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入青川

随心行欢事。

【叶蓝】为君闲煮半壶春 03

我终于……让叶蓝见了个面
兴欣众人魔性画风系列×】 ——————————————————————————————      常来往兴欣酒楼的熟客一般都能意识到兴欣酒楼的美女老板娘陈果最近真是有点烦。一双柳叶眉总是紧紧蹙着,而时不时拍桌子河东狮吼的次数也是增多了。  

  尤其是在她看到酒店大堂里有个花花绿绿的人影拿着两摞堆积如山的盘子脚下如飞,活生生一个耍杂技的家伙的时候这种情况会加倍。  

  老板娘不会是进入更年期了吧?或者是,谈恋爱了不成?兴欣酒楼的熟客们惴惴不安地揣测着。当然,如果被陈果知道了他们这样的想法的话他们毫不怀疑自己会被拎着脖领子直接给扔出去。  

  叶修来到兴欣酒楼最初的目的其实真是随便吃顿饭。谁知道正好碰上陈果惹上一堆人来砸场子,看那个看场子的包荣兴应付着也有点费劲,然后叶修就举起个盘子扔过去了。  

  正中为首那人眉心。  

  接下来当然就是叶修和包荣兴两人将对方十几人收拾得哭爹喊娘,然后跪着发誓不敢再来。当然,主要还得是靠叶修。  

  包荣兴看着叶修,眼中那崇拜几乎可以实体化了一般,就连跟叶修说话的声音都放轻了许多,“我去!兄弟你厉害啊!我叫包荣兴,大家都叫我包子——诶?你今天吃的正好是包子?那好看来我们很有缘!以后我就是你小弟了!”包荣兴说着就利索地往地上一跪,“老大好!”  

  饶是叶修再厉害都不会读心术,不知道自己今天吃了个包子和忽然收了个小弟之间到底有点什么必然联系,只是怔怔看着这个自称包子的青年,大概也就是二十一二的岁数,头发蓄得很长遮住半张脸,白皙的脸庞看起来倒真真是像个包子。一身流氓痞气,看起来颇有几分江湖习气。  

  然后叶修和包荣兴就大眼对小眼对了能有一炷香时辰。直到包荣兴眨了眨眼睛,“老大……我能先起来吗?地上凉。”  

  叶修这才注意到包荣兴还跪在地上,连忙让他起来,“那你快起来吧。我叫君莫笑,你不用叫我老大的!”  

  包子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表情比打架时候还要坚决,“不行,老大就是老大!我是一个有原则的小弟,必须要这样称呼老大!君老大,我看你这么厉害,要不就留在我们这儿看场子吧!我们老板在楼上呢,我带君老大过去吧!”  

  为什么加个君字感觉好像更奇怪了?叶修腹诽道,跟着包荣兴往楼上走的时候顺便看了一眼贴在墙上有些发发黄的招工二字。包食宿,每月十两银子,似乎也是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吧?他正思量,便听得一道女声入耳,“包子?随随便便把人往楼上带什么?”紧接着一道人影便从楼上闪身出来,一头乌黑长发随意挽了个发髻,随便缀以一只玉步摇,凤眼柳眉,正是典型的美女形象。容貌清纯温柔至极,倒是让叶修恍惚之间以为站在自己面前的苏沐橙。  

  包子把前因后果如此这般的一说,那女子似乎也是生出了几分兴趣,颔首笑道,“你好,在下陈果。”她向叶修伸出手来微微勾唇,“多谢这位兄弟了,没想到这么厉害。”  

  “君莫笑,醉卧沙场的那个君莫笑。”叶修同她握了握手,女子的手很软,但指尖和掌心应当是常年练武的关系有一层薄薄的茧,“老板,招工吗?”  

  陈果有些为难,叶修看到的那条启示已经是半年前贴出来的,她酒楼里人手也还够使唤的。只是瞧着叶修身上穿的虽然还算干净但是着实陈旧不堪,头发胡子大概一个月没收拾,看起来的确是个需要用钱的样子便也犹豫了,抿了抿唇道,“那……兄弟你会干什么?”

  “我会……”叶修话到了嘴边却停了,烧菜?他烧出来的东西能不能吃都得是个问题。算账?你能指望一个十五岁就离家习武的家伙算明白什么?陪酒?一个五大三粗的爷们陪酒确定客人不会有什么心理阴影?最后他想了想道,“我会端盘子。”  

  “还有什么?”  

  “端杯子。”叶修回答得掷地有声。  

  陈果无奈了,勉强在唇边化开一个笑容来,“那……要不然我和兄弟你过几招?你若是赢了便收,怎么样?” 她抬眼看了看叶修,也不像是多么有实力的样子,包子的不靠谱她可是最了解的,谁知道是不是夸大其词?

  叶修点了点头,很有自信地打量陈果两眼,“你是老板,我怕你要是输了以后克扣我工资怎么办?那我让你一只手吧,如何?”

   三个人就站在酒楼二层的走廊上,说的每句话酒客们都听得一清二楚,一听这是要有热闹看都主动给叶修和陈果挪出一块不小的空地来,把叶修和陈果围在当中,脖子抻的老长兴致勃勃等着看好戏。他们大都是常常来兴欣酒楼喝酒的熟客了,有些都是亲眼看着这个漂亮的老板娘从嫩的能掐出水来的小丫头长到如今窈窕漂亮的女人的。

  跟陈果熟悉的几个都开起了玩笑,“我说大兄弟啊,你可别以为老板娘好欺负!就你这小体格老板娘一个打三个都不够的!”有个小年轻笑着喊道,陈果什么水平他们也都知道,在女子里头算不错了,却离武林高手还有不小的距离,完虐当然是开玩笑的,但他们还真就不觉得叶修有多大胜算。

  叶修朝着那青年的方向挥了挥手,笑声朗朗,“就她啊?我一个虐三个都够了。”

  陈果什么脾气?听了叶修这么一激立刻便欺身上前,一掌便冲着正往青年那边看着的叶修后背上击去,本是他无论如何都躲不开的一掌。谁知道叶修却是后背上长了眼睛般,忽的附身蹲下让陈果击了个空,弯曲着的腿猛然发力跃起,空中动作漂亮的一个旋身,正落在陈果身后,空中下落之时还伸手拔下了陈果发钗来。

  好快!这是陈果唯一的感慨,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面前的人就已经消失,再出现已经是落在自己身后,发丝被牵扯出些许的疼痛,转身看见面前那君莫笑手里正把玩着她发钗,一脸平平淡淡,“老板娘,你看,我都说了,我一个人虐你三个都够了。”

  陈果差点想踹他一脚,不过却也打不动,便恨恨瞪他一眼道,“你就不能谦虚点?”

  叶修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一柄折扇来,慢悠悠笑着的样子十足的撩人心思,一双狐狸眼含着促狭的笑,叫人恨却也恨不起来,“实话嘛。”

  四众皆惊,这君莫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能够这么轻松地败了陈果?刚才的年轻人忍不住去问,“兄弟?你刚才是怎么判断老板娘要怎么攻击的?”

  “影子啊。”叶修的回答理所当然,指了指脚下拖着长长的影子,“顺便说一句,老板娘你的影子真够狰狞的。”然后他有点狼狈地偏了偏头躲开一个飞来的盘子——不用问,自然是陈果扔来的。

  “走!交代工作!”陈果却也不是真气,嗔怒着剖了叶修一眼,示意他跟着自己来,一一为他介绍他未来的共事者们,“这位是账房,小罗,罗辑。”

  一个脸颊有点圆的男孩有些慌张地向叶修抱了个拳,“罗辑,多指教。”

  “这位是庖子,小安,安文逸。”

  看起来安静沉稳的白衫少年勾起了恰到好处的笑容,“安文逸,您好。”

  “这位,小唐,唐柔。”

  面前女子端的一朵桃花临水,生得漂亮至极还带着几分勃勃英气,不是那纸捏泥塑的软弱美人,向着叶修微微欠身目光却闪烁着热切的战意,让人看得到她的期盼。“多多关照,日后有空倒是想跟你切磋一场呢!”

  如此叶修便算是在兴欣酒楼里头成为了一名店小二,若是被陈夜辉刘浩什么的知道不得笑成什么样子,堂堂斗神给人家打工?不过叶修自己倒是乐在其中。开始陈果唐柔还打听过他的身份,他也试着如实以告说自己就是叶修,结果收获了陈果一个大大的白眼,“你叶修?我还苏沐橙呢!”得,明显不信,叶修便也不再勉强。

  而到了许博远走进兴欣酒楼那一日已经是叶修在兴欣酒楼不知道第几天了,跋涉了几天的疲惫让他无比想吃顿好的犒劳自己一路辛勤。要说许博远也真够点背了。正当他进门之时,头顶上就掉下一大桶酒来,大冷天里硬生生将他浇了个透心凉。

  酒水进了眼睛里辣的直疼,他光顾着闭上眼睛使劲揉个不停,却没注意到四周的惊呼声。他忽然被人一推,还来不及惊呼出声就已经靠在墙上,然后是稀里哗啦瓷器在地上碎了一片的声音,他睁开眼看见自己刚才站着的地方,那儿堆满了一堆盘子的尸骸,若是自己还站在原地的话怕是不死也得伤。

  想到这儿他不禁有点后怕,若不是方才那人推了自己一把……还来不及出声道谢,“救命恩人”就先开口了,“小兄弟,新来杭州城的?你看我这救了你一命——是不是得有点表示啊?”

评论(4)
热度(12)

© 尽入青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