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七天日记体】眉毛日记篇

恩大概就是新开的一个脑洞xxdd毕竟昨日成非那篇想不出梗了233

然后cp暂时定下来是米英,独伊,普奥洪,其他的cp也许也会出现打酱油。

如果可以的话就这样开始吧。

-----------------------------

xx年6月28日

阿尔弗雷德这个混蛋混蛋混蛋混蛋!

又在世界会议上提出了让人不爽的意见了呢,总是带着一脸欠扁的笑容要去拯救世界,真是把自己当成世界的英雄了?

还有,我教给他的那些绅士礼节都被扔到那儿去了,吃着东西说话可是最不礼貌的行为啊!

弗朗西斯今天竟然没有反对他的意见,胡子混蛋吃错什么药了吗?明明还是那么无知的提议,他们竟然都赞同了呢。


xx年6月29日

今天去了王耀家里喝茶,期间我们提到了都被养成失败的弟弟。

“啊,我确实很讨厌小菊家里的上司阿鲁。”他握紧了红茶的杯柄,琥珀色的眼眸变得有些很少见到的锐利,“有时候家里一些孩子说永远不能原谅小菊家里的人我也有点赞同啊!”

我知道那场十四年的战争他打得有多么艰难,于是也便沉默不语,在这一点上我作为英/国无能为力,但是我作为亚瑟·柯克兰还是会支持他。

“南/海那边也总是不消停呢,真是的,明明历史上都是……”他无奈地笑着,目光落向我不知道的远方。

他具有五千年的沉重历史,是我们任何人都力所不能及的,我并不知道在我成为一个国家前发生过什么故事,也许,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曾经是万国来朝的天朝上国,却终于无奈地走向衰落,差点成为历史书里昏黄的剪影。不过,现在还能看到东方的茶香中的他,真是美好啊。

他冲我笑笑,一如既往的坚定不移,“不过,一定都能解决的对吧!只要拜托你回去管住那位十九岁的小孩子不要再来掺和这边就好!”

我莫名地有点惭愧。

“还有啊,虽然我讨厌那位电流表单位的首相,但是小菊,一直是我最骄傲的弟弟啊……”他饮尽杯中的红茶,唇角挂着轻笑,“弟弟们总是一如既往的叛逆,可是当他们回家的时候,哥哥总还是会为他们敞开大门啊,你说不是吗?”

然后我又一次面对着自己的茶友无言以对,只能看着杯子里的红茶发呆。


xx年6月30日

今天的伦敦下雨了呢。

我坐在咖啡馆里看着雨景,皱眉想着雨什么时候能停。

我讨厌下雨天,从他离开开始。

我一直都想不通,他到底为什么非要离开不可,是我做错了什么吗?我不知道,但是我想也许我永远也没有机会知道了,或许在很久很久以后,当我们两人都真正放下这段往事的时候,他会告诉我吧。

海平面在上升,如果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的话我有点担心我会不会消失。

死是不怕的,这么多年看到那么多国家的消亡,我也看够了,看累了,如果哪天自己死去,也没什么的吧!毕竟,本田菊和艾斯兰他们也和我有类似的困境啊。

我只是害怕某个笨蛋以后找不到看完恐怖电影给他数羊,哄他睡觉的人了而已。

然后我自己走回了家——才没有因为没带伞被某个混蛋接回去!


xx年7月1日

阿尔弗雷德非要说是处理公务,那我就让他在我家里住下来好了。

是上司的吩咐!还有我看这家伙接我回去的时候一直给我撑着伞自己淋着雨发烧了可怜他而已,才不是因为心疼什么的呢!

现在这个自称为英雄的混蛋正卷在被子里打我从本田菊那里找来的恐怖游戏,还让我去陪他一起打,明明给他倒了热茶怎么还要喝可乐!虽然我的冰箱里有但还是不想拿给他啊。

这么大个人了怎么总是照顾不好自己,希望他还能看得见体重表上增加的示数,我相信那绝对不只是肌肉的重量而已——事实上我猜肥肉的比重要更大一些,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我的上帝,他现在又开始啃汉堡包了,那么今天就到这儿吧,我可不希望他把汉堡包的碎屑掉到我的床上!

什么?为什么我不玩恐怖游戏家里还是有一套最新版的,不喝可乐冰箱里还是有不少还有汉堡包?

也许是上司放进去的吧,我可不会把这些毫无意义的东西放进家里!绝对不会!


xx年7月2日

真是忙碌的一天啊。

我和阿尔弗雷德一起去了游乐园,勉强陪着他把整套恐怖的项目都玩了下来,虽然我不害怕但是听着他的尖叫真是烦躁,就连旁边的女孩子都没有像他那样叫的那么吓人啊,什么世界的英雄,不也就是个没长大的十九岁小鬼而已吗? 

不过他坐完过山车把脑袋埋在我的怀里撒娇的样子还真是让我想起了以前新大陆上那个小天使呢,记得那时候我和胡子混蛋在抢他,本来我是没有抱任何他选择我的希望的,毕竟胡子混蛋比我会照顾人得多,而我没有任何抚养一个孩子的经验,按照任何一个正常孩子的思维都会选择胡子的吧。

哦,看来我真的养大了一个不正常的孩子。

后来我看到他去给那个人类找蓝铃花,找到了之后却已经物是人非的时候他扑在我的怀里大哭了一场,“英吉利啾,为什么呢……”我记得那个时候他哭着问我,在我把他抱回温暖的炉火边之后。

那个时候我没有回答他,我想起了很多人,很多曾经作为我上司的人,他们不管平庸还是伟大,都曾经在我的生命里留下了印记,我不记得有多少战死沙场的士兵最后一刻也要喊出,“大/英/帝/国必胜!”然后会有更多的人为我赢得胜利的荣光。

那是带血的皇冠,太过沉重。

然后我又想起那个来自奥/尔/良的少女,在十九岁的花季凋零在烈火之中。我看着她高喊着天佑法/兰/西赴死,面上的表情平静无波。那却也是第一次我看见弗朗西斯红了眼睛,也是他第一次真正认真地以个人的名义扇了我一巴掌。

“她只是个十九岁的女孩子而已!你有必要吗?”

“就算我不杀她,她也会死,不过是现在死去还是几十年之后死去的区别。弗朗西斯你太感情用事了吧,我们是国家啊。”

“我知道……我只是希望她能够过完应有的一生……”

我看着多年的死敌在自己面前崩溃哭泣泣不成声,却也只能摸了摸他金色柔顺的头发,然后想起大西洋彼岸也曾经为了人类哭泣的那个同样拥有金发的孩子。

我当然也记得下着雨的那一天,他带着军队端起了我送给他的步枪,在看到他那双依旧清澈的蓝眼睛的时候我其实已经知道自己必败无疑——我并没有带来自己的主力,我以为他只是小孩子的别扭,却低估了这个十九岁的,我一手养大的孩子,还有那些曾经被我驱赶出去的清/教/徒们的后代的力量。一次次的交锋之中,我知道日不落帝国的荣光也即将落下。

再之后的回忆太过疼痛,我不想再想起,哪怕是在日记里也不想提起了,反正从此之后年年七月我都会梦到那一天,梦到我亲手养大的孩子冲我举起了步枪,那一刻我真的理解了王耀的心情。

背上的伤疤和心里的伤疤哪个更痛呢?我和王耀似乎没有探讨过这个问题。

然后是并肩作战的时候,当德/意/志的飞机将炸弹投向大/不/列/颠的人民,当我看见就连国王和十二岁的伊丽莎白小公主都没有离开我,没有离开这片土地,我站在窗口红了眼眶。

我说,我一定会抵抗到底,哪怕是孤身一人。

我做到了,不过不是独自一人。

伊万家的人民用血肉之躯在阻挡着路德维希和本田菊的会师,王耀在东亚的土地上为了他的人民和本田菊战斗到最后的一滴鲜血。

可是我没有想到阿尔弗雷德会加入进来,明明当本田菊决定空袭珍/珠/港的时候我和王耀都提醒过他的啊,可是他到底还是没有躲开,也许是为了一个理由吧,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了。

就算是参战,他也不过是为了世界霸主的地位而已,又怎么会是为了我?我想多了而已,国家之间只有永恒的利益和永远的竞争而已。

就算路德维希对费里西安诺百般的纵容,费里西安诺到底不还是为了人民和利益举起了白旗?

就算伊万和王耀曾经并肩走在那条红色的道路,最后他们不还是选择了分道扬镳?

当我们胜利的那一刻,我看见每个人的眼睛里都有泪水,我们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只为了换取一个最后的胜利,好在正义和公理虽然迟到,永远都不会旷课。

然后到了现在,让我不知道如何形容的现在。

一路走来,我却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定义我对阿尔弗雷德的感情,身为英/格/兰,美/利/坚是我的盟友,身为亚瑟·柯克兰,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我暗恋着的人。

我喜欢阿尔弗雷德·F·琼斯,只有我知道。


xx年7月3日

阿尔弗雷德今天消失了,还真是莫名其妙的人啊,算了,我才没有很失落什么的呢,本来独立日快到了他身为国家意识体就应当回到自己的国家去吧!

明天美国的独立日派对上,还是会有他永远活力四射的身影吧,我从来没有参加过,不过我可以想象得到。

啧,好难受,又要吐血了吗?


xx年7月4日

……

今天那个小鬼竟然向我告白了啊……

谁知道昨天他是去买戒指了,明明用不到这样的东西啊……

我才没有很感动呢,只不过看他可怜才答应的啊……

好吧,我承认我很没出息地哭了,谁让他把气氛搞成那么让人想哭的样子,飞舞在一起的米字旗和星条旗,还有玫瑰花和汉堡。

那么,身为国家,英/格/兰和美/利/坚永远只是互相支持的盟友。

身为人类,亚瑟和阿尔弗雷德会是一辈子的恋人。

就这样吧。

评论
热度(29)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