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入青川

随心行欢事。

【叶蓝】半个夏天

恭喜我们叶神登顶燃王!

流水账夏日小甜饼,纯属被热疯之后的发神经。

世邀赛结束背景,好久没写叶蓝了估计人设ooc上天

——————————————————————————

  叶修在飞机将要落地的颠簸之中醒过来,脑袋被遮光板磕得直疼。他眯起眼怔了片刻,眼里流离过许多的片段——兴欣夺冠时的聚光灯,被行李箱碾压过家门口那棵大榕树的影子,世邀赛几日垃圾桶里堆积如山的烟头,奖杯在十四人手中传递的温度。

  以及最后,打开QQ的99+之中似是无关紧要的一条,“叶神!恭喜!辛苦了!你是我们最大的荣耀!”

  那条消息是用最初始的白色气泡发出来的,头像是粉丝画的古装剑客的侧脸,干干净净也没有头像框。怎么看都是可以被随意淹没在几千条消息中的随便一条,就像他泯然众人的主人。

  他彼时刚从记者们的包围圈里逃出来,还没来得及被剩下的三大心脏灌酒,于是枕在张佳乐跑调的歌声和唐昊跟孙翔的拍桌声里他犹豫了几秒钟,要不要加个表情包什么的,最后还是点了个黄豆的微笑表情。

  那条消息之前还带了称呼,虽说简短,也看得出不是群发,有种温柔的认真劲儿在里头。所以他当然也得认认真真回应,“谢谢小蓝。”想了想好像有点冷场的嫌疑,于是他又回,“这条我给你黄少看了啊,告诉他,小粉丝跑了。”

  他的手机果不其然开始上蹿下跳,估计手机另一头的那青年也在蹦跶着炸毛。那头乱毛哟——忘了怎么跟喻文州诈出来蓝桥的证件照,十九岁生日刚过时候拍出来的,八颗牙齿呲出来整整齐齐的,褐色头发拗了个当时似乎很风骚的造型,现在看来蠢得不行。

  就那双眼睛没变,干净又清澈,容了溪山城晴日的天空跟蓝溪碧水在里头,含着些笑意看着拍照的人。人是会老的,就是神一样的少年也会成为胡子拉碴的大叔,再好看的姑娘没准哪日也是街头训孩子的母亲。只有眼睛不会老,只会跟着岁月忠实地反映出主人所看过的东西,心里所思所想的事儿。

  蓝河的眼睛就毫无疑问是好看的,没怎么变过,比起当初少了些锋利的剑光,却仍是十足的少年意气。负荆行云三千里,斩月披虹御江河,像武侠小说里衣袂翩然的少年侠客。

  叶修喜欢得紧,结果还特地问了苏沐橙,给P了个表情包,就写,“社会你蓝哥,人狠话不多。”。哪次刷野图时候他拿手机给私聊发过去了,结果荣耀那边语音里顿时传来手机掉地上的响,野图boss毫无疑问归了兴欣。

  “叶神啊!”他的小剑客总爱拿这个开头跟他抱怨,广粤口音软乎乎的,像只小奶猫,凶巴巴地跟他挥爪子,“你这是耍赖啊!”

  “诶?”他扶了扶耳机,“小蓝你姓赖?”

  第二天一拿手机他看蓝河给他发了个99+,带血的大菜刀跟炸弹换着扔。魏琛从浴室出来,往床上一瞅顿时捂紧了浴巾,眼睛瞪得老大显得人都年轻好几岁,“老叶,老夫刚跟老板娘告完白!你别介,笑得跟朵菊花似的,吓死谁啊?”

  大家都不是十几岁的小娃娃,不兴你喜欢我我喜欢你我就不说这一套双向暗恋的戏码。叶修在除了打荣耀之外的地方不是个心脏,喜欢蓝河这事儿,也随便一捅就摊开来,日光里晾晒的坦荡。

  只是他到底还是固守着某些传统,再喜欢蓝河,也得亲自千里送到人家手边,看着那双眼睛,认真问句,“我钟意你,同我拍拖好唔?”

  这不,机会来了。广州的天空很蓝,云朵被排列成奇异的形状,七拼八凑成副印象派的作品,比荣耀大陆的天空还漂亮。他刚走下飞机,就是一个颇扎眼的脑袋被人群挤到他胸口来,抬起头看他一眼,就笑了,“哟,叶神!”

  融雪似的声音清净好听,还有那双眼,眉目一弯就成了座江南的石桥,通向一间平淡的爱情故事。嗯,少不了抹多了发胶的黑社会发型。他顺手胡一把毛,学足那副句式,“哟,小蓝。”

  他才知道他们竟然是坐同一班飞机飞到羊城,蓝河是去了北京出差才回来,而他再早来一天恐怕就是要流落街头——不然就是被蓝雨正副队塞上一嘴狗粮,咸鱼味儿的,这烤肉干的天气里管他是鱼还是喻,估计都熟透了。就差这么点儿,老天爷心情好,顺手推舟就给他们成就个巧合。

  初次跟大神面基的蓝河多少还是有些拘谨,说不上几句话,便在叶修一贯气人般的坦白里消散了生疏感,毫不客气对荣耀教科书动起手脚来,可能更想将这书撕一撕泄愤。

  他不知道叶修此行的目的,还以为是来找战队,并肩到了公交车站便打算告别,“叶神有事吗?我要去菜市场买个西瓜。”他抹了把额头,看着外头阳光不要钱似的碎在地上,“我也不知道你去哪,小心点儿别中暑了。记得走树荫里头,多喝点水。”白皙的手指试探似触上叶修的脖颈,丝毫不引人注目的一点红痕,“广州蚊子也多,你带花露水了吧。”

  还说不是小保姆呢,事事倒都是周到。叶修被他碰的有些痒,京城春日的柳絮晃晃悠悠,过了一个季节才瘙痒了心头。他看一眼将到站的公交车,懒洋洋笑起来,“我跟你顺路。”

  顺路?骗虚空双鬼去吧,顶多算个套路。蓝河没推辞,给他留了个靠窗的位子。车里人不多,公交车晃晃悠悠地三步一堵,好在空调开得足,倒是不嫌燥。

  他们谁都没看手机,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天,说说荣耀,说说最近生活怎样。车内空间不大,他们放在膝盖上的手,就有一搭没一搭地碰触着,似乎代表的是主人想要彼此亲近的欲望。

  这辆公交车如果是开往地老天荒,永远没有尽头,该是多好。像是苏沐橙从前常常拉着他一起看的青春偶像剧,背包里是橘子汽水和情书,耳朵里是薄荷绿色的小情歌,初恋的青涩味道。他们早就告别了校园很久,背包里只有一瓶苏打水,冒出的泡泡,却还是甜蜜蜜的。

  后来上了一对牵着手的老夫妇,蓝河牵着他,自觉给人家让了座。“蓝大大真是五好青年啊。”他带着笑的调侃还没说完,司机忽然就踩下急刹车,蓝河往前一倾,跟他撞了个鼻尖对鼻尖,登时那脸就红起来,要捂脸却没想起这不是电脑前,结果车子一晃,得,牢牢被叶修圈进怀抱里去。

  这拿的是女主的剧本吧!他一抬头,叶修的耳朵根儿也红了,像是又被蚊子咬了一口似的。他似乎就明白了什么,拿手肘怼一怼,“哎,叶神,风油精要不要?我看你好像被咬了。”

  说完他就笑,挤眉弄眼的,像咬了一口没熟透的酸果子。整个人的气息也是懵懂少年一般,不知是阳光味儿还是蓝天味儿。叶修后知后觉地摸了摸耳垂,似乎想说点什么。

  “蓝啊,我钟意你,跟我拍拖吧。”混杂在到站广播的声音里,那抹烟嗓并不明显,却字字句句都落进蓝河的耳朵,追得血液疯了似的往脸上涌,一下子便像被蚊子咬了十几口似的了,再不好意思笑叶修。

  四周的红尘喧喧嚷嚷,是最烟火不过的日子。周遭围着的人多是眉间带了皱纹,被一家人的生计拖累的直不起腰背来,风霜刻了鬓角,浊了眉目,也没洗去那份笑。叶修想想蓝河老了的样子,恐怕还要带着老花镜跟他抢副本。他跟在他的小剑客身后,亦步亦趋地从新鲜的蔬果前经过,停在卖西瓜的小摊前,听他操一口绵软的方言跟人家讨价还价,最后买下来一西瓜。

  然后蓝河转过身——叶修清楚他是都听到了的,于是掐了烟,像是个情犯,听最后的宣判。

  “叶神。”那小青年扬着头,像是冰霜森林里,那个发来十八条好友申请的剑客,“帮我把那半个西瓜拎回去,好不好?”

  他听懂了这个回答,于是自然而然地,从小摊贩手中接过另外半个西瓜。

评论(11)
热度(77)

© 尽入青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