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脑洞】《枪与玫瑰》

欠着一篇点文没写,北欧夫妇的中篇第二章还没写完然而现在我竟然又开了脑洞简直是233333

大概警匪篇?设定?cp是米英/普洪/瑞奥三对~其他的带不带还不一定。

顺便这儿小小吐槽一下,昨儿看外网前一百的cp,大本命米英第一,二本命普洪第十,四本命亲子分第二,然后三本命瑞奥前五十都没进……雪绒花辣么萌竟然没人爱如此悲伤qwq

先放几个高潮段子看看


米英

[死刑犯米×警/察英]


“圣诞快乐,柯克兰长官。”金发的死刑犯微微低下头吻住警/察的唇,“站在榭寄生下的人,可是不可以拒绝亲吻的哦。”


他这样笑着,含住觊觎了很久的浅粉色双唇,舌头灵巧地撬开亚瑟的牙关,有些恶趣味地在他的口腔内四处点火。亚瑟不甘示弱地吻回去,二人的舌纠缠在一起似乎天荒地老再不分开,津液交换唇齿碰撞,二人生疏地舔舐着彼此,如同两只互相撕咬的野兽一般。阿尔弗雷德含住那颗甘美的樱桃,恋恋不舍地舔舐一圈,似乎那是世间最为甜美的甜点一般。亚瑟的唇上有清淡舒服的红茶味道,还有种温柔的香气,不知道还是不是以前用过的沐浴露。


远处有唱诗班走过,为这一幕增添了更多的罪恶感。二人恋恋不舍地分开,唇角都挂着银丝。“再见,亚蒂。能够认识你,hero很开心。”阿尔弗雷德笑着被两个警察带走,走向处决的刑场。


亚瑟笑了,阿尔弗雷德不知道上面已经决定不再判处他的死刑。


阿尔弗雷德也笑了,亚瑟不知道刚刚接吻时他提前咬破了口中含着的剧毒药品。


普洪

[抢劫犯普×江洋大盗洪]


“这群警/察真够难缠,操他妈的。”基尔伯特狠狠吐出一个烟圈,一脚刹车把车停到了树林里。转头拍了下方向盘,“今晚睡车里?”


“随便,我只是想问你操警/察他妈干嘛?人家也六七十的老太太了,可经不起你折腾。”伊丽莎白拿过基尔伯特手中的烟,吸了一口又还回,“有本事你操我啊。”她撩了撩头发,那头浅棕色的长发犹如闪光的瀑布一般在暗夜里发光,衬得肌肤瓷白如玉。


基尔伯特把烟捻灭,“你认真?”


伊丽莎白耸耸肩,不置可否。


就在基尔伯特快要放弃了的时候,后排传来带着笑意的一句,“这是我最后一身像样的衣服了,明天记得给我抢一身来,贝什米特劫匪先生。”


“遵命,海德薇莉大盗小姐。”他吻上她的唇,一把撕开那件碍事的深绿色长裙。


瑞奥

[警/察瑞×警/察奥]


“诺拉小姐,您安全了。”在不知跑过几条街后,他们终于看到街那一头焦急等待的瓦修,罗德里赫拽着诺拉闪进一条小巷,放开她的手,“现在,快点去找你的哥哥吧!”


“罗德先生……您的伤……”男子腹部的刀口血流如注,那双最适合弹钢琴的手上横贯的刀伤触目惊心,“我带您去医院吧?”诺拉担心地蹙眉。


罗德里赫却似乎没听见她说话一般,“诺拉小姐,是您自己逃了出来,而我,一直没有出现。”他的表情平静无波,转身跌跌撞撞地往家的方向走去。


认不认路又能怎样呢?反正再也没有人带自己回家了。罗德里赫倒在地上的时候这样想,远处传来瓦修欣喜的声音,“诺拉你没事!太好了!”


罗德里赫最后努力勾起唇角,大笨蛋先生,名副其实。


评论(3)
热度(17)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