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黑塔同人]《昨日成非不可追》012

  与此同时,305宿舍里弗朗西斯的床铺已经被楼上的中国人占据得彻底,一旁的桌子边亚瑟正沏着红茶,同时似乎不要钱一般地往里面加入炼乳和方糖。如果怨气可以具象化的话王耀的脑袋上肯定会有几只乌鸦排着队飞过,就不知道尊老爱幼吗!“亚蒂,你要记得关爱老年人啊……”


  他的好友挑了挑粗眉,妥协一般地不再往红茶里加入炼乳和糖,将那杯已经被祸害了的红茶推到王耀面前,扬起一本放在床头的无聊的少女杂志,“对你又把书丢在我们宿舍的惩罚。”


  王耀表示自己的内心是崩溃的,试探着接过来尝了一口就皱起了眉,甜得过分,“你今天怎么了?如果生病的话我那里有卖中草药,看在我们的情谊份上我可以给你打个五折……”他还没说完就被英国人想要杀人一样的眼神堵住了嘴,妥协地耸了耸肩,“弗朗西斯又惹你了?”


  亚瑟低头抿了一口红茶,没再说话。


  王耀一看这孩子一副打死你我也不说的架势,妥协地往后一靠,亚瑟这孩子天生心思重,没事脑子里总想一堆有的没的,还是个傲娇,一件事儿不搞明白就死倔到头。他跟亚瑟认识一年算得上知己,却也拿亚瑟这件事完全没办法,只能由着他自己慢慢想开就好了。


  但愿这孩子没啥大事。王耀摸了摸那人有点乱的沙金色头发,“我先上楼了?有事儿叫我?”得到对方点头的答复,王耀很快便出了门,靠在楼梯上翻开那本杂志,饶是最擅长文字游戏的中国人也左看右看没看出来什么东西,只好放弃地回了自己宿舍。


  三楼到四楼那一段楼梯上总是乌压压挤满了人如同天朝春运时候的火车站,王耀个子不高腿不够长,又没有那喊一嗓子前方人员自动跪下来大喊吾王圣明的气势,只好耐着性子挤在一堆人高马大的男生里头当夹心饼。


  挤在一大堆人中间又是大夏天,要是搁在往常王耀早就热得顺着脸往下淌汗了,今天却好像后背上放了个冰袋直发凉,往后看了好几眼也什么也没看出来,自己只顾得疑惑——要不回去拿个膏药贴上?


  王耀好不容易挤到自己宿舍门口拧开了门,正打算招呼舍友伊万出去吃饭,就感觉到很大一股力气给自己硬生生挤到了墙上,王耀还没反应过来就看着一道蓝色的身影人肉炮弹直扑向朝着自己走来的伊万。


  那蓝色人影是个长发的女孩子,看起来也是俄罗斯人的模样,和伊万的眉眼还有几分相似,头发的颜色比伊万稍微深一点的浅金,带着个粉色的蝴蝶结发卡,如果只看外貌的话王耀十分愿意承认那是个十分漂亮的萝莉。然而她喊出的话却让王耀只想赶紧跑回305躲到亚瑟那里——哪怕是再喝三杯加炼乳的红茶,“哥哥!阻挡我们的一切事物都消失了,我们结婚结婚结婚合体合体合体!”


  王耀很是惊讶地看到一向淡定的俄罗斯人的脸上露出了痛不欲生——应该说是生不如死也不过分的表情,“娜……娜塔莎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要考A大的吗?”


  被叫做娜塔莎的少女露出一个微笑来,美艳动人得很,但是在王耀眼里看起来估计就是想把伊万直接吃干抹净的笑容,“因为我不要离开哥哥啊!哥哥我们结婚吧!现在没什么可以阻挡我们了!我可以为了哥哥跳级跳到三年级!”


  亚瑟的眉毛看起来都跑到了伊万的脸上,他很艰难地冲王耀笑了笑,“小耀,这是我妹妹,娜塔莎。娜塔,这是我舍友,王耀。”


  娜塔莎看了一圈王耀,王耀顿时就感觉自己被X射线把全身上下扫了一遍,也终于明白刚才上楼时候那脊背发凉的感觉是从何而来——不得不说,布拉金斯基家的眼神实在是太有威慑力,伊万这种校霸自然不用说,刚才娜塔莎的眼神让王耀感觉只要她想,自己从两岁到二十岁的事情八成全得给她挖出来。


  好在布拉金斯基小姐还是很有礼貌地冲王耀笑了笑,伸出手来,“你好。你和哥哥关系很好吧?”


  为什么感觉这是正宫娘娘我是小三的即视感啊?王耀在心里默默为自己喊冤——姑娘你误会了我和你哥没关系我是直的?这不相当于不打自招吗?姑娘近亲结婚是不对的?这是四楼如果被扔出去那可保证不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综合考虑,王耀只是笑了笑,“你好,我们关系还不错,毕竟是舍友嘛!”


  好在之后娜塔莎也没怎么关注这个和哥哥同住一间宿舍的东方人,全程都在围着久别重逢的哥哥打转,剩下王耀翻出一桶爆米花乐得其成地看着晚八点偶像剧。


  送走了娜塔莎,俄罗斯北极熊顿时没了校霸气场,软绵绵地往床上大字型一趴,脑袋埋进王耀的枕头里,嘟嚷道,“刚走个姐姐,又来个妹妹。”


  王耀看着好笑,不由得坐到床边去揉他的头发,奶金色在阳光下有些偏于银白色,揉起来的手感就像是稻草团子一般,“我还盼着我弟弟妹妹来呢!可惜还得等到明年他们才入学,你有姐姐妹妹还不好?冬妮娅学姐那么温婉,娜塔莎还这么可爱。”


  伊万蹭了蹭王耀的手,在枕头里笑而不语。

评论
热度(3)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