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黑塔同人]《昨日成非不可追》017

亲子分秀恩爱专场☆

亲分的名字太难打我会说吗qwq

虽然只有结尾有点普洪我还是打上了tag

=========================


 罗维诺现在真的想把面前人狠狠揍一顿,然而看着那张笑得灿烂无比的脸却又下不去手,干脆一头埋到书里背起了英语单词——虽然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背些什么,念叨了半天硬是一个都没背下来。


  阿尔弗雷德什么时候回来啊……借着喝咖啡的功夫他探头向楼下望了一眼,刚刚被学生会长用经济学课本攻击的美国人此时正和学生会长进行着“愉快友好”的谈话,当然应当只是他个人认为,毕竟亚瑟·柯克兰的脸上已经挂上一堆眉毛了。


  罗维诺毫无诚意地为即将再次遭到攻击的美国人在心里点了根蜡。


  “诶,你叫什么名字啊?”好吧,看起来抬头就是个错误,对面那人一张笑得阳光的脸很快地凑了过来。如果这人是个女孩子的话罗维诺很愿意和他多聊几句,问题是并非如此。那人看罗维诺不搭话却也不气馁,“俺叫安东尼奥,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是西班牙人哦。如果记不住那么长名字叫我亲分也是可以的!”


  罗维诺翻着英语书头也不抬,“名字太长,记不住。”


  那人笑起来的样子灿烂得就像是所有阳光都在眼眸之中聚集,明明和罗维诺一样是看起来就显得冷漠的绿色眼眸,在安东尼奥的脸上就只能看到绿色的清澈干净,“所以说让你叫俺亲分嘛!你叫罗维诺?罗维诺·瓦尔加斯是吗?费里的哥哥吧,长得还真有点像呢!”


  看吧,永远都是自己和那个笨蛋弟弟长得像,所有人都只能先看到弟弟而不是他。他觉得改天可以和阿尔弗雷德的哥哥交流下经验了,可是那人叫什么来着?“谁告诉你的?还有,我不是同,你想多了。”安东尼奥先是一愣,又很快地笑了起来,让罗维诺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禁涨红了脸颊。要是刚才人家分明没有调戏的意思自己这样岂不是自作多情一般嘛?“我……”他自暴自弃地把脸埋进了咖啡杯里,红晕却已经蔓延到了耳朵。


  “你自己的书上都写着呢。”安东尼奥指了指他的书,“字很漂亮啊,意大利文能够写得这么好看可不容易呢。还有……”他笑着眯了眯眼睛,“俺可不是弗朗鸡,暂时没有调戏你的意思啊,你的脸现在红的像个番茄。”


  话音刚落那人便一阵风一般地冲下了楼梯,连声再见都没留下。


  什么嘛……安东尼奥无奈地晃了晃脑袋,自己就真的有那么吓人?端起咖啡杯来抿了一口,看着阳光下男生逐渐远去的背影他笑了出来,小番茄还真的是很可爱呢,只可惜看起来应该是个火爆番茄更合适一点吧——倒是让他想起了植物大战僵尸里头的樱桃炸弹。


  第二天,当罗维诺踏进教室的时候,他又看见了昨天的西班牙人,应该是刚刚下课,正拿着教材请教老教授一个问题,到最后教授有点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算了,你先跟着大一他们听吧,待会儿下课了我再给你解释,好吧?”


  天哪,别告诉他这家伙竟然和自己一个专业还是学长?罗维诺想回头看看阿尔弗雷德在哪,两个人一起感觉也好点,然而他那关键时刻永远在掉链子的队友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这个时候他宁可身边的人是那个土豆混蛋也好啊!罗维诺手足无措地跑到最后一排坐着,西班牙人却是一点也不拘谨地直接坐到了他旁边,咧开一个笑,“嗨!小番茄!又见面啦!”


  你才是小番茄你全家都是小番茄!罗维诺低声骂了句,把包一摔,起身就换了地方。


  然后那人又跟了过来。


  再换!


  又跟过来了。


  罗维诺忍无可忍地坐到了最前面靠近讲台的位置。


 并没什么卵用。


 安东尼奥坐到他旁边的时候甚至还没忘了提醒他,“诶?小番茄你确定要坐在这里吗?坐到这儿的话上课可是不能打瞌睡的哦!”他摊开课本放在两人的面前,“要不要预习一下这节课的内容,有点难,你要是听不懂下课我可以给你讲的。”


“要不是你我至于坐到这儿来?誰让你坐我旁边了混蛋!”罗维诺一肚子气却也无处发泄,教室里早就基本上坐满了人,他这回可真是逃无可逃了,只好认命地让安东尼奥坐在自己旁边,嘴里却还不停地骂着混蛋混蛋,完全无视老教授疑惑的眼光。


  其实教授的课堂气氛虽然说沉闷,但是也算宽松,至少对于罗维诺这样喜欢上课睡觉的老师顶多也就是叫起来醒神,不会有别的惩罚什么的,所以还算是差生们的福音。但是这也没法改变教授讲课无趣的事实啊……罗维诺一晃一晃地,马上就要睡过去,脑袋上的呆毛都没精神地耷拉下来,脑袋一下一下地点着,小鸡啄米一样,让坐在他旁边的安东尼奥都直担心他会不会把自己脑袋磕到。罗维诺手里拿着的笔不听话地在笔记本上画出鬼画符一般的弧度,本来好看的意大利文也被写得歪歪扭扭不成样子,安东尼奥看着有点好笑,索性从他手下拿过那个被画的不成样子的笔记本,开始用英文记起笔记来——他不会意大利文,但是英文罗维诺应该也能看懂。


  老教授看着昏昏欲睡的罗维诺,清了清嗓子正要点名,底下的安东尼奥就冲着教授挤了挤眼睛,示意别吵醒他。又扬了扬手里正帮着罗维诺做的笔记,跟站在讲台上的老教授好一阵眉来眼去,弄得底下同学都以为教授年纪大了面部神经抽搐了。好在教授虽然胡子一大把见的事情也多,这种恋爱中的小情侣一方睡着一方抄笔记的事情也算是屡见不鲜,安东尼奥平常又是他相当欣赏的学生,索性就由着那俩人去了,也没叫醒罗维诺。


  安东尼奥正抄着笔记,罗维诺毛茸茸的脑袋就垂到了他的肩头,那根呆毛不安分地骚扰着西班牙人敏感的脖颈,让他感觉自己整个人就像被通了电一样,都要僵硬了。睡着的罗维诺还微微皱着眉,看起来似乎枕着安东尼奥的肩膀也睡不舒服一般。他便拿起方才脱下来的外套盖在了罗维诺身上,然后接着给罗维诺抄上了笔记。


  教室里坐着的姑娘感觉自己的眼睛都快瞎了——你说你们俩秀恩爱就秀吧,偏偏还坐在第一排?这是不让人活啊!出于单身狗的愤慨,很快就有姑娘拍下这两人的模样发给了大二学姐——也是W学院第一腐女伊丽莎白,附文,“伊莎姐,我的眼睛受到了伤害!这简直是二十四孝好男友啊!小受好福气!”


  拿着手机的伊丽莎白笑得跟花开了一样,坐在她旁边的基尔伯特如果不知道怎么回事都得以为她最喜欢那作者叫什么东篱的填了两个万年巨坑了。抢过来手机一看,赫然自家恶友的人妻模样让他不顾及自己坐在哪儿就喊出了声,“我靠!本大爷的恶友这是吃错什么药了?”


  身边的女子嗔怒地拧了他一把,“什么吃错药了,安东终于吃对药了才对吧!”


  “说到底你不也就是有新的同人本素材了嘛……”基尔伯特碎碎念道,一脸不情不愿的乐在其中,毫无例外地收到了来自伊丽莎白的平底锅攻击。


  今天的本大爷也在愉快地挨揍!

                                                  ——摘自《本大爷日记》243卷887章

评论
热度(6)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