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入青川

随心行欢事。

【普洪】某日

我发誓这次真的是高糖无虐日常向!

部分素材来自我和自家媳妇的日常所以要是读出了洪姐十足的攻气那么是个意外~

迟到了三天的情人节贺文还好意思说这是情人节贺文吗QAQ

==============================================

  晨光熹微洒遍一室安然,棕发女子揉了揉眼睛从梦中醒来,阳光照在窗台上并肩绽放的天竺葵和矢车菊上,红蓝双色开放出灿烂的一片。她微微勾起唇角,起身把窗帘拉开,大把大把的阳光被窗框剁碎稀里哗啦在窗台上碎了一片金黄。


  床上用被子裹着自己的人形物体感受到阳光往被子里又滚了几圈,死死拽着被子。女子轻笑一声,爬到床上伸手扯开被子的同时用力揉了揉那人的银色短发,“嘛,早安啊蠢鸟。”


  基尔伯特眯起眼睛来在枕头上蹭了两下回想着昨晚的软玉温香,似乎唇边还残存着女子身上淡淡柔和的花草香气,“唔……早安伊莎,情人节快乐。”他伸手将女子揽入怀在她唇角落下一吻来,“看在情人节的份上你不让本大爷多睡一会儿?昨天陪阿西处理公文处理的好晚,你这么早叫我真是太狠毒了啊。”


  伊丽莎白略一低头却也没躲过那人的亲吻,笑着伸手去挠他后腰,多年的经验让她对于基尔伯特每一个敏感点都是清清楚楚,“就想得美吧你,现在都十点了你还不打算起来?打算把情人节睡过去不成?”


  基尔伯特一把按住她在自己身后兴风作浪的手,把人压在床上又是一个深吻落下。本是不会浪漫的日耳曼人这么多年硬生生从伊丽莎白的本子里吸取了不少经验,伊丽莎白有时候会想自己这也算是自作自受了吧?至少基尔伯特可是抱着她把她应用在阿尔弗雷德和亚瑟或者路德维希和费里身上的那些东西都体验了一遍。


  他放开伊丽莎白,赶在她反击之前站在衣柜旁换衣服,白衬衫在阳光下显得略微透明露出被包裹着的强壮身体。基尔伯特其实说不上壮,但身上的肌肉却给人格外厚重的安全感。伊丽莎白看着自家男人的身体出神,不禁想下次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出个洪普本什么的。


  两人牵手走在街上,柏林的街头不少售卖玫瑰花的小贩,为这座总是显得冰冷严肃的水泥森林点缀上不少粉红色的温情,来自世界各国的情侣牵着手走在街头亲吻或者拥抱,周围人也都会投以温柔善意的目光。她牵着基尔伯特的手,此刻没有人会在乎他们是不是国/家,他们只是一对共度情人节的普通情侣,仅此而已。


  基尔伯特偷偷看着身旁的伊丽莎白,女子明媚姣好的容颜即使经历多少岁月磨砺也依旧如同最初相遇时候的那一刻一般,却在一颦一笑之间带上了多少人永世都不能拥有的绝代风华。她穿的是再普通不过的绿色格子衬衫和白色西装裤,棕色的长发在脑后松松束就一个马尾,别着他从前送给她的那枚天竺葵发卡,和每个青春貌美的欧洲女子没有多大的区别,却在他的眼里是世间无可取代的那一抹绝色。


  他该有多庆幸,在经历了那么多的战场厮杀,勾心斗角之后,他还有机会沙场复还,可以牵起她的手,说出一句被掩埋在那年午后没来得及说出口的喜欢你。


  眼看着到了中午,两人随便走进了一家面馆要了两份普通不过的牛肉面,“阿尔弗雷德家的牛肉面真是哪儿都有,上次去王耀家的时候基本上走十分钟就得看见一家加州牛肉面。”伊丽莎白靠在基尔伯特的肩上随口笑道,目光所及处,某个十九岁的美国少年正牵着只属于他的英国绅士笑嘻嘻地冲她挥手,被他牵着的那只手的主人嫌弃地转头却也掩盖不住眼底的温柔。


  她回之一笑,当然没人敢让基尔伯特和阿尔弗雷德碰面,除非她想让这两个家伙用那堪称武器的歌声把房子拆掉。回过神来碗里的牛肉早已不知不觉之间多了好几块。身边坐着的人正带着那一脸大型犬捡回飞碟后求主人表扬的表情装作安心吃面的样子看得她也笑了起来,偏还装作丝毫无知无觉的样子吃起了那碗牛肉快要比面多的牛肉面。


  “喂……男人婆,你有没有发现今天的牛肉面分量很足啊?”果不其然,某只大型犬很快便耐不住性子了如此问道,眼睛眨的几乎要迸射出星星来,视线几乎可以实质化一般,如果他有尾巴的话现在应该已经克制不住地摇晃起来了吧?


  伊丽莎白皱着眉歪了歪头,面上的无辜神色逼真极了惹的基尔伯特都起了几分爱怜之情,“没有啊,不过好吃倒是还挺好吃的!”


  如果基尔伯特的脑袋上也像阿尔弗雷德或者费里西安诺一样有一根呆毛的话现在一定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耷拉下来。伊丽莎白偷偷地在心里念叨,唇角那一份笑意立刻洪水决堤一般挂上脸颊来,她自知掩饰不住,伸手揉揉男人的头发夹起一块牛肉送入他的口中。


  吃过面之后两人就去看了电影,一部典型的青春校园三角恋的故事——女主角是阳光开朗的活力少女,男主角是个温文尔雅还会弹钢琴的学霸,而那个一直喜欢着女主角的男二号是女主小混混一样的青梅竹马。这故事俗套的要命,却偏偏和他们之间的故事有几分相似。


  基尔伯特想幸好生活不是电影,幸好在真实的生活里伊丽莎白还是会兜兜转转回到他的身边,幸好他们的青春不会稍纵即逝而是有着漫长到让人无奈的时光让他们慢慢做出最适合的那个选择。“伊莎,你要是女主角你会不会选男二?”


  “不会啊。”伊丽莎白的回答似乎是理所当然一般,却让基尔伯特的心思如堕谷底一般急转直下,原来她还是不会选择自己吗……“傻瓜,如果不是你,我谁也不会选。还不如把男主和男二撮合撮合在一起算了。”那双绿色的眸子是暗夜里最为闪亮的宝石,在黑暗的电影院里反射出慧黠的光来,伊丽莎白放到他唇边的手指上还残存着爆米花的奶油香味,让他情不自禁伸手抓住那只手轻轻舔吻那丝微甜。


  如果不是自己,她谁也不会选吗?


  伊丽莎白和基尔伯特之间的对话通常只是简单地“蠢鸟帮我把衣服拿来一下。”“男人婆今天晚上吃什么?”之类再普通不过的互相招呼,现实和身为国/家的身份从来难以容忍他们拥有这样浪漫的互相表白,毕竟今日盟友谁又知道哪天会拔剑相向?


  不过至少他们可以放心,作为普/鲁/士和匈/牙/利他们固然难以作为永远的盟友,至少可以在彼此的爱情里永远占有一席之地,就够了吧?基尔伯特想着,趁着黑暗的掩护吻上了伊丽莎白的唇。


  这只是个他们之间最为平常的一个某月某日,是不是情人节又有谁会在意?因为每一天,对于他们来说都是相爱着的日子啊。


——很短小但是end啦~——






没啦!




真的没啦!




你看我都说了没有啦!






  晨光熹微洒遍一室安然,棕发女子揉了揉眼睛从梦中醒来,阳光照在窗台上并肩绽放的天竺葵和矢车菊上,红蓝双色开放出灿烂的一片。她微微勾起唇角,起身把窗帘拉开,大把大把的阳光被窗框剁碎稀里哗啦在窗台上碎了一片金黄。


  窗台上摆放着男子的照片,那张总是带着笑的脸已经被永远凝固成黑白。


  那个某日,从一九四七之后就永远不会到来。


  “早安,蠢鸟。”女子吻了吻冰冷的照片,笑靥如花。

评论(5)
热度(21)

© 尽入青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