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北欧夫妇】《Merry Christmas》02

我都忘了上一更写得是啥[×

大老爷的姓用的首都名字哥本哈根

短小而不精悍[×

味音痴家暴组打酱油

=================


  “所以说?”金发绿眸的男子很是怀疑地挑起了很粗的眉毛,看上去有种莫名的喜感,“别告诉我你们就这么草率地把人捡了回来?”他反复地看着贝瓦尔德和丁马克,如果视线可以被感觉到的话他们两个一定已经被扫射的千疮百孔。在得到二人点头的答复后男子那本来就很粗的眉毛便是皱在了一起,“你们在开玩笑吧?如果他身上藏着炸弹你们也能把他捡回来,助人为乐能不能有个时间地点的限制?我现在怀疑摔坏了脑子的是你们两个才对吧!”


  丁马克不满地皱起眉来,戳了戳那金发男子,“诶诶柯克兰,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吧!拜托,如果是你看到一个人就在你身边受伤了,你能置之不理吗?更何况那么偏僻的地方,除了我们也不一定有人能来救他了吧?”他忽然又想到什么一样跳了起来,“而且他可是圣诞老人啊——你能想象平常真的有和圣诞老人相遇的机会吗?就像你的小精灵一样!”


  柯克兰被丁马克戳的往后退了两步,翻了个白眼却还是拿出绷带药水打算给提诺治疗,一边嘴里损着丁马克,“收起你可笑的英雄主义,丁马克,拜托!你现在这副样子简直就像个嘴里塞满了汉堡和可乐的美/国人!”他忽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顿了一顿,“曾经有个笨蛋告诉我他想去当圣诞老人来着,就是个该死的美/国人!”


  这句话说得声音不大,但是就连粗神经的丁马克都听出了里面淡淡的想念味道。“啊哈,亚瑟你那也不至于和所有的美/国人过不去啦!就像贝瓦尔德虽然这副样子我还是挺喜欢瑞/典这个国家的!”丁马克笑着缓和气氛,将贝瓦尔德拉着坐在柯克兰的壁炉边上,毫不见外地端起红茶喝了一口。


  亚瑟似乎终于忍无可忍了,差点没抄起手术刀给丁马克一刀,“如果你不想我一个手滑把这位可爱的圣诞老人先生捅死在这里的话就给我闭嘴,哥本哈根先生!我简单地看过了,应该没什么大碍,有点轻微的脑震荡,右腿骨折,等他醒过来就跟你们住好了,毕竟是你们捡回来的人。”


  丁马克点点头,就拽着贝瓦尔德走了出去。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繁星点缀在夜空之中似乎在演绎着古老的希腊传说里的结局,篝火燃起一堆明亮的颜色,有些年纪不大的考察队员低声嬉闹着,有一对小情侣靠在一起甜甜蜜蜜地说着情话,看上去很是温馨美好。


  “嘿,贝瓦,你该不会喜欢上那个小家伙了吧?”丁马克整个人吊在贝瓦尔德身上,凑近了他开玩笑一般地道,“我可不相信一见钟情会发生在你身上!”见贝瓦尔德不说话,他便更来了性质,叫道,“嘿!严肃无口的维京人也能喜欢别人真是稀奇!”


  “我只是懒得回答你而已。”贝瓦尔德面无表情掰开丁马克的手,钻进帐篷,刻意没给后面的丁马克留门,落下的帐篷门在丁马克脸上糊了一脸雪,“睡觉。”他扔下一句话,钻进自己的睡袋,把丹麦人的吵闹和笑声都关在外面。


  当然他也不会知道,他入梦之后身边的丹麦人摩挲着手边的相片露出的那个心酸无奈的笑容,“真是像啊……”


  那张照片上的少年也是金色的短发蓝色的眸,只是没有那么灿烂的笑。


评论
热度(6)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