迷双白衣。

 然而重心依旧是放在米英普洪上吧w黑塔利亚我不出坑!

啊还有大概就是一直在写自己的原创文 尽管贴吧发冷得不能再冷 常年发文那个吧也出了点事儿吧主没了很多朋友也不在了……有点伤感

今年似乎都没有去年勤快 有点惭愧。

明年会更加努力的!谢谢还有317个小伙伴喜欢我!感激不尽!


1月

米英 醉酒

途中阿尔弗雷德曾经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一次,那天亚瑟正好穿得一身白色衣装,又一头金发,阿尔弗雷德八成是认错成了小时候亚瑟...

© 尽入青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