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普洪】《全球热恋》

新年的第一篇普洪XD

来自中午陪着奶奶看相亲节目时候突如其来的脑洞。

同性相亲节目嘉宾普×同性相亲节目主持人洪。

有米英独伊恶友组打了个酱油占tag抱歉哦~

==========================================

  在这个宅基腐盛行的时代,已经不仅仅只有异性恋才能够通过相亲节目找到自己所谓的真爱了,大家已经看够了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路数,开始期待王子和骑士的爱情。在这样的时候,互联网上一档名叫“全球热恋”的节目就应运而生,这档节目有着来自不同国家的型男嘉宾们,每个都是出能防狼入能暖床,总能让电脑屏幕前的腐妹子们从眼睛里跳出不少桃心来,很快就成为了大热的一档节目。虽然无法在电视上播出,不过网络上超高的人气也令这档节目几乎家喻户晓。


  今天的节目一开始就很好运,一位来自美国的小伙子成功地在舞台上抱得美人归——就是那位傲娇的粗眉毛的英国绅士亚瑟·柯克兰,他可被不少女孩子誉为自己的男神呢!虽然把他抱走的那位小伙子怪力而又音痴还在主持人问询他更喜欢亚瑟还是汉堡包的时候开玩笑地果断选择了汉堡包,亚瑟还是红着脸让他牵起了手。


  浪漫的歌曲通过舞台周围的音箱播送,祝贺这对恋人牵手成功。伊丽莎白——也是这档同性相亲节目的主持人站在众人看不到的地方伸手拢了拢她的蜜棕色长发——它们以一种很浪漫的姿势散在她白皙圆润的肩头,然而只会让她在这样的夏夜感到闷热。换上浅笑,“好的,让我们欢迎下一位男嘉宾!”


  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映入眼帘,上面跳动着耐克的红色的标志刺痛伊丽莎白的眼睛——似乎有点眼熟。做旧的牛仔裤,白色的T恤衫,熟悉的搭配让她联想起自己那个很不靠谱的青梅竹马——他不会真的是个基吧?抬起头正打算说出熟悉的欢迎词,那人手里和眼眸同色的玫瑰花就似乎把所有的锐利的刺刺入了她的眼眸,有点疼痛。


  “让我们欢迎下一位男嘉宾!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欢迎!”她极力笑得一副开心无忧无虑的样子,似乎面前的并不是自己相识多年的发小而仅仅是一个陌生人一般。冷静,伊丽莎白·海德薇莉,万万要冷静,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大家好!本大爷帅气的名字就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今天本大爷是为了把一个人抱回家而来!”基尔伯特抬起头露出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来,银色的短发和红色的双眸相映让他似乎是从言情小说或者少女漫画里翩翩走来的校草王子,随时会把有着美妙幻想的小姑娘堵在楼梯口来一个甜蜜刺激的强吻一般。


  哦该死的,以前怎么没发现他长得这么帅!伊丽莎白懊恼地咬了下唇,“好的,请选择心动对象。”她拿着平板电脑走到基尔伯特面前,途中高跟鞋踩到裙摆险些摔倒,立刻被基尔伯特温暖有力的手扶住了胳膊,她低声道了句谢,看着基尔伯特把平板电脑随便划了几下就停在了罗德里赫的位置。


  该死的,她不吃普奥!她回头看着自己的另一个发小罗德里赫,此时他正和旁边的瓦修低声说着什么丝毫没有发现这一边的异样,她忽然有点嫉妒自己最好的朋友,只是有点。想来基尔伯特今天就能把罗德里赫抱回去——哈,等到他们婚礼自己肯定要当伴郎!“好的,那么让我们征询十位男嘉宾对基尔伯特的第一印象——请灭灯!”


  看到罗德里赫灭了灯的时候伊丽莎白忽然松了口气。


  “为什么灭灯呢?十号埃德尔斯坦先生,九号茨温利先生,三号贝什米特先生,三位请讲一下理由。”


  “我不接受乱伦……”三号的路德维希看着自家老哥无奈地扶额道。


  “我对他没有好感,长得让人一看就很想打。”来自一脸懒得搭理的九号瓦修。


  “秘密。”罗德里赫笑了笑,伸出食指在唇边象征性遮挡一下,有意地和基尔伯特交换了一个眼神,当然是在伊丽莎白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因为此时的伊丽莎白心里又开始百爪挠心了,不会是希望等到最后再深情告白吧?哈!以前怎么没想到这小子会玩这一套。


  伊丽莎白向着大屏幕挥了挥手,屏幕上立刻出现了基尔伯特提前录制好的短片,“好的,让我们一起观看贝什米特先生的第一条短片。贝什米特先生会有什么样的个人爱好呢?”


  灯光暗了下来,因此没有人看见伊丽莎白逐渐垮下来的嘴角和微红的眼眸,自然她也没有注意基尔伯特的短片里到底说了些什么。


  “本大爷喜欢一个人,喜欢了很久。”与往常嚣张不同的低沉温柔声线,“本大爷和他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小时候本大爷总是欺负他,然后还得挨打。本大爷可以清清楚楚地想起来相处的每一个瞬间,小学时候他成绩很好,总能说对老师的问题然后告诉上课睡觉的本大爷;中学时候我们不在同一个班,可是关系还是很好,本大爷打跑了所有他的追求者——当然有男有女。本大爷……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陷进去的了,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了。”


  短片里的基尔伯特讽刺一般轻笑了一声,“多有趣啊,等到本大爷发现自己喜欢他的时候,他已经身边有了别人,本大爷说那就等吧,等到他和那个人分手了,来找本大爷喝了酒。那天本大爷和他都喝得晕晕乎乎的,听到一个小子不要脸地和他调情,本大爷当时抄起酒瓶子就砸到那小流氓脑袋顶上了。然后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里了——那小流氓把我从楼梯上推下去的,他把本大爷背到医院守了一晚上,明明他才是应该被安慰的人啊,结果到头来本大爷还是给他添麻烦了。”


  短片里的基尔伯特红眸染上些许的忧伤,“那天早上本大爷睁开眼睛看到他的时候,本大爷就觉得,本大爷会喜欢这个人一辈子。本大爷一直对自己很有自信,但是只要是关于他的事本大爷就会完全没有自信。怂爆了是吧?本大爷也是这么觉得的。”他干笑了几声,“不过,帅气的本大爷绝对不会放弃的。”他朝着屏幕送了个略显轻佻的飞吻,“等着本大爷来娶你回家。”


  这说的……好像不是罗德里赫吧……那是谁?弗朗西斯还是安东尼奥还是费里西安诺?伊丽莎白抿了抿唇,“好的,请灭灯。”啪啪啪一阵声音过后,只有费里西安诺的灯还在顽强地亮着。“哦,小费里还亮着灯啊?小费里为什么没有灭灯呢?”


  “这个是基尔哥哥让我留的,不然就没法进行到下一个环节了……唔……”费里西安诺说到一半就被路德维希捂住了嘴,只能无力地冲伊丽莎白眨了眨眼睛,“这是秘密哦!”


  秘密?他到底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秘密,就连告白都不打算告诉她吗?伊丽莎白看着身边傻兮兮笑着的青梅竹马,也是啊,自己对他来说根本就没那么重要,为什么要什么事情都告诉自己,到头来还是一种自作多情罢了。也许自己从头到尾,都是自作多情而已。


  “第二条短片。”她努力地笑出来说出这句话,退了几步到镜头拍不到的阴影里,伸手掩住面庞却掩饰不住流泪的冲动,泪眼朦胧着睁开眼——就算你的甜言蜜语都是说给别人听,我也想以朋友的身份见证你的幸福。


  她想,一定要告诉那个幸运的家伙:

  

  基尔伯特喜欢熬夜打游戏要提醒他多休息;

 

  基尔伯特没谈过恋爱,所以情商不高不要和他计较;


  基尔伯特唱歌跑调要记得拦住他;


  基尔伯特喝醉了之后会乱说醉话不要和他吵……


  她想她真的太迟钝,直到现在才知道脑海里积攒了有多少关于基尔伯特的事情。


  短片的背景是在城市的天台上,映着万里星空,那人的红色眸子格外澄澈,他和弗朗西斯,安东尼奥,费里西安诺,路德维希和罗德里赫几个人一起站在那里,都带着笑——看起来告白的对象都不是他们啊,那是谁啊?伊丽莎白有些疑惑地看着站在舞台中间的基尔伯特,得到对方依旧的笑。


  “伊莎,小基尔是个好孩子哦,虽然还比不上世界的初恋哥哥我,不过这可是唯一一个可以在你的平底锅下活下来的人哦,考虑一下和他在一起吗?”这是弗朗西斯带着笑意的声音。


  “伊丽莎白,一箱番茄换一个基尔伯特,不管你干不干俺是干了,所以,基尔给你,番茄给俺。”啃着番茄的安东尼奥冲着镜头吐了吐舌头,“只有一个番茄俺也不介意。”


  “嗯……哥哥是个好人,如果你愿意,做我嫂子也不错。”路德维希摸了摸头发似乎有些不好把接下来的话说出口,“他喜欢你,喜欢了很多年,从我记事开始就是如此。”


  罗德扶了扶自己的眼镜,不情愿一般地瞪了视频里的基尔伯特一眼,“伊莎,我始终尊重你的意见,不过为了不让这个大笨蛋先生总来打扰我弹琴,麻烦你把他领回家用平底锅好好教训吧。”


  “伊莎姐姐,以前你告诉我,爱一个人就要和他勇敢地在一起,下雨了就拥抱,天黑了就亲吻。现在……伊莎姐姐是不是该自己实践啦?”费里西安诺俏皮地眨着浅金色的眼睛,踮起脚尖在路德维希的面颊上轻轻啄了一下,“基尔哥哥要加油哦。”


  然后是基尔伯特,有点紧张的样子,“恩”了好几次都没说出口,最后他似乎是终于破釜沉舟一般,深吸一口气就喊了一嗓子出来,“伊丽莎白·海德薇莉!这名字娘的要死,给本大爷改成伊丽莎白·贝什米特才够帅!”


  短片结束,随着费里西安诺小小的一声任务完成和清脆的灭灯声,伊丽莎白这才发现自己的脸上早已经是冰冰凉凉的一片,慌忙抹去却是越抹越多,在聚光灯下让她有些尴尬。“喂,男人婆,你哭的样子真丑。”基尔伯特的声音带着笑意,那只熟悉的手将她揽入怀中,“所以你这是同意还是不同意,给本大爷句明白话可以吗?”


  伊丽莎白这时候真想学着亚瑟喊一声BAKA,不过幸好残存的理智还提醒她这是节目上,“嗯……现在十盏灯全部灭掉了,你要尝试重新打动你最开始选择的心动对象罗德里赫吗?”


  基尔伯特笑出了声,几步跨到罗德里赫面前,“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先生。”他很严肃地说道,“你愿意把伊丽莎白交给我吗?”


  头发上忽然传来尖锐的被拉扯的痛感,伴随着那人还带着几分哭腔软糯的声音,“蠢鸟,这个问题你该问我!”回转过身他看见熟悉的绿色森林被雨洗过,里面映出他小小的影子。刚想问出这个问题,唇就被柔软而微甜的物体封堵,是梦寐很久的温度。“我现在回答你,明白了吗?”


评论(12)
热度(154)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