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露中】糖葫芦

如题233

纯粹是和媳妇一起吃糖葫芦时候的一个脑洞祝食用愉快~

京爷私设名字王京杰~

带点历史梗大家别介意

=============


  北京的冬天总是很冷,雪花被撕扯成一片片飘洒在这片土地,街上的行人都缩起了脖子急匆匆地赶着路,也只有几个小贩扯着沙哑的嗓子叫卖些什么东西,不过到底也不是老北京人的那个腔调了。


  王耀围着恋人的白色围巾,一只手被俄罗斯人紧紧揣在衣兜里有些暧昧地十指相扣着,一边心不在焉地听着自家弟弟给俄罗斯人做导游。虽然已经来过很多次北京,伊万却也还是第一次这么细致地游玩,以前总是跟着上司匆匆来访便作罢,他也不爱在街道上流连。可是自从和王耀成功地滚到一起,布拉金斯基先生就开始了解中国文化。

 

  此时,一脸纯良的北极熊正指着一辆插着不少糖葫芦的小车,很感兴趣的样子问道,“北/京/,那是什么?”


  一旁的黑发青年翻了个白眼给他,“说了在外面叫我王京杰,布拉金斯基先生。”如果不是看在大哥的面上他早就把北极熊揍一顿然后塞回飞机里邮回俄/罗/斯/了,谁曾想自家被熊拱了的大哥也有了熊的脑子,非得让自己带着这货满北京城地转悠。


  王耀也往那边的方向看了过去,一串串山楂糖葫芦似乎在这寒冷的冬天里是燃烧起来的火焰,盈盈的红色在满目单调的苍白和灰黑里倒是惹人心疼。那一点红孤独地在黑白灰之间亮着,就像是暗夜里的那一颗火星,微弱却明亮至极。


  卖糖葫芦的那人也精明,看着三人一个外国人两个中国人的样子,立马猜到了这是跟着朋友来的外国客,立马堆了满脸的笑迎上去,“这位是外国朋友吧?尝尝咱北京特产的糖葫芦?三块钱一根,这价可不贵了,您瞧瞧,这都是纯山楂的。”


 王耀看向伊万,那厮一脸纯真地点了点头,然后笑眯眯地扭头过去看着自家老弟,“京杰,我没带钱。”王耀看着王京杰一脸日了狗了地掏出钱包,不禁有点不厚道地偷笑起来、


  “先生哪国人啊?”卖糖葫芦那人看王京杰掏了钱,态度更是亲切了几分,一手忙着给糖葫芦包起来一边问着。“这天儿可冷呢,先生是欧洲来的?可得穿厚实点,听新闻里说欧洲比咱这儿暖和呢!”


  伊万怔了一下,目光落在那人冻得通红的手上,那双手看起来饱受岁月的风霜浸染,却依旧灵活结实得很,就和他身处的这个国家一般,即使岁月零落,却依旧能够屹立东方。“哦,我吗?我是俄罗斯人啊。”他笑笑,“西伯利亚的冬天比这里还要冷呢,所以很习惯啦。”


  那人一听就笑了起来,连忙又从小车里拿出一串糖葫芦塞进伊万的手里,“哎哟,那可是老大哥那儿来的啊!来来来,为着中俄友谊再送先生一串!”


  那串糖葫芦握在手里,犹如燃烧的火把。


  王耀跟伊万相视一笑,看着毛熊一脸做错了事一样的表情,王耀也知道他心里想了些什么,虽然老大哥老大哥地叫着,到底最后还是宰了自己一刀,国家之间的那些事儿本来就不可信。不过那段日子的所有喜乐和笑容,都还是真的,哪怕是现在的这个俄/罗/斯/联/邦/,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坚定地盟友。


  “我家的人……都很喜欢你啊。”王耀刻意没提历史的事儿,想着把这一页翻过去算了。

  

  “小耀还怪我吗?”得,自己都不管了毛熊怎么还揪着不放?王耀看着好笑,抬头却看着那双紫色的眼睛里有着复杂的莫名感情,有点愧疚又有点犹豫。


  王耀踮脚揉揉那一头柔软的短发,顺手下来捏了捏俄罗斯人的鼻子,笑言道,“历史上发生的那么多事情,如果我每一件都要记下来,都要记着自己当时的感受,我现在也没法站在这里跟你说话了。好了,快点吃糖葫芦吧,一会儿都化了。”说着便从他手里的糖葫芦上咬下一个来。


  黑色的马尾软绵绵地搭在肩头,那人琥珀金色的眸子笑着微微眯起来,盈满五千年的历史沧桑带来的王者风范,嘴里含着半个山楂,红润的嘴唇和香甜的山楂不知道哪一个口味更加动人。抱着探究的打算伊万低头吻上了那润泽的唇,顺便从人口中窃走半个山楂。


  酸甜的滋味带着一点经过冰冻的香脆可口,还有中国人口腔特有的茶香,让伊万几乎是立刻就爱上了这种北京小吃,“很好吃,很甜。”他眯着眼睛笑了笑,接着从自己的糖葫芦上咬下一个来以和刚才一样的方式送进王耀口中。


  全程围观的王京杰表示自己的内心是崩溃的。

评论(13)
热度(64)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