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盗笔花秀]他们007

[七:人生若只如初见]


琉璃孙一死他手下的那帮虾兵蟹将们也是很快的都没了斗志,纷纷被小哥瞎子他们制服。我抱着小花躲在砖墙底下,我还不敢把小花放在这儿又不能拿他当肉盾,也就只能一手抱着他一手挥着大白狗腿自保。暗骂小花干嘛关键时刻掉链子,我一边把琉璃孙尸体上翻了个七七八八,拿着手枪就冲着几个离得近的开了两枪,北京城外十八环的地方自然没有雷子出没,我开枪开得也是爽快。


不料突然被人一把捂住了眼睛,我心头一惊转过身去正要开枪就被那人挡了下来,紧接着就是一声低低的,“吴邪,别动。”是张起灵的声音,熟悉的让人安心,我刚想问他怎么了就被人一把扑倒在地上,紧接着是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我来不及反应就把小花往怀里一搂,只能暗自祈祷他这精瘦的身板别再给我和小哥给压死。


“怎么了?”我压着声音低低地问。


张起灵放开我,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我这才看到他受了伤,不过白皙的脸上有些鲜血倒是更加显得他如同麒麟踏雪,帅的我心口失控一阵。“爆炸,霍秀秀和胖子把C4扔过去了。”我心头暗想这俩人怎么这么大胆子?估计瞎子又得重新换地方了。


也不知道他们几个有没有事,我身下压着的小花伸手推了推我,“操,吴邪你特么赶紧起来,你压死我了。”也是,名扬北京城的花儿爷今儿要是被我压在身下这可得是古董界大新闻了,估计还得被那些年轻小姑娘记上一笔呢!


我才发现自己弄错了关注点,赶紧起身不敢看他眼睛,他要知道我脑子里现在想什么,估计早就一棍子敲上来了,打岔道,“你都想起来了?合着你这失忆还得是这么恢复?要不我让胖子多扔几个C4你也好多想起来点东西。”


小花显然没那个心情跟我瞎扯,皱了皱眉骂了我一句就道,“秀秀呢?没事吧?”得!合着我跟秀秀都是青梅竹马,这区别不就是一个是青梅一个是竹马吗?现在秀秀成了他心里的解语娇花,我就成了他骑得那马?要说我这吴小佛爷的身份还真是没什么用。


正说着话,硝烟散去,秀秀,胖子,瞎子三人就从那爆炸的硝烟里走了出来,瞎子满脸是血,平常一直戴着的墨镜都被炸碎了,露出浅灰色的眸子,许是长久不见阳光的缘故微微眯起来,那浅灰色的眼眸倒是有种异样的美感。胖子一瘸一拐地吊在秀秀身上,肩膀上中了一枪淌着血,腿上似乎也受了点伤。秀秀看起来情况还好,一张小脸却也煞白煞白,手腕上还淌着血。


三个人都挂了彩,我一手扶着胖子一手搀住瞎子,张起灵也过来帮我把沉重的胖子接过来,而小花早就冲到秀秀身边去了。


我看着那俩人恩恩爱爱卿卿我我的旁若无人样子,心里默默为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那些半死不活的仁兄的眼睛点了根蜡烛,张起灵还提着小黑金给那些没死的补上一刀,我们都知道这些人是必死无疑的——嘴里都藏了毒,倒也没什么异议。只是看着那小两口的模样,我只能扭头晃了晃瞎子,“瞎子,墨镜借我。”


瞎子扬起一个落拓不羁的笑,戳了戳我的脸,“知足吧小三爷,你还没看到更亲密的呢!前些年秀丫头总来我这儿催债,有一回我正要翻墙,看着秀丫头竟然也翻了上来——她穿的旗袍啊!我还想她怎么上来的,低头一瞅你猜怎么地?花儿爷肩膀上还留着两个脚印呢!啧,我的墨镜当时就碎了。”


想想一笑,倒也真是这俩人能干出来的事,不过瞎子现在可不也是能闪瞎别人的人了?胖子的声音唱着黄梅戏很是适时地插入进来,“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啊……绿水青山带笑颜……”那动静,反正我以后这一年是再也没敢听黄梅戏。


——TBC——


评论
热度(9)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