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米英】《梦游症》

撸点文出来的脑洞xd
普设米英√带点独伊
——————————————————————————————
  灿烂的阳光打翻在纽约高楼酒店之中一间的白色被褥上,裹在被褥里面的男人睁开那双美丽的绿色眼睛,不出意外地看见一个呈大字型趴在自己床单上的美国人。他挫败地叹了口气:明明前一天晚上都告诉过她不要再来自己的房间的,看起来他还是没有听啊。也是,这个美国人什么时候乖乖听过自己的话?

  他开始打量这个占据了他的床的家伙,那根金色的呆毛就算是睡觉的时候也依旧不肯安分地翘了起来。长长的睫毛被阳光染成漂亮的金色,就如同一对金色的蝴蝶停在他的眼上颤抖着脆弱的双翅。代表德/克/萨/斯的眼镜还没来得及摘下,在那张白皙的脸上硌出红痕来,红润柔软的唇微微张着,似乎如同小时候一般在索求一个来自兄长的亲吻。唇边沾着昨天晚上吃的冰淇淋酱,看起来晚上这家伙又没少吃那该死的垃圾食品,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胖成一头猪!他这样有些忿忿不平地想着,伸出手去掐了一把那人柔软的肚子。

  浓密纤长的睫毛抖了抖,将一片尚且混沌的深蓝色的海洋展现在了他眼前,一声迷迷糊糊的“唔”脱口而出,因为被打扰了睡眠而微微耷拉下来的唇角在看到他的时候欣喜地扬起,“亚蒂!”美国小伙子笑起来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一把将床上懒洋洋躺着的他捞进怀抱里,“一起床就能看见亚蒂真是让hero我活力满满呢!真是太棒啦!”

  美国人的体温太高,让亚瑟缩在他的怀里有种被灼伤的感觉,就像是被一轮暖融融的太阳环绕一般。十九岁强健有力的心脏在主人的胸膛里搏动,似乎在传达着喜悦一般。“混,混蛋,别叫的那么亲切。” 他很是小声地抗议了一句,还是靠上了那结实的胸膛。“阿尔弗雷德你怎么又跑到我的卧室来了?没人告诉过你这小鬼擅闯别人的房间是不礼貌的表现吗?”

  美国青年心虚地嘿嘿笑了两声,将人完完整整圈入自己的怀抱之中,“亚蒂知道hero有梦游症啦,所以别介意嘛!毕竟小时候亚蒂不也经常在深夜跑进hero的房间给hero盖被子嘛!”

  亚瑟脸刷的一下红了大半,推了两下却被抱得更紧,“混蛋!谁让你小时候睡觉那么不安分!你以为我有那么想自己不睡觉怕你着凉给你盖被子啊?真是的,长大了也是这个样子。总而言之,以后给我安安分分地在自己房间里睡觉不许来找我!听见没有?”

  阿尔弗雷德可怜巴巴地眨巴眨巴一双蓝眼睛,嘴里不情不愿地吐出一个字来,“好……”

  于是第二天,亚瑟是被一只巨大的金毛犬压醒的。没错,压醒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他忍无可忍地道,“明天你要是再敢出现在我的床上我就把你从自由女神像上面扔下去!”

  “亚瑟就这么讨厌我吗……”那根呆毛很没有精神地耷拉下来,衬得这人有些疲惫和无奈的气色。“那……hero会努力控制自己的。”说着他垂头丧气地从亚瑟的床上蹭下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亚瑟看着那人背影一阵愣神,然后还是穿上衣服下床去洗漱。当然,这天晚上他特意锁好了门。

  第二天亚瑟带着一种胜利感起了床,拉开窗帘的时候都觉得纽约的阳光也没有那么刺眼了。他哼着歌出门,却在拧开门把手的时候就有一个坐着的人直接倒进了门里。吓得亚瑟忙眼疾手快地护住那人的头,再一看,那人不是阿尔弗雷德还是谁!

  他似乎是靠在门上睡了一宿,面上疲色深重,还带着一脸让人心疼的迷茫忧郁这样不常在那张脸上出现的表情。亚瑟叹了口气,伸手去揉那乱糟糟的金发,“混蛋阿尔,以后不许在地上睡,会着凉的。虽然你怎么样跟我没关系,但是你要是死在我房间门口会被人怀疑成我谋杀你的!听见没有?”

  “可是hero真的有梦游症啊,完全没有感觉的呢。”阿尔弗雷德一脸无奈神色,“亚蒂总不能用绳子把hero捆起来吧?”

  “我倒是想。”亚瑟翻了个白眼给他,“我只怕就算那样也会被你给挣断。”他拿了个杯子走到饮水机旁边给阿尔弗雷德接了杯热水,他逆着光,阳光将白衬衫照射得近乎于透明,几乎可以看见里面纤细的腰身。让阿尔弗雷德情不自禁地幻想这纤细的人躺在他怀里的样子。“算了,等会儿我去问问路德维希吧。毕竟费里西安诺好像也有梦游症的样子,没准他有什么办法。不过费里西安诺可比你可爱多了。”

  当亚瑟吞吞吐吐向路德维希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高大的日耳曼男子竟然红了脸颊,“梦……梦游症吗?是美/国先生?”亚瑟点了点头,然后听见路德维希的回答,“那只要陪着他睡就好了,至少这个方法对意/大/利很管用的。”

  亚瑟揉了揉眉心,勉强冲路德维希笑了笑,“好的……谢谢,或许我会试试的……吧?”

  于是当天晚上,琼斯先生搂着怀里不断说着,“才不是怕你着凉只是为了全人类的生命安全着想,还有你太胖了快放开我,以后晚上不许吃冰淇淋。”的柯克兰先生,露出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

  于是第二天早上,住在隔壁的费里西安诺带着一脸黑眼圈向路德维希抱怨,晚上阿尔弗雷德的房间里总是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呢。

  后来听说这件事情的本田菊感到很诧异,阿尔弗雷德不是从来没有梦游症的吗?

评论
热度(38)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