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叶蓝】为君闲煮半壶春 00

嗯大家好这儿是一点儿也不萌的新人欢酌。
刚刚入全职没多久好喜欢叶蓝于是我就来挖坑了xd
大概是个古风的ooc如山的故事?
副cp喻黄会有魏果会有,双花韩张包柔莫橙卢刘林方均有可能?
————————————————————————————

  青衫年少酒初温,系马江湖待旧人。


  何时蓬莱一场雪,为君闲煮半壶春。

  雪越下越大了。

  蓬莱本是从不下雪的地方,四季都是安静平和的,如同这个地方的人的性格一般安然自适,谁知道如今下起雪来也却是铺天盖地。大片大片的雪絮粘连在一起,就像是谁家扯破了晾晒棉被漏出来的棉,不管不顾地洒了一空一地。那雪是从没有北方冷峻气势的,如果北方的雪像是那塞外驰骋杀敌的武将,那这里的雪便是江南刺绣深闺的佳人,就连嗔怒都是带着一股撒娇一般的味道。雪花摇摇晃晃地落着,喝醉了酒一般歪着身子飞,落在谁家过年时候挂起的红灯笼上,给那透出来的暖光都润了润色。成群结队的雪花落进天际里,像是在奔赴什么未知的盛宴。

  许博远站在窗前看着,他惧冷得厉害。身上披着件白狐大氅却仍旧忍不住伸手到嘴边呵一口气搓搓手暖了。柔软的白色风毛簇拥着他白皙的脖颈,他孩子气地缩了缩脖子试图把脸颊也能够笼罩在这样的温暖当中。紧了紧大氅,深褐的凤眼看着窗外某处,眼角间却是点了颗天生的泪痣,让他看起来自有一番风流来。

  炉子上放着半壶酒正温着,天色渐渐暗下来了,外面纷纷的雪花也都变得灰扑扑的了,却没有了那让人说不出来话的轻盈美丽了。火舌渐渐成为小屋之中唯一的照明光源,似乎为此感到高兴一般,它欢快地跃动着,舔舐着酒壶似乎在分享什么喜悦一般,在墙壁上投影出诡谲莫测的形象来。

  许博远看着看着就看出一个人来——随便穿着一身配不上套的衣服,头发半个月没理一样总有些蓬乱,一张脸虽然白净却带着掩饰都掩饰不住的让人没好感的笑,手里拎着一把奇形怪状的伞,一开口的声音总有些称得上是诱人的沙哑。不是个令人过目不忘的人,可却正正好好烙印在了许博远心口正中央,丝毫不差。

  许博远笑了笑,伸手拿了笔在纸上落下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来,“蓬莱,有雪。”

  没有称呼没有落款没有任何寒暄和问候,只是一句,“蓬莱有雪”而已。

  然后他将纸放到火上,看火舌带着得意的笑容舔舐着薄薄的纸张,那样子温柔如同亲吻初恋的情人,每一次的亲吻却都会带来毁灭,甜蜜中带着不可预知的危险。

  他松开手,直到纸张被燃烧殆尽。

评论
热度(8)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