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入青川

随心行欢事。

[盗笔花秀]他们002

[二:谁料如今成陌路]

我和胖子都愣了一愣,仔细去看却也没看出小花身上有任何生命迹象,不过闷油瓶的话如今和圣旨也差不了多少了,我跟胖子俩人便一边一个扶着小花往外走。“脉搏和呼吸都没有了,不过他还活着,只是沉睡状态而已。”闷油瓶一边走一边跟我们两个解释,“可以理解为更深层次的植物人。”

我深吸了一口气,没死就好。至于能不能醒来,这个我和闷油瓶都说不准,胖子有些自责,一路都没说话,我知道不怪他,但也不好开口和他说什么。“天真,你们九门的事情我不清楚,不过现在你打算怎么办?”胖子问道。

我揉了揉眉心,没想到接出了闷油瓶我还必须得维持十年里养成的习惯,总得想这么多事情。“先把他送到北京霍家再说,解家盘口也先给秀秀接管着,反正解家霍家已经默认是绑定的了。”我忽然又想起这次我带来的伙计是吴解霍三家来的,如果解家和霍家的伙计知道小花出事,在这儿反了水,我可压不住阵脚。“哦,对了,出去的时候就跟外面的人说是简单的受伤昏迷,到车上我再给秀秀打个电话吧!”

把小花扶上了车,幸运的是三家伙计都没有起疑,和来时一样浩浩荡荡的车队驶下了长白山去。坎肩开车,胖子坐副驾驶,我靠在闷油瓶身上闭着眼睛,一旁的小花靠着窗户很安静地睡着,有点睡美人的味道。坎肩和当年的王盟有点像,除了不玩扫雷而是玩开心消消乐之外。

胖子没睡着,我在后座都隐隐约约听得到他叹气的声音,闷油瓶也没睡,我感受得到他的目光在我的身上游走不停,最后停止在了我脖子的地方,那曾经比女人还漂亮的地方现在有了一道长长的疤痕。“吴邪。”他低声唤着我的名字,我靠在他身上抬头看着那双深沉的黑耀色眸子,低低应了一声。“你辛苦了,这么多年。”他长长的睫毛地垂下来,声音更低,“对不起。”

“你对不起的不只是我,张起灵,你好好看看这些人!胖子,已经五十了还为了接你从巴乃跑出来;瞎子,他现在马上就要瞎了;秀秀,一个女孩子也被我卷进这个计划险些被人毁了清白;还有小花……”我疲惫地靠在了椅背上,“张起灵,你真以为一句对不起有什么用吗?十年我都熬过来了,不差你这一句对不起,我只是想揍你一顿而已。”我的情绪几乎要崩溃了,什么也不顾地下手,将瞎子教我那些功夫一股脑用到张起灵身上,他也不反抗,任我蹂躏着。

我听见他叹了口气,“吴邪。”他扯过我的手,眼睛里写满认真,“以后不会了。我不走了,跟你回杭州。”

我扯开一个忘记了很久的笑,点了点头,“好。”

我们毫无意外地在北京看到了秀秀,二十九岁的她已经少了少女时代的俏丽活泼,但那一双眸子愈加带了霍家女人天生的媚意。因为不想引人注意,她并没穿标志性的旗袍,只是穿了白色的蕾丝连衣裙,披着小花的西装外套显得有几分成熟的妩媚。“吴邪哥哥。”她挽住我胳膊对我一笑,还是甜美的味道,“花姐呢?”

胖子叹了口气,走过来把秀秀揽到怀里,一双大手揉着她的发髻,“秀丫头,你小花哥哥中了机关,现在……可以说是和死人没什么区别。丫头,别太难过了。”

我还是担心秀秀知道之后会和十年前她知道霍仙姑死讯时候一样崩溃,虽然十年的磨砺早就把她从天真可爱的霍三小姐变成了狠辣决绝的霍当家,就连手刃她的两个哥哥时候也没有丝毫惧意,在处理跟着霍家三十年的老伙计遗体时也面未改色,但小花到底不一样的。小花之于秀秀,就如同张起灵于我,是内心最后的防线。

秀秀没哭,只是从胖子的手里挣脱出来,眸子里的笑意渐渐冰冷凝固,“带我去看他。”

我们连忙把秀秀带到放着小花的车上,小花还是睡美人的样子,两人这个姿势大有点像王子打算吻醒睡美人的动作。秀秀蹲在小花身边,让小花垂下的手正好能摸到自己扎好的一对团子,开口的语气是很久没有的撒娇味道,“花姐,我是秀秀啊!”我们都知道没有用,这一路上我们几乎什么方法都试过了,可是都没用。

意料之外的是,小花竟然缓缓睁开了眼睛坐起身来。欣喜之余,我却看见那双熟悉的眼睛里带着我从未见过的陌生,“你们……是谁?”还是属于戏子好听的声音,却有一丝莫名的寒意。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失忆了!

——TBC——

评论
热度(7)

© 尽入青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