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APH】圆圆的地球上我们的新年

致圆圆的地球上的你们,请一直这样快乐下去吧。

愿在另一个次元的你们一直春暖花开,彼此深爱。

===============================

凌晨。飞/机/场。


“啧,真不想去阿尔弗雷德家跨年,新年这么美好的日子为什么不和家人一起过,越来越搞不懂那个小鬼了。”瓦修搓了搓手,凌晨的飞机场有些冷,他给身边睡着的诺拉披上了外套,自己靠在冰冷的长椅上掏出手机看着新闻,今天可是二零一五年的最后一天了啊。手指无意识地停留在通讯录里沉寂许久的号码,终于点下了关闭。


  “哥哥大人在干什么呢?”诺拉迷迷糊糊地醒了,从衣服里探出半张清秀可爱的小脸来。


  瓦修替她盖好衣服,脸上的笑容是旁人少见的温暖。“没什么,离起飞还有好一会儿,先睡吧,到时间了我会叫你。”


  “谢谢兄长大人。”诺拉抬头笑着在瓦修带着薄茧的手指上轻轻一吻,抬头看了看兄长温柔的绿色眼眸,兄长大人又在为了罗德先生的事情烦恼吗?诺拉暗自揣测着,想起伊丽莎白姐姐关于这两人的那句无奈的叹息。最后还是靠在他肩膀上安恬地进入了美好的梦乡。


  瓦修最后也没有按下那个可以让他倒背如流的号码。


  清晨。纽约公寓里。


  “阿尔弗雷德你要干嘛啊起的这么早,明明要到晚上才跨年呢。”亚瑟很明显是还没有睡醒,迷迷糊糊地把半个身子搭在阿尔弗雷德的肩上,那消瘦的身/子上仅仅套了件白色背心显得多少有些单薄得过分,和阿尔弗雷德比起来更是瘦小。


  阿尔弗雷德笑着把刚刚洗过的还沾着冰凉水珠的手往亚瑟脖颈上一贴,毫无意外地收到了恋人的一记大/不/列/颠之拳。将人收入自己怀抱里,“当然要在他们来之前给亚蒂一个足够甜蜜的约会呀!不然被他们搅局了可就不好玩了。走吧,hero今天可是做了正宗的早餐!”


  亚瑟轻笑出声,捏了捏美/国/人的脸颊,学着他的语气说话,“上帝保佑你所谓‘正宗的美式早餐’不会是那该死的/蓝/蓝/路和肯/德/基。”难得主动地牵起了阿尔弗雷德的手,轻吻了下。


 “诶亚蒂你怎么知道是蓝/蓝/路的?”蓝色眼睛里一片诧异。


  大不列颠之拳成功打到了德/克/萨/斯。


  正午。飞/机/上。


  “美丽的小姐,可以麻烦您给我换一份那个口味的盒饭吗?对于造成的打扰我真是深表抱歉,但是您也瞧见了,我的恋人有些羞怯所以还要我提出这个请求呢。”金发的男子把长发在脑后微挽却丝毫没有损伤他的魅力,海蓝色的深邃眼眸里闪烁着温柔和宠溺混合的神色。抬手对着那年轻的空姐送了个飞吻,交换一个暧昧的柔软眼神似乎能够让人沉浸在那片塞/纳/河水的美丽当中。


  旁边抱着熊的男孩看起来有点羞涩,软绵绵的浅金色短发看起来手感不错,抱着个白熊的玩偶,拉了拉男子的袖子,“先生,不用这么麻烦……”


  金发男子彬彬有礼地向空姐道了谢,低下头来把换好的盒饭送到恋人面前,顺势在早已微红的脸颊上偷了个吻,不动声色地环紧了少年的腰,轻轻揉了两下便让少年更是羞涩恨不得把脸埋到熊里去。“没关系啊,我可不会忘记小马修的喜好呢。”


  “先生……等晚上啦……”马修推了推弗朗西斯见是无果,只好任他蹂/躏。


  弗朗西斯笑得像个偷到糖果的孩子,轻吻那双海蓝色的星辰,“这可是小马修自己说的哦!等晚上对吧?”


  马修认命一般地闭上眼睛。


  “诶,马修!弗朗哥哥!路德路德你来啊!”前面的座椅上忽然探出半个伸着褐色呆毛的脑袋来,旁边还有个路德维希从报纸上面把目光投回二人身上。费里西安诺八成是在吃东西,嘴边沾了不少酱汁还浑然不知。


  路德维希看着费里西安诺一副死/蠢样,无奈地把人圈进自己怀抱里,伸手拿纸巾给他擦擦嘴巴,“喂,注意点啊。”一旁的弗朗西斯和马修感觉被秀了一脸,却殊不知他们也闪瞎了不少单身狗。


  下午。纽/约的街道。


  棕发的女子一手揽着银发男人一手拖着棕发男子笑得灿烂无比,还拿着一个兔耳朵一个猫耳朵往两人头上比划,“诶你俩这样好萌诶我忽然吃普奥了!”


  “大笨蛋小姐别闹!”棕发男子红了脸颊,但是却在猫耳朵映下显得有种别样的傲娇的可爱,“赶紧摘下去啊!要是被瓦修看见了我的形象还用不用要了!”


  基尔伯特却是很顺从地带上了兔耳朵,虽然戴在他的头上有种莫名的违和感却也显得颇为可爱,此时他正叉腰笑着罗德里赫的形象,殊不知自己带着兔耳朵的样子有多好笑,“哈哈哈小少爷这个样子本大爷真该拍两张给瓦修那家伙发过去!真是太好笑了!”


  “大笨蛋先生你兔耳朵的样子更好笑!”罗德里赫的脸似乎更红了,伊丽莎白的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举起了手机。


  傍晚。广场。


  “岂可修你怎么也来!”罗维诺皱着眉头白了身边的西班牙人一眼,又跟在了自己身边的他也许永远也无法被真正摆脱了吧!


  西班牙人笑眯眯地把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揽入怀中,在那不安分的呆毛上轻轻一吻,“为了你呀。”


  罗维诺的脸开始泛红,却还是伸手抱住了那人,他的身上总是有让他足够安心的味道,让他觉得安全和温暖,可以一辈子就这样依赖下去,不用放手和离开。


  深夜,所有人都聚集在广场,就连身在亚/洲的王耀,伊万和本田菊都赶来一起。“耀君也在……”本田菊微微低垂下头,看向王耀和伊万不小心牵在一起的手,微微勾起唇角,“伊万君,好久不见。”


  王耀出乎他意料地勾起笑来,临着风的俊朗一如曾经竹林之中的初遇。“想家就回来,我明白你也不容易。电流表那家伙啊……”他笑着,满眼的无奈却依旧抱了抱本田菊。


  “小耀还是和万尼亚在一起比较好。”伊万适时地将王耀拉到自己身边,把围巾缠绕上他的脖颈,换成红色的围巾似乎是两人之间的红线。


  所有人开始倒数。


  9……


  本田菊站在漫天烟花里双手合十虔诚许愿,蝶翼一般地睫毛轻轻颤抖似乎说着什么只有自己可以获悉的秘密的愿望,苍白的脸颊上却带着温柔的浅笑,似早春樱/色。


  8……


  安东尼奥把罗维诺拥入怀中,在脸颊上轻轻一吻,“小罗维诺要亲回来哦!”罗维诺涨红了脸不甘示弱地咬住那两片带着番茄味道的唇,顺便掐了他一把,却在看到安东尼奥灿烂笑容的时候没了力气。


  7……


  诺拉瞥着自家兄长的身影轻笑起来,望着不断炸开烟花的天空轻声道,“兄长大人在新的一年也一定要快快乐乐呢,拜托啦!”少女的身影犹如纯白天鹅闪烁在广场之中。


  6……


  弗朗西斯握紧马修的手,额头相抵,凑到少年耳边低声说出那句,“Je   t' aime。”马修笑着将他拥紧,远处有少女的纯白色接近透明的身影一闪而过,带着满足而又欣悦的笑容,也许她也在开心于自己所爱终于可以得到幸福了吧?


  5……


  费里西安诺猛然停下,一把搂住路德维希的脖颈吊起身体求抱。路德维希无奈地将他抱起,掐了一把软绵绵的腰,“喂,像什么样子啊你!快别这样了!”却在那句Ti Amo袭来时红透双颊,将抱着的人举起让他可以看见灿烂烟火,“以后可不许总用这招对付我。”


  4……


  王耀和伊万在烟火的掩护之下十指紧扣,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笑出了声。他们还是彼此红色的伙伴,这一点不容置疑,他们对于彼此的感情也是一样不容置疑,不会离弃。


  3……


  罗德里赫还是别扭着握紧了瓦修的手。


  2……


  伊丽莎白刚想掏出平底锅就被基尔伯特搂紧在怀中。


  1……


  阿尔弗雷德微笑吻住亚瑟的唇。


  0!


  请一直幸福下去吧,圆圆的地/球上的你们,永远会是不褪色的记忆,也许你们永远不知道,有一群人曾经隔着次元墙将你们深爱。

评论(15)
热度(129)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