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叶蓝】春雪方融

在中考消失前产点不好吃的粮xd
私设如山ooc系列√
—————————————————————————————
  许博远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还能再遇见叶修。

  他始终记得第十赛季是一个怎样热血蒸腾的夏天,兴欣战队,这支从网吧里杀出来的草根战队一句披荆斩棘,用最强硬的姿势封顶荣耀角逐。就在叶修完美谢幕之后不久,世界联赛的烽烟在苏黎世点燃,他重新披挂上阵成了国家队的领队。全国的荣耀迷抛弃了蓝雨微草之争,霸图兴欣之仇,全都团结在一起,为了他们共同的中国队加油。最后不负众望地,中国队一战封神,于苏黎世举起了荣耀奖杯。

  那个晚上他们整个蓝溪阁和蓝雨战队一起,看着他们的剑与诅咒终于在世界的舞台大放异彩,看着他们的队长和黄少举起又一个冠军奖杯。

  满屋子的欢声笑语之中,投影屏上却没看到他心心念念那张脸。

  许博远有点慌了,然后就传来叶修彻彻底底告别荣耀,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的消息。这位一代传奇,这次终于没有再一次王者归来,就连第十一赛季的竞争也因为叶修的缺席少了不少看点。

  然而没有了叶修的兴欣战队依旧显得锋芒锐利,一路高歌猛进提前杀入季后赛,唐柔乔一帆和原有的苏沐橙方锐组成四个全明星的阵容让他们看上去分外强大,更何况还有隐约有些散人君莫笑遗风的流氓包子,离全明星只差一步之遥的召唤师罗辑,和越来越强势的治疗安文逸,这支队伍根本不会被任何人小瞧。

  而他们的选手依旧沿袭着叶修留下来的光荣传统,隔三差五就会由退役的魏琛带着去网游里兴风作浪走一遭,抢上几个野图boss,兴欣来了的声音依旧让会长们闻风丧胆。

  这样就挺好,一切保持原状。许博远操控着蓝桥春雪转了个圈,剑客空旷的眼神盯着一片湖水,面无表情像是想念谁。

  他再也没见到君莫笑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装备从水里跳出来,再也没看到那个写的像哭一样的笑字的头像亮起。

  习惯着就好了。蓝桥春雪站在湖边,荣耀里的场景十分逼真,云烟风潭始终不曾停下的雨,密密麻麻打湿了蓝衣剑客的肩头,却无人能够把伞撑开在他的身侧。许博远揉了揉眼睛,把蓝桥春雪停在那里,疲惫地靠在了椅背上。

  对话框忽然弹开,一个身材窈窕的女性枪炮师对他做了个打招呼的动作,“蓝桥?好久不见呀:-D”他定睛一看那枪炮师的头顶,风梳烟沐四个字正明晃晃亮着,这是苏沐橙的小号吧,又来游戏里折腾了?

  “女神好,好久不见。”指尖弹动几下,蓝桥春雪脑袋上顶起一个表情憨厚的笑脸来。拜叶修当初所赐,整个兴欣战队都和他熟的不得了,包子更是成天双子座双子座叫个不停——但愿他不知道他老大也是双子座的。

  苏沐橙操纵着风梳烟沐俏皮地歪了歪头,“小蓝桥干什么呢?没有叶修跟你们抢boss是不是很空虚呀?”

  角色没有表情,但是他似乎看见自己的蓝桥春雪露出一个疑似苦笑的表情,和电脑前的他如出一辙,“呵呵,开心还来不及呢。”一行文字输出,他暗自庆幸对面的枪炮师看不到他比哭还难看的笑,“对了女神,叶神还会回来吗?”

  “蓝桥,帮大家买点饮料去呗?”梁易春的声音隔着耳机传来却依旧能听清,他应了一声,起身去买饮料了。

  他出门前最后看了自己的电脑一眼,屏幕上长发飘飘的美女枪炮师向着被雨淋得湿透的剑客做出一个摊手的动作来,“我也不知道呀!他说去旅游换换心情,谁知道呢?不过我觉得他肯定不会放弃荣耀的啦!你说对吧?”

  梁易春已经在催了,他来不及匆匆打出个对字来。

  楼下那家饮品店经营的挺不错,颇有些时日了,他从来蓝溪阁工作起就有中午总在那儿买杯奶茶配午饭的习惯,梁易春毕言飞都说他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爱喝奶茶那种小女生的东西,可是他就是喝不惯咖啡,受不了那个苦味。就跟游戏里一样,他没那个耐心去忍受工会斗争的苦涩期待荣光加身的甘甜,所以干脆就只品尝游戏最本身淡淡的甜。

  他到饮品店的时候前面排着不少人了,他站在一个背包客后面,那人风尘仆仆的,拖着个很大的行李箱,还背着个鼓鼓囊囊的背包,头上带着一顶鸭舌帽,凌乱的黑发不知道几天没搭理过了,把后颈都盖住了。正举着个电话低声跟谁说着什么,语气很是温柔。大概是刚刚回家跟谁报平安的旅人吧,真好。

  许博远走着神,不几分钟就到了前面的背包客,“来杯奶茶吧,巧克力味的。”那人一开口的声音有点耳熟,许博远却想不起来是在什么地方听过。“哎呦老板,这……我刚从国外回来,钱包里只有美元和欧元了,您要哪个?”他听见那人挺尴尬地笑了一声,在兜里四处翻找人民币。

  “不行,你给美元我们又用不了。”老板的态度还挺坚决。

  “那我现在找个朋友借去行吗?或者打个电话让他过来?”

  “不行,我们这都快关门了。”老板依旧不肯通融。

  他看着那人窘迫的样子,心里未免又是一软,从自己兜里掏出十块钱来递到老板面前道,“老板,我替他付了吧,人家出趟国刚回来也不容易。”

  那人转过身对他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来,“谢谢啊兄弟,你在哪儿工作的?明天我一定还你——诶?你是不是……就那个……蓝桥春雪真绝色?”

  许博远一怔,随即在看清那人眉目后手一抖差点没把奶茶泼到他身上去,舌头似乎被谁打了个死结解不开了一样,“叶……叶,叶神?”

  叶修摘下鸭舌帽来,伸手揉了揉他软乎乎的短发,露出一脸灿烂的笑来,“嗯,我回来了。做好boss被抢的准备吧,我一把老骨头没法去职业圈里搅合只能来网游混咯。”他拖长了声,眯起一双狐狸般狭长的眸子,“还请蓝河大大多——多——关——照。”

  多多关照你个头!许博远愤恨地吸了一口奶茶,差点被烫到。“叶神,你怎么认出我来的啊?”

  叶修笑而不语,指了指他钱包上挂着的蓝桥春雪挂件——那是蓝溪阁一个妹子送他的,他记得当时还跟叶修提过一嘴。不过把自己的游戏账号卡做成挂件挂在钱包上……在叶修眼里他得多幼稚啊?完了,大神面前的形象啊……许博远带着一种类似沉痛的表情低下了头不语,脑袋上却落上温柔的抚摸,“挺可爱的,不过比不了真人。”

  许博远低着头,兔子样的窜出了饮品店去。

  在网游里抢了一下午boss的时候,他却总想起那只落在自己头顶温柔的手掌,还有带着笑意说的短短几句话。他想自己大概是喜欢叶修的,也许是从罪恶之城就开始了。

  他登临钟塔如王封疆,身畔的枪炮师扫退来敌无人敢犯。那个高度,他似乎无法企及一般,他终将回到属于他的那个地方,与他再也没有任何交集。本来是应该高兴的,为什么心里有那么多酸涩胀痛着几乎要从眼眶流出?

  他偷偷地看了兴欣战队的每一场比赛——从挑战赛开始,半夜躲在被子里熬的双眼通红,手机屏幕发出微弱的光芒却足够照亮青年的脸庞。他看着君莫笑大杀四方,不知他的世界里是否来过一个名叫蓝河的剑客,哪怕只是一个配角也足够。

  他偷偷在论坛上注册了小号,力顶每一条关于兴欣战队的消息,支持每个兴欣战队的队员。在唐柔一挑三事件之时,在安文逸被质疑没有职业水准的时候,和那些黑兴欣的人辩论争执,而这些,叶修也许一无所知。

  他又把蓝桥春雪停在了云烟风潭边,淋一场也许永远不会停的雨,等一个也许永远不会来的人。

  窗外下起了雨,点点滴滴。他摘下耳机将游戏里的打闹喧嚣隔绝在蓝桥春雪的世界,走到窗前却见一人撑着伞站在楼下,带笑的眉目逐渐和千波湖边穿着一身混搭装扮的散人重合起来。

  他跑下楼去用力推了那人一把就要把人往屋子里拉,脸颊不知是因为奔跑还是气氛红扑扑的,看起来有种别样的可爱。“下着雨呢,你要是找喻队黄少不会进屋等啊?”

  一只白皙微凉骨节分明的手握住他的手,他抬起头,看见伞下那人温柔的笑,迷乱了半个城市的花与雾“我从马达加斯加喂企鹅回来,本来想回杭州,可是沐橙告诉我还有只企鹅在广州等我,我就不回去了。所以蓝河大大,愿意收留我吗?”

  屋檐上雨水滴滴答答融进夜色里去,似那春雪方融,一点点一滴滴暖了谁的心。

 

评论(7)
热度(62)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