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APH】当他们对你说新年快乐

跨年就要苏遍全员系列①√

轴三联五普奥洪亲子分瑞加共十五人√

不带cp向,大概这两天还会有全职/盗笔篇或者全员cp向的?

——————————————————————————————

6:00

[本田菊]

木屐声哒哒响在青石板铺就的小路。

他踏破昨天晚上残留下来的冰冷月光和刚刚冒出嫩芽的晨曦,一身石青色和服将他的气质衬托出更多的温润。他抬起头,背后是浓的化不开的黑夜,身前是一片柔和的晨曦,那双黑色眸子里依旧平静无波,他欠了欠身微微牵扯唇角的弧度,“早安,在下恭祝您新年快乐。”


7:30

[王耀]

冬日晴好温暖的阳光照耀在老北京的胡同。

他一身红装站在四合院的门口一如每一个悠闲自恃的北京人,搬来木凳踮起脚尖端端正正在四合院的门口贴上春联,遒劲的毛笔字正是他亲笔书就,汉字里墨香凝结的一笔一画,昭示着它们的姓名是炎黄,迎着阳光在红纸上骄傲地挺起胸膛,他眉眼弯弯被阳光镀上灿烂的金黄,“新年快乐,有吃饺子了吗?”


8:30

[阿尔弗雷德·F·琼斯]

大西洋的海风吹过加州的风景旖旎。

公园里篮球场上飞驰的十九岁少年一个漂亮的三分投球入筐,博得身旁同伴一阵兴奋的喝彩,笑起来神采飞扬的样子正是年少不知愁滋味的少年郎。他几步走到篮球场边拧开可乐的盖子仰头饮尽,汗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那般的剔透晶莹从好看的脖颈上滑下,他伸手送去一个飞吻,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嘿!新年快乐!”


9:00

[罗德里赫·埃德尔斯坦]

温柔的雪花打着旋落在欧式庭园的门前。

一身正装的男子微微低头手指在琴键上跃动,那手指白皙修长被修剪得如同精美的艺术品,灵动的音符从指尖缓缓流淌而出,为这寂静的天地填上一分温柔。那双紫宝石一般的眼眸里闪烁着柔和的笑意望着台下,一曲奏罢他起身冲你微微一笑,起身轻轻在手背上烙下一吻,“新年快乐,我亲爱的女士。”


11:00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

正午的阳光融化在布达佩斯的街头。

棕发绿眸的美丽女子站在街角嫣然将唇角微勾,发梢绽放的浅粉色天竺葵开得艳丽无比。她身上穿着那深绿色长裙的裙摆被风吹起了些年少轻狂时候的轻佻模样,似乎还是当初被风吹起战袍的飒爽红妆。那温柔至极的目光垂落在手里抱着的那束蓝色矢车菊之上,“啊呀,这么快就又过一年了吗?新年快乐呀!”


12:00

[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波光粼粼的地中海上驶来一叶白帆,

船长有着比阳光更加灿烂比番茄更加热情的笑容,他不知道有着多少关于航海好玩的故事等着为谁诉说。他斜靠在甲板的栏杆上,解开白衬衫的扣子露出性感的锁骨,他迎着光豪迈地大笑起来有些俾睨天下的气势,一阵海风吹乱他褐色的头发,“哈哈,你觉得新年跟着亲分在船上过怎么样?新年要快乐哦!”


13:00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柏林墙荒废的的遗迹前天气很配合地微微阴郁下来。

他穿着厚实的大衣在墙边站的笔直,脚边的狗儿蹭着他的裤腿撒娇的样子看起来为这个铁汉增添了几分柔情。他将双手叉入兜里微微低下头看你,“这是我和哥哥分开的地方,本来想带你来看看的。”,浅蓝色的眸子里蕴藏着天光淡淡,“你迟到了。不过,新春快乐。”


14:30

[罗维诺·瓦尔加斯]

罗马喷泉前天空是一片湛蓝澄澈。

少年穿着一件风衣行走在喷泉前,伸手随意地将硬币扔进了喷泉池中,似乎真的相信这样在新的一年里会有一个很好的运气一般,走累了便随便往墙上一靠,饶有兴致地看着街头来来往往的人们趋向不同的方向。他抓抓头发,漫不经心地勾了勾唇,绿眼睛里带着星光,“虽然不是那么想说……不过看在你是漂亮的姑娘的份上,新年快乐吧。”


15:00

[亚瑟·柯克兰]

雨丝为这座城市朦胧了浅灰的面纱。

他坐在咖啡馆里娴熟地冲好一杯红茶,精致描花的茶具和桌子上摆着不知何物的点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却依旧不妨碍你盯着那双绿色的森林出神。看见你看着那“生化武器”他歉意地笑了笑,红了脸颊的同时将茶点有些孩子气地藏到背后。看你愣神他微微一笑,举起手中的茶杯放到你的面前,“给你的。新年快乐。”


16:00

[马修·威廉姆斯]

枫叶飘落在一望无际的广袤原野。

少年抱着白熊坐在山坡上看着天空上渐渐被夕阳染红的云朵,听到你唤出他的名字的时候惊喜地抬起紫宝石般的眼眸,诧异于你竟然能看得到他。他拍拍身边的草地示意你可以坐在他的身边,他说话的声音不大,让你必须得竖起耳朵才能听的请他到底说的是什么。“你能看得到我吗?那真是太好了,祝你新年快乐。”


17:00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夕阳落在威尼斯广场上的鸽群。

少年坐在台阶上,一群白色的天使围在他的手边温驯地啄食着他手里的玉米粒和小米粒,时不时抬起小眼睛打量打量这个眯着眼睛笑得温柔的人类。风吹起少年长而柔软的米白色围巾,将半张好看的脸庞隐藏在围巾里面。他站起身来,在他身后的鸽群立刻挥动着翅膀结伴飞向更高的天空,“新年快乐哟,可爱的小姐。”


17:30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夕阳照耀着孤独矗立的铁塔。

风吹起那人金色的长发,他站在深紫的晚霞之中身影孤独,他是世间的绝色,可是却无人共白头。当他缓缓回眸的时候你几乎要溺死在一望无际的温柔之中,唇角弧度勾起得恰到好处,手中的玫瑰漫不经心把玩几下,在唇上轻轻一触又送到你手边。“我亲爱的美丽小姐,新年快乐哟。现在有兴趣和哥哥我一起共进晚餐吗?”


19:00

[瓦修·茨温利]

雪花飘零在苏黎世的街头。

他站在雪中默然不语,雪花落在他绿色的军服和金色的短发,那个孤独的身影以不偏不倚的姿态站在世界的舞台中央却从来无人可共相陪。手中枪从来不会卸下子弹,他随时都准备着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而拼死一战。绿色的眼睛里都是严谨如同最为准时从来不会出现差错的钟表,让人看不出他是否还想念那段经年往事,“吾辈恭祝您新年快乐。”


20:00

[伊万·布拉金斯基]

壁炉里的木柴噼噼啪啪跃动着温暖的火光。

奶金色短发的青年惬意地躺在扶手椅里,暖融融的灯光将这所多少有些冷清的房子衬托得有了些柔柔的暖意,却终究居住在房子里的只有他的一个人。他举起酒瓶将辛辣的伏特加灌入喉咙,歪着头一脸人畜无害的浅笑却令人感受的寂寞寒冷多过于真正的温柔,“啊啊,新年快乐!新的一年要不要做万尼亚的朋友呢?”


22:00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星辰吊挂在一片蔚蓝深远的苍穹。

白发红眸的青年张狂地笑,头上顶着一只毛茸茸的黄色小鸟在街头随意地游走着,不时拿起些小摆件饶有兴致地看看,“啊,新年可还真是有趣呀!可惜本大爷还是一个人过的,那样的话本大爷也还是很开心啊!”他说着就大声地笑起来,那笑狂妄到极致却令人除了心疼之外生不起任何负面的情绪来,“本大爷一个人也很开心啦!”他大大咧咧搭上你的肩,“新年快乐!”

评论(7)
热度(50)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