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入青川

随心行欢事。

【Aph】UEFA!UEFA! 上

来自一个伪球迷的日常段子√

cp见tag系列,米英露中普洪瑞奥,梗在后面,大概还有下?

港真,身为一个荷哥家球队的粉结果荷哥连决赛圈儿都没进去我的内心是boomboom的!荷哥啊我等着下回世界杯给我拿冠军啊 !

——————————————————————————————————

[露中]



“小耀,我走啦。”


灿烂万分的阳光像是坐在床头那人的笑脸,身上早就穿着了自家战队的蓝色队服,最大号的尺码穿在他身上依旧显得有些紧绷绷的,映在床上躺着的王耀的深金色眼眸里滑稽得很。


王耀往被子里缩了缩,滚到床的另一边去让自己逃离熊爪的折磨和摆弄,长发委屈地散在白色枕头上反而显得更加诱人。他不满于被打扰的睡眠低声从嗓子眼里发出威胁似的咕噜声,却只让伊万觉得这人像只小猫似的可爱。“要走就走,你们这群万恶的帝国主义欺负我参加不了欧洲杯阿鲁,我还不想去呢!”


只怕就算你能去你也是小组赛就得回来吧?伊万腹诽道,当然,在他看到床脚放着的中华锅之后很知趣地没说出来。“嘿嘿,两年之后我们家世界小耀家球队就可以坐高铁去啦,小耀也一起来吧好不好?”


“好个头,等乒乓球世锦赛什么的再叫我。”王耀显然是起床气还没消,粗暴地拽着伊万的领子来了个浅尝辄止的吻,老人家的腰现在可还疼着呢!在倒回床上接着睡觉前他摸了摸伊万毛茸茸的头发,“记得不要那么快就滚回来阿鲁!你家那个教练免费执教不容易的!”


伊万点点头,起身亲了亲王耀的脸颊,轻手轻脚地替他关上门,列奥尼德①正站在门外带着他的小伙子们等待。“走吧!”他拍了拍列奥尼德·斯卢茨基的肩膀,老人冲他豪爽地笑起来。他心里不禁有些泛酸,这样的一个老人,顶着压力,没有工资接任这支队伍,无论成绩的好坏,他都已经值得所有人的尊重了吧。


啊啊,他一直都是这样的啊,十九岁那年为了救邻居家的猫而摔伤了腿从此告别足球生涯转身执教的他,和如今披靡上阵带领他的国家征战法兰西的,原本就是同一个人吧。


顶着阳光走向前方的那刻,他似乎看到了十九岁的列奥尼德的身影。


[米英]



亚瑟蹲在墙角怒气冲冲地给阿尔弗雷德打电话,要不是苹果质量还不错那屏幕一定会给他按裂不可。他看起来狼狈极了,漂亮的金发乱糟糟得,本来就粗的眉毛更是皱在一起。身上英格兰的球衣早已经被弄得凌乱不堪,他看见那边伊万亲自上阵正和他的球迷们撕扯在一块儿。②


妈的俄国佬!他愤愤地骂了句fuck,我们大英帝国的子民可不屑于跟这群战斗民族打架,二百打一百都打不过不过是让着你们而已!


电话很快被接通,自称为世界英雄的家伙的声音很快冲进他耳膜,“嘿,嘿!亚蒂!我在美洲杯上可是相当hero的哦!诶,听说你和伊万家球迷打起来了,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拍照过来啊?我真是不明白啊十一个人抢一个球什么的有什么好打好看的嘛,真是搞不懂。”


妈的阿尔弗雷德!竟然都不关心自己有没有受伤在这儿关心场面精不精彩!他怒气冲冲地朝着那边吼,“场面精彩!精彩得快要爆炸了!弗朗西斯说再有一次就要把我和伊万捆在一起扔出法兰西去!然后你现在在你的美洲杯上踢他妈的球!阿尔弗雷德你这个只知道憨八嘎和橄榄球的混蛋根本就不明白足球的艺术!”好吧,他承认这脾气发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是想要他多一点的在乎罢了嘛。


熟悉的笑声从头顶上方传来,抬起头他正巧撞进一片比巴黎的天空要更加明亮的浅海,“Hero可不需要懂什么足球的艺术。”他挂掉电话,脱掉身上的夹克衫披在亚瑟肩头,手一搂将面红耳赤的英国人锁紧自己的怀抱,“我明白亚瑟的艺术就够啦。”他低头像只巨大的金毛犬在亚瑟的颈窝蹭了蹭,唇吻间似乎还带着刚刚飞越过得大西洋的海风。


他勾了勾唇角,伸手比出来个枪的手势隔着人群瞄准戴着围巾的银发青年,逼真地发出“嘭”的一声,言语中带着几分笑,“啧,北极熊竟然连hero的人都敢欺负,真是王耀不在没人管他了?”少年甩了甩金发走上前去,扔下一句话砸的英国绅士心里是满满甜蜜,“亚蒂啊,可是比憨八嘎和橄榄球还要重要一万倍的!”


亚瑟怔了怔,然后走上前去摆开一副示威的架势,难得坦率而又明目张胆地牵起阿尔弗雷德的手与他一起向前走去。


[普洪]



基尔伯特搓了搓手,看着一群又一群红与黑的比利时球迷从场馆内涌出来,脸上贴着的绿白红三色旗显得多多少少有些不合时宜。然后他看见穿着红白绿三色服装的人们垂头丧气耷拉着脑袋走出来,大概也猜到了比赛的结果。


球员们也走出了球场,比利时球员们顶着形态各异的发型飞扬着快乐骄傲的神情,毕竟刚刚取得了一场大胜怎能不开怀?然后是匈牙利的球员们,他们沉默着,没有一个人说话。他看见穿着秋裤的基拉利走在后面,被他的队友们簇拥着。这个四十岁的老将,这次恐怕是老骥最后的欧洲杯征程了,下次的欧洲杯,就再也看不到灰色运动裤的身影努力地抵御着来犯。③


他还是没有叫住老将,他看见他挺直的脊背,便知道安慰的话一切都不用说。以后的路,他不敢说,但他只想多看看这样的老将们,多少人,可能这就是最后一次的相见?


贝露琪和伊丽莎白都没出来,他有点担心是不是男人婆对人家做了什么,他可还不想被因为没进入欧洲杯而心情一直分外抑郁的尼德兰催着还钱!当然他也没想过为什么伊丽莎白万一惹了祸承担的人是他就是了。


栗色长卷发的姑娘终于走了出来,灯光照着她通红的眼眶和鼻尖,眼泪将脸颊上涂着的国旗都弄得模糊了,看上去像个小丑。基尔伯特逆着人流往前走,想要把这个让他心疼得快要停止了心跳的男人婆尽早拥入怀中。


伊丽莎白跑下几级台阶冲进基尔伯特怀里,鼻子撞在基尔伯特嘴唇上给他撞得疼得厉害,龇牙咧嘴着却还是抱紧了怀里的人。还不忘瞪了那边一个盯着伊丽莎白飘起来的裙角看个不停的胡子拉碴的流氓一眼,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肩头。


夜风有点凉,伊丽莎白蜷缩在基尔伯特怀里,小脸皱巴巴的格外惹人怜爱,她仰起头看了基尔伯特一脸,看到对方的脸上难得褪去戏谑的神情。便将脑袋埋进基尔伯特的衣领笑声哭了起来,眼泪很快就把基尔伯特的前襟打湿。


基尔伯特笨手笨脚地拍着女子的后背,吻了吻顺滑的栗色卷发,“好了,伊莎啊……”他面对她的眼泪时候总会被冲刷到手足无措,就像那次他们都以为他就要消失的时候她哭得一塌糊涂,他也是一样的不知该说什么来安慰才好。


伊丽莎白当然也不是只知道哭的女孩子,当她听到匈牙利的大巴发动要将球员们带回酒店时,她用力抹了抹眼泪,抬起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来冲着她的英雄们挥手。而他们也都看着自己哭泣着却依旧美丽的祖国化身,纷纷比出飞吻和爱心的手势来。他们并肩伫在夜风里,法国的夜风吹不散在一起的手掌。


“你要拿冠军!”


“好。”


“给我向贝露琪报仇啊我说。”


他没说话,将她的手握得更紧,目送英雄们远去。他们中没有一个大牌的明星,可是他们,都是匈牙利的英雄。而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也是伊丽莎白的英雄。


[瑞奥]


当瓦修目送菲利克斯全身散发着粉红泡泡一般带领着他的球迷们高唱着国歌跑出去的时候他的家人们也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惯例地牵起妹妹的手,他也打算走出门去。点球大战什么的,向来没有公平性可言,输就输吧。这已经是他们历史上最好的成绩了不是吗?


什么东西掉到地上的响声将已经快要走出场馆的他的目光又吸引回来,心猛然被谁揪了一下——上帝,他怎么会在这儿!这家伙不应该早就回家了吗?棕发紫眸的男子方才应当是没找到出去的路而四处乱闯结果自己从楼梯上摔了下来,这一天天,能不能更让人不省心一点!


诺拉拍了拍他的手面上一副担心的表情,他也就顺水推舟地往那个方向走去,沉默地伸出手来。


那人怀里抱着一大堆瑞士的国旗,身上还穿着他家里生产的质量堪忧的的红色球衣。他家球员怎么说的来着——但愿他们不生产安全套?他噗嗤地笑出声来,换来地上坐着的人羞恼的一眼却并没有搭理自己的打算。好在诺拉及时替自己开了口,“罗德先生……没有事吧?”


罗德里赫看起来是扭到了脚,坐在地上好像站不起来的样子,却犹自抿唇道,“啊,我没事,诺拉小姐先走吧,我还有点东西没收拾——”他不过就是不愿意让瓦修看到自己这副有点狼狈的样子而已,脸色苍白却也忍着,结果话没说完就被瓦修一把抱起到空中,下意识地抱紧金发人的脖子,脸也涨得通红——虽然已经散场了,球场里面还是有人的啊!“快放我下来!你这个大笨蛋先生,有伤风化!”


绿色眼眸里闪过一丝嘲讽的笑意来,调整着手臂的姿势让罗德里赫正好靠在他的肩膀——如同很多很多年之前那样,他还记得。罗德里赫沉默着抱紧他的脖子,感受到他说话时候声带的振动,“吾辈不觉得有什么比你个笨蛋扶着墙单脚跳回酒店更加有伤风化的事情了。”眯了眯眼睛他不忘补刀一句,“哦,你可能得跳到明天早上,谁让你不认识路。”


罗德里赫抿紧了唇打算反击,抬起眼却没错过瓦修眼底里流露出来那份温柔,本是属于他的,他还以为瓦修一辈子都不会再对他露出那样的表情。暴力正太一样的家伙忽然这么温柔真的是让人不适应啊。“大笨蛋先生。”最后他也只剩下了这句万能的台词从喉咙里滚出来。


“如果吾辈是大笨蛋先生你还跑来看我家球队比赛?还蠢到下个楼梯都能自己把脚扭到,也不知道谁才是笨蛋。还疼吗——喂,吾辈只是想知道用不用给你付医药费,毕竟你家球队早就回家了。”瓦修把人搂得更紧,伸手将他鞋子脱掉撞进自己带来的包里捏着那红肿的脚踝轻轻按压,如同很多年前那般的动作温存。


一提到奥地利队小组倒数第一回家的事儿也算是罗德里赫心里一块隐痛,更何况还被伊丽莎白击败一场,棕发绿眸的漂亮姑娘笑嘻嘻来跟他握手的时候心情真是无以描述。“我只是偶然捡到你这个大笨蛋先生的球票而不想浪费罢了,请不要乱说奇怪的话了!”


两人又斗了会儿嘴,坐上车的时候罗德里赫已经蜷缩在瓦修怀里睡着了,眼镜歪在一边。瓦修给他把眼镜取下来,伸手摸了摸那根会变换形状的呆毛玛利亚采儿——它此时正是一个可爱的心形。他捅了下身边的一个瑞士球迷,“咳,帮吾辈买一盒安/全/套,谢谢。——不要和球服一个品牌的啊!④”




梗:

①:伊万家这届世界杯的教练是免费来的!只有比赛赢了奖金他才有钱拿!老头子很不容易的,虽然伊万家小组第四出局之后他也辞职了,不过应该被尊重!十九岁刚出道就受伤的事情也是真的!

②:诅咒组球迷大战这个大家都知道啦xd

③:洪姐家的老门将,四十岁创造了出场年龄最大的记录,为老将喝彩!个人感觉洪姐家这次踢得挺不错啦,比我想的好多了[喂你是个洪厨!]然后跟比姐两个女孩子踢球是被4:0输的有点惨,不过虽败犹荣。

④:瓦修家的球衣在比赛中被扯破好多次……简直肌肉控福利啊我去!但是他们的队员们表示,希望这家品牌不做安全套,咳,大家懂得……


下期(如果有)是独伊亲子分法加和北区欠五人组!

评论(7)
热度(48)

© 尽入青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