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入青川

随心行欢事。

[黑塔同人]《昨日成非不可追》003

  第二天早上亚瑟刚刚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宿舍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了,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倒在了地上,伴随着一声来自门板的痛苦的呻吟。说实话亚瑟的内心真的是崩溃的,虽然一群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住在一起,走错宿舍真的是常事,不过亚瑟却很少遇见这种尴尬,这还要多亏弗朗西斯。

  也是大一开学不久的时候,宿管阿姨常常来查寝,正因如此大部分男孩子睡觉的时候都习惯穿上睡衣——天气太热也起码穿条内裤吧!所以宿管阿姨也没遇见过什么尴尬的事情,然而弗朗西斯却是个例外,他就连白天都恨不得不穿衣服,晚上睡觉又怎么会“让那种凡俗的东西玷污哥哥高贵的身体”呢?

  于是宿管阿姨推开305宿舍的门的时候就看到弗朗西斯同学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

  如果仅仅是这样,还不足以让阅尽无数奇葩的宿管阿姨有多么惊讶,最多摇着头叹息一句现在的孩子真是越来越过分,偏偏弗朗西斯还有间歇性梦游的毛病。

  所以当宿管阿姨正打算转过身非礼勿视的时候,弗朗西斯同学起尸一般地坐了起来,并冲着阿姨露出一个平时看起来应该会很温柔的笑容,“美丽的小甜心是要干什么呢?”

  求时年五十二岁的宿管阿姨的心理阴影面积。

  反正从此,一年级金融系弗朗西斯的“美名”算是传遍了整个校园,差不多是所有学生在看到他的时候,都会带上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哦,就是这人啊……”弗朗西斯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一般,每次都会露出招牌的笑容,带着让人想要后退三米的色气。

  因为这个原因,弗朗西斯想要加入学生会的时候差点被当时的学生会长贞德以“学生会只接受正常人”的理由拒之门外,还好温柔的冬妮娅小姐看着弗朗西斯硬件条件还算不错,加上正经起来口才和能力都不错,和贞德会长几番说情才让他进了学生会。

  虽然学生会同时也颁布了“学生会成员必须保持仪容仪表得体,不得裸奔,裸睡。”的新法令就是了。

  正因为弗朗西斯的这个特质,男生宿舍的305间——也就是亚瑟和弗朗西斯的宿舍从来没有人敢贸贸然往里面闯,虽然都是男孩子,但是谁知道推门进去不会看见什么R80的色气场面?也因祸得福地成全了亚瑟和弗朗西斯比别人清净一些的早晨。

  亚瑟睁开眼睛,门口站着一个带着一脸阳光笑容——并没有任何为自己无礼地使用武力拆掉别人宿舍门的歉意的小伙子,正笑嘻嘻地看着他,“嘛,你们宿舍的门也太不结实啦!Hero只是一不小心它就开了呢。哦,顺带问一句,这儿是305宿舍吗?”

  亚瑟做了几次深呼吸避免自己因为过度愤怒把这个小伙子从三楼扔下去,瞟了一眼弗朗西斯——他才不会说他很希望弗朗西斯现在可以把当时对付宿管大妈的那一套拿出来好好治一治这个家伙——虽然他不会承认他其实觉得这个小伙子长得有那么点小帅,恩,只是一点点而已,比起自己还差的不知道多少呢那个混蛋。

  金色的短发看起来很有活力——同时也很乱啊!那根脱离地心引力的呆毛会让牛顿哭死的好吗?脸颊很白皙——那又有什么的?只不过是因为白种人的关系而已!个子大概快要达到一米八了吧?看着应该有一米七七,七八左右,显得很健壮却又并不肥胖——谁知道肌肉里面是不是都是赘肉?高有什么用?不长脑子!还有那双眼睛……

  他惊奇地发现那个小伙子的蓝色眼睛让他跳不出半点毛病来,像天空和大海汇集成了海天一色,似乎蓝色这种颜色就是专门为他而生一般,好像两颗最为纯净的宝石镶嵌在那张笑得张扬的脸上,又像是星罗棋布的夜空,深邃到看不到尽头一般。

  “既然你没有说话Hero就默认为我可以进来了哦!”小伙子头上的呆毛晃了晃,似乎很是开心的样子,他放下手中的行李,以一个漂亮的撑杆跳姿势跳到了亚瑟上铺的那张床上。

  亚瑟发誓那个时候他听见了床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嘎一声。

  小伙子在床上滚了几圈,似乎对床的承重能力很满意,于是便探了大半个身子下来,蓝色的眼睛直直对上亚瑟的祖母绿双眸,那张近看还算好看的脸近在咫尺,就连细小的毛孔都可以看个清楚,他甚至可以闻到少年早上刷过牙的薄荷味道。“嗨!Hero的名字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美国人哦!Hero是新闻系的,对了,你的眉毛好奇怪啊啊哈哈哈!”

  亚瑟毫不犹豫地伸出手狠狠拽住那根抢戏的呆毛,高中时候的前不良可不是白叫的,那可是一人单挑曾经的恶友三人组的存在啊!他扯了扯嘴角,赠给对方一个很多女孩子梦寐以求的笑容,“你不觉得自己充满赘肉的身体更奇怪吗?”他狠狠拽着那人的呆毛将他从床上拽了下来,摔在地板上发出一声巨响——好极了,现在地板又要塌了。

  阿尔弗雷德似乎摔得很疼的样子,那双装进了所有星海和长空的眼睛似乎泛着水光,一眨不眨地盯着亚瑟看着,“Hero的可都是肌肉啊。”男孩子无力地辩解道,同时那一脸委屈的表情简直让亚瑟觉得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亚瑟有点慌,看着男孩子一副委屈到要流泪的样子他只好先试着缓和下气氛,“那个……那个……阿尔肥雷德?还是阿尔弗?你没事吧?……嗯……我叫亚瑟·柯克兰,英国人。别误会我不是在关心你啊,我只是担心地板坏了楼下会来找而已!”

  阿尔弗雷德瞬间像一只金毛犬一样窜上了亚瑟的床将他压了个严严实实——如果他身后长出一条尾巴的话现在应该已经无比开心地摇成一朵菊花了吧!“呐呐,亚蒂的性格好可爱啊!傲娇的和你的眉毛一样呢!”

  亚瑟真的不知道傲娇和眉毛这两个词之间的关系——事实上他只知道如果阿尔弗雷德现在继续压在他的身上的话他肯定等不到弗朗西斯起床就会被压死——或者干脆等到弗朗西斯醒了被他嘲笑死,反正效果是一样的,“BAKA你给我从我的身上起来!谁允许你叫我亚蒂了啊真是的!”

  “亚瑟脸红了啊!真的是好可爱啊!”阿尔弗雷德似乎根本听不出来亚瑟话里的意思一般,一脸笑意地蹂躏着亚瑟的脸。

  “那是被你压的你这个BAKA!”

   亚瑟·柯克兰会长真的感觉,这日子以后没法过了。

评论
热度(5)

© 尽入青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