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黑塔同人]《昨日成非不可追》009

  心烦意乱的组织部长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那根违反地心引力的呆毛今天依旧顽固地翘了起来。空调的噪音和窗外树上的蝉鸣乱糟糟地响成如同基尔伯特歌声一般恼人的曲调,闷热闷热的感觉让他心烦意乱,干什么都没了精神。


  也许外面会凉快一些?罗德里赫这样想着,推门走了出去。快步走到操场上,果不其然看到他平时最为不想看到的恶友三人组,现在看着他们三个的脸却也有点亲切,毕竟校园里一下子多了好多生面孔的感觉可不太好。


  基尔伯特一手搂着自己的弟弟一手搂着费里西安诺笑得夸张无比,一边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和几个新生相谈甚欢,就连伊丽莎白也混迹在他们几个之中,翡翠一般的眸子里盛满慧黠的笑。瓦修站在一旁,似乎是被几个人逗笑,神色也温和起来。


  罗德里赫觉得自己站在这里真是不合时宜,一直以来他都是无法融入他们的快乐的旁观者,从小到大本来可以成为朋友的人也不少,伊丽莎白和基尔伯特都是一起玩大的青梅竹马,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和自己也是认识多年,可是他却偏偏没有和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知己。


  大概他们在玩耍嬉闹的时候,自己在练琴;他们在互抄作业的时候,自己在默默地写;他们在一起打架犯蠢两肋插刀的时候,自己除了嘲讽什么都没给过吧。本来就是自己站在原地等待,又能怎么样呢?


  罗德里赫转身往钢琴房的方向走去,果然还是弹钢琴比较适合自己吧。


  以前,瓦修和自己可以算是最好的朋友了吧。自己被基尔伯特欺负的时候,他总会帮着自己出头,虽然当时他们两个人加在一起也打不过基尔伯特,但是两个人挨打比一个人要开心的多。


  以前,瓦修总是会说自己这样那样的缺点,却总是包庇纵容,平常对于任何人都是清冷如寒霜的绿眼睛对于自己却总是没有限度的宽容。


  以前,自己练琴的时候瓦修总是坐在窗外听,很安静,从来不发出声音。只是小小的瓦修,努力用砖头和石块垫起自己只为了看到琴房里练琴的罗德里赫。


  以前,也只是以前……


  很多零零碎碎的片段都涌上心头来,乱乱地扰人心头。自己和瓦修的疏远,也忘了是怎么回事了,大概就是父母之间的交恶,却要让两个无辜的孩子去承担一切的责任。


  后来自己认识了伊丽莎白,和瓦修有着相似眸色的孩子,他和基尔伯特的关系也越来越好,虽然常常互损,基尔伯特还是会帮着他出头。


  总有人说他们三个是青梅竹马,是一起长大的最亲近的朋友。这话对于基尔伯特和伊丽莎白或许没有错,但是每次听到别人这么说的时候,他总会想起瓦修·茨温利,那个年幼时候的绿眼睛孩子。


  在大学宿舍里再看到瓦修的时候他们其实都认出了彼此,却再也无话可说,他们缺席了彼此从六岁到十八岁十二年的时光,哪里是那么容易弥补回来的?也不是没有尝试过改善关系,大一寒假的时候他曾经和瓦修还有他的妹妹诺拉一起出去玩过,看着以前他对自己的那些细心全都给了妹妹,罗德里赫心里扎了刺一样不舒服,却也无话可说,无言以对。


  毕竟时过境迁。


========

嗯……瑞奥回忆上线?

其实一直觉得很心疼小少爷呢,每一个陪伴在他身边的人最后都离开了,豆丁意呆,瓦修,普爷,多一字,甚至连陪伴他最久的801姐姐也离开了,所以说经历过太多次离开的小少爷真的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啊!


评论
热度(3)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