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黑塔同人]《昨日成非不可追》016

  亲子分上线来之不易233

  其实这文大概分三部分?新大陆家族一部分,日耳曼大家族一部分,然后亚细亚极北组一部分这样?反正各部分穿插着来也不存在戏份问题嘛233

  有时间把人物什么的都捋一下现在有点乱

===========


亚瑟皱着眉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生。翘着腿喝着可乐,不时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在安静的图书馆里成为唯一的噪声,夹克衫里似乎是塞了两个憨八嘎看起来鼓鼓囊囊的,手里拿着一本不知道是那个同学留下的热血日本漫画看得起劲,让亚瑟真后悔答应和他一块在图书馆自习。


  以往和弗朗西斯或者王耀来的时候可比这家伙安静不少,弗朗西斯不管在看什么——就算是在看什么内容龌龊的东西都可以端出一副手中拿着散文集或者诗集的优雅样子,王耀作为东方人似乎天生和书血脉相融,端着书本的样子充满气质内敛。


  亚瑟开始怀念自己那两个朋友了——虽然一个是裸奔狂一个是财迷,至少都可以说得上是正常人。


  哪里像这家伙……耀眼的过分也许不全是他的错,可是非要在自己眼前招摇就是他的不对了吧!真是的,知不知道认真学习的时候有这么一个浑身散发着阳光味道的人坐在你眼前有多么心猿意马啊!


  专注蹭的累翻译二十年的波诺弗瓦先生表示这只是小猫咪自顾自的别扭,孩子傲娇怎么办?答,先【哗】再【哗】一顿就好了。


  系统:玩家【腐烂西施·[哗]·[哗]·波诺弗瓦】受到来自玩家【亚瑟·蹭的累·柯克兰】的【死扛】攻击,阵亡。


  让我们为波诺弗瓦先生默哀吧。


  终于,在不知道第多少次被阿尔弗雷德扰乱了思绪之后,学生会长终于难以忍受地把手中的笔往桌子上一摔,“我受够了!阿尔弗雷德你给我从哪来的回哪去!你太吵了会影响我学习,还有你就不能看点对学习成绩有帮助的吗?伊丽莎白把书借给你简直是浪费!”


  我哪敢在主角面前看伊莎学姐那画满仏英十八禁的课堂笔记啊……阿尔弗雷德虽然很想来上这么一句,但是基尔伯特学长血和泪的教训让他明智地放弃了这个KY到极点的想法,于是他很果断地开始解释——毫无诚意地。


  “哎呀亚蒂你看今天的天气真好待在图书馆简直是浪费,要不要去看Hero打球?其实Hero这么聪明不看书也能做对的对不对哈哈哈!诶亚蒂你怎么了眉毛都皱到一起了好搞笑哈哈哈——砰!”


  一本厚得堪比板砖的经济学教材被砸在了阿尔弗雷德头上,面带笑容的柯克兰会长微笑着开始活动手指……


  总觉得气温下降了两度。罗维诺缩了缩身子,光荣地从椅子上摔到了地上。他骂了一声,猫一样的绿色眸子打量着周围没有人看见他这幅窘态才把自己撑回凳子上,阿尔弗雷德早就跑了——自己就不该对这个重色轻友的美国人抱有任何期待。罗维诺揉着刚才摔疼的地方,呲牙咧嘴地抬起头——


  正对上一双和自己相似的绿色眼眸。


  那人叫什么来着?也是土豆混蛋的哥哥的朋友之一吧。三个人当中看起来最正常的那一个,褐色的短发,总穿着白色的衬衫,就像是高中里每个女孩都会偷偷爱慕的少年,干净柔和,笑起来总是阳光灿烂的模样,似乎所有的烦恼忧愁都和他无关一般。


  那是罗维诺最羡慕也最嫉妒的人,就像他的弟弟,就像身边那些总是被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们。他一直是最令人头疼的孩子,对于这样带着阳光的人,他不敢也不想接近。 那人咧开嘴开朗地笑着,眼睛都眯了起来,“请问,俺可以坐这儿吗?”


  很礼貌的言语,但是在罗维诺看来如同嘲讽,他伸脚把凳子踢开,唇抿成一条线,猫儿样的眸子眯缝起来,“没门。”


  那人讶异地笑了起来,似乎比刚才更加开心了,不禁让罗维诺感觉自己是在无理取闹而有些脸红,把脑袋埋到了书堆里,喝了口咖啡,“这儿有人来着。”他解释道,似乎在为自己的任性找理由。


  然后那人拖来了一把凳子。


评论
热度(3)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