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北欧夫妇】《Marry Christmas》01

恩说好的北欧夫妇的脑洞,副cp家暴组还有一点味音痴~

旦那大老爷都是考察队里的摄影师摄影师设定,眉毛子是队医,阿嫁和阿米是圣诞老人,诺子是普通银行小职员这样的设定,可能有点ooc,那么如果能接受就开始吧!

===================================

  湛蓝深色的天幕安静而又深沉,星星点点的洒落在夜空的银白随意排列组合便是无人可及的美丽,安静而又静谧的天空,似乎正在向人类诉说这亘古不变的秘密,可是却又不知何人能够听懂。忽然间一道明亮的橘红撕破了夜空的静谧,紧接着浅绿深蓝的光芒将天空分隔成无数灿烂的小块。似是天上仙女撕破了彩练落到人间,似是画家打翻的调色盘,在色彩的冲撞之中寻找着微妙的和谐,似是旋转着裙摆的少女,又似是东方古国工匠手织最为华丽的丝绸。


  这是只有在极北之地才能看的到的极光。轻微的咔嚓一声,这一幕便被记录在相机之中。高大的维京人没什么表情地站起身来,查看着相机里拍摄下的画面露出一个几乎微不可见的笑容来。


  寒风捎来帐篷那边同伴的欢声笑语,他看着神秘安静的天空,感觉自己似乎和那边的欢声笑语身处在两个不同的世界一般。可惜了这么好的景色丁马克没拍到回去又得郁闷了。这么想着,他心情也好了起来,收起三脚架,恋恋不舍地望了望依旧在天空的舞台上上演着明灭变化的极光,真是难得一见的美丽,能够在这里生活的人该是多么幸运,每年都可以看见这样壮丽的奇观。


  一团明亮红色的羽绒服向自己滚来,说是滚也许并不恰当,只是平常还算帅气从容的人踩在深厚的积雪里深一脚浅一脚的样子有点狼狈罢了。“啊哈哈,贝瓦尔德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呢?我跟你说,刚才我可又赢了那些小鬼不少钱啊!”


  看着自己即使已经过了中二病的时期还总是没个大人样的好友,贝瓦尔德轻轻啧了一声,拿起相机给他看了看里面的照片,“极光,你忘了我们来这里干什么的了吗?还有,这已经是你这几天第三次错过了极光了,再这样你就别想交作品了。”


  丁马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大大咧咧地勾住贝瓦尔德的肩膀,“啊哈,这几天极光一定还会出现的!诶,对了,还有一周就到圣诞节了吧?你说圣诞老人能不能找到咱们?”


  贝瓦尔德皱着眉毫不留情地揪了一把丁马克和本人一样不安分地竖起来的金发,“除了四岁的小孩子之外也只有你才会相信这种老奶奶骗小孙子的话了吧。”


  也许是因为来自丹麦的缘故,丁马克总是对于这些童话和神话比别人更加执着地相信,有一次还因为说看见了自己窗台里的拇指姑娘被险些当做精神病送进精神病院去。可惜丁马克的热情似乎永远不会被打压下去一般,依旧揽着贝瓦尔德的肩膀两人一块在雪地里走着,“生活总是要有点童话才有意思嘛!”


  贝瓦尔德对于自己好友的童话执念已经习以为常,只是不在意地掰开那只死死缠在自己脖子上的胳膊,“随你便,反正我可是不会相信的。还有,你这是想压死我吗?”


  “等你看到就相信啦——诶!贝瓦尔德快看!看那儿,是不是圣诞老人的雪橇,看看看!上面还有人呢!”丁马克一边惯常地强调着自己的童话存在理论一边看着还在闪烁极光的天空,从他们头顶不高的地方却似乎真的有驯鹿拉着雪橇飞了过去,他连忙拉了拉贝瓦尔德示意他往上看。


  贝瓦尔德抬起头,正看见两匹驯鹿分别拉着一雪橇的礼物和两个穿着红色大衣的金发男子从天空飞过——说是圣诞老人并不恰当,因为那两个金发男子看起来都没有他和丁马克大呢!十几岁顶多二十岁的样子,一个戴着眼镜脑袋上有一根翘起来的呆毛,一个小小软软的看起来很温和。


  “今年的圣诞老人还是由本hero来扮演吧!”呆毛少年兴奋地高呼道,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地面上看着的二人,很帅气地驾着驯鹿甩了甩雪橇,却是正撞在了另一辆雪橇上。


  “阿尔你小心点——哎呀!”另一个男生似乎在发着呆,却忽然被雪橇撞了一下,一松手便从自己的雪橇上跌落下来,似乎很努力地想要抓住驯鹿,却是差了一点还是没有抓住那驯鹿,狠狠地砸在离两人不远的一个雪坡上,激起一片雪的涟漪。


   “诶!提诺提诺!快停下我们回去救提诺,停下啊!Fu.ck到底有没有人告诉本hero怎么让驯鹿停下来啊!”呆毛少年似乎很想停下来去救他的同伴,却是无法让驯鹿停下,只能是消失在远处的天幕之中。


  贝瓦尔德抽了抽嘴角,这回他可再也无法反驳丁马克的童话存在论了,毕竟他们刚才亲眼看见了两个圣诞老人——其中一个现在还摔在离他们不远的雪坡上生死不明,“嘿!赶紧去看看啊,不管是不是圣诞老人,刚才我看他摔得都挺严重的,见死不救可不行啊!”丁马克也才反应过来,伸手砸了贝瓦尔德一下便急匆匆朝着圣诞老人坠落的地方跑去。贝瓦尔德也跟在后面,尽管即便到了现在他还是认为只是几个年轻人偶尔开得玩笑而已,但看起来摔下来的那人伤势不轻,他还是得去看看才行。


  两个人跑过去的时候那人不知是冻得还是摔得昏了过去,已经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了,但是却还是有着呼吸和心跳,应该没死。贝瓦尔德伸手将人抱起来,的确是小小一只,金色的短发安静地覆盖在额前,睫毛长长的,沾上了几颗雪珠看上去格外惹人喜爱。那件红色的大衣对于他似乎有点太大了,更显羸弱,也不知道这样一个少年是怎么当上的圣诞老人。


  既然还活着总不能把他扔在那里不管。抱着这样的心情和一点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私心,贝瓦尔德抱起了少年和丁马克一起往回走去,打算把他交给队里的队里亚瑟·柯克兰处理。“你刚才听见那个呆毛叫他什么来着?”


  “如果没听错应该是提诺吧?”


  提诺……贝瓦尔德念了几遍,还算是好听的名字,但愿他不会死在这里。他这样想着。

评论(4)
热度(11)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