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入青川

随心行欢事。

【包柔】睡着的猫和他

冷cp求投喂!包柔原著多可爱!

大量叶蓝私货和兴欣众人友情向√

———————————————————————————————————


  灯光全都暗了下来,夜色像一块纯天然的巨大的沉重幕布盖住了后台。他站在选手通道里想要点起一支烟,欢呼和叹息都被良好隔音的墙壁阻隔传不到耳中了。身后的七个人挤在一块儿大气都不敢出——楚云秀插着耳机,长长的褐色卷发打着旋儿垂在肩上遮住她半张有些苍白的脸;苏沐橙坐在她身边捏着裙子下摆看着颇为紧张,面上却还带着盈盈的笑;唐昊因为没得到上场机会的缘故脸上的神色有些不平,戴着护腕的左手攥成拳头放在右手心里,像极他那张总是面无表情的账号卡;方锐翘着二郎腿将薯片放到嘴里抿化,生怕错过了有人进入的声音;李轩手下动作飞快地编辑着短信,偶尔会看着对面的回复而扬起唇角来;肖时钦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着天花板,垂着眼睫叫人看不清神色;黄少天披着外套坐在沙发边上打盹,难得地没有刷文字泡,个人战中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精力。


  他们在等。


  等也许是他们很多人职业生涯最为辉煌灿烂的那一刻的降临,等荣耀女神是否会双手为他们加冕金色的桂冠。


  隔音墙无法阻挡的不知道多少人的掌声响成一片,像是与他们紧张的心跳声相呼应,比赛结束了。他们很同步地站起身来,拔掉耳机,把手机揣进衣兜,抚平领口和裤腿上的褶皱,站得笔直等待着他们的六个同伴来宣布结果。


  飞快跑来的人被地上横七竖八散乱着的机箱线绊了个趔趄,直接扑进黄少天与方锐之间的空隙,酒红色的小辫子在脑后活泼地一甩一甩,瘦削脸颊上挂满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的晶莹,他扬起唇角来,迎上十几道期待的目光,伸手亮出中指上的冠军戒指。


  “走,去领奖,我们赢了!”


  于是所有的灯光都统一时刻亮起来,像是游戏里的电子光效构造出来的无数双眼睛,注视着英雄们从选手通道中走出来。


  2025年,第一届世界荣耀邀请赛,冠军,中国队。


  “蛋!妈的这时候演个毛的广告!”兴欣网吧里,魏琛把易拉罐往桌子上一扔骂了句粗话,不少客人也用赞同的眼光看着他,国内的转播相比起欧洲那边是要有延迟的,正好断了信号于是干脆就见缝插针般地来个几条广告。对于兴欣众人来说,没有比这更焦急的等待了。


  他们跟网吧里的其他客人坐在一块儿,丝毫没有什么职业选手的架子,陈果说这种荣耀的时刻当然要在网吧里跟大家一同分享他们也就跟着来了。气氛异乎寻常的和谐,无论是蓝雨兴欣嘉世还是微草,此刻他们都是中国队最忠实的粉丝。唐柔看了看屏幕上给键盘做代言的黄少天叽里呱啦喷着文字泡,包子在很努力地跟电视里的人对着口型似乎想挑战一下语速,无奈一口川普说快了就连同样在重庆待过不少年头的魏琛都让他闭嘴。她起身推开凳子,“我去拿饮料。”


  走近自动贩卖机的时候她看见贩卖机里放的全是他们新近代言的果茶,一个人是一种不同的口味。为了每个人的口味着想她就给每个口味都拿了一罐。罗辑代言的是葡萄味,乔一帆代言的是苹果味,魏琛是蓝莓味,苏沐橙是橙子味,莫凡是黑加仑味……她颇有兴趣地数了数口味,直到那头金黄的长发出现在她拿起的第五个易拉罐上——菠萝味儿的。


  她听着似乎没有过分明显的脚步声,应当焦急地等待着广告过去的观众们也没有往她这边看得意思,便小心翼翼地伸手摩挲着易拉罐上包子带着阳光笑意的脸颊,冰冷还带着水珠的金属手感怎的也不如包子真人,不过能这样触碰应当就已经是最大的勇气。白皙的手指从乱糟糟的金色长发,滑落到深褐色带着笑意弯起来的眼眸,在长长的睫毛上停留片刻,最终在抿着的两瓣绯红上按下了暂停键。


  真实的包子的嘴唇总是软软的,凉凉的,摸起来大概是像草莓味儿的果冻一般——这都是唐柔猜的,她没摸过——好吧,应该说是没有摸得那么细致过。


  还是在第十赛季打季后赛的时候了,果果看他们每天都太辛苦更有几个嘴角都起了死皮,总会亲自弄些剥了皮的水果给他们补充维生素。那天果果正巧要出门,临走匆匆忙忙叮嘱她别忘了将水果给大家分点。那时候包子正忙着训练头也不抬,当唐柔走到他的身边的时候就张开嘴做出一副等着投喂的样子,像是动物世界里播出过的一种幼鸟。


  她拈着一颗草莓站在他身后看包子入侵在屏幕上砍砍杀杀像个初入江湖的愣头青,包子半晌等不到投喂,将嘴巴张得更大了些发出有些不满的“啊”的一声,暂停了手上的动作靠在椅背上仰起头来——更像等着投喂的小动物了。唐柔就眯着眼睛笑起来,白皙的手指掐去绿色的梗,将红色的果实放入他嘴里去。


  大概就是在那个时候包子正好动了动坐得直了些,唐柔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的指尖也便触碰到了他的唇——冰凉的,像是刚刚在寒风里冻过一夜依旧可以强打精神没有凋谢的花苞,柔软而微湿,被他刚刚吃下去的草莓染得比实际颜色红了一些。包子示好地将脑袋在她手边蹭了蹭像一只大型犬,深褐色的眼睛里透出有些调皮的光。


  完了,她想。脚下的地面似乎开始摇晃和塌陷,她似乎陷进了什么之中,甜蜜的柔软的,就如同她刚刚放进包子嘴里的草莓果肉。她走开的时候在包子看不到的地方舔了舔嘴唇,意料之中地没有草莓味儿,而果盘已经空了。


  那时候应该给自己留一颗的。她走着神,燥热的水蒸气开始在易拉罐上液化,连身后的脚步竟然都浑然不觉——直到易拉罐上的人真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唐!想什么呢!”


  她有些慌乱地把手从包子的唇瓣上缩回来,身后的男人一脸与孩童无异的天真,“拿不动了吧?也是哈,小唐你只有两只手怎么拿八瓶饮料嘛!我帮你!”说着他从她的背后伸出手去一手抓了两瓶,发现新大陆般地惊叹,“诶,小唐,果茶口味都是不一样的吗?有没有草莓味儿的,我要!”


  她嗯了一声,把左手拿着的粉红色易拉罐递给包子,上面的人好巧不巧正是自己。包子也没推辞,很开朗地说了句谢啦就把冰凉的饮料贴上自己的脸颊,易拉罐上的唐柔微笑着的唇正巧与他脸颊相触。后来唐柔分发饮料的时候故意给自己留下了菠萝味儿的那一罐,将包子的脸放在贴近手心的地方没露出来——方锐叶修这俩人走了,魏琛在黄段子方面的战斗力似乎一下子就成了他俩之和,没少给几个年纪小的弄得哭笑不得面红耳赤,她可还不想遭受这个命运。


  电视的转播终于姗姗来迟,屏幕上一枪穿云与对手同归而尽,远处索克萨尔的杖尖已经泛起紫黑色的千层波浪闪烁着微光,而远处百花缭乱的光影粲然,血景中无情地猎杀对方的生命。直到最后两个汉字闪烁在全世界所有人的眼中,“荣耀!”


  于是整个中国从皑皑长白到莽莽西沙,同时爆发出欢呼喝彩。


  包子一手揽过右手边的罗辑,动作剧烈地把他眼镜都洒上了果茶渍,略有洁癖的少年却什么都没说,只是不断重复着,“赢了!赢了!叶神赢了,我们赢了!”如同兴欣夺冠那个夜晚一般。唐柔刚想和陈果拥抱就被包子也抱进怀里,脸颊紧紧贴着他年轻的跳动不休的心脏,感受着二人相似的节奏,比寒烟柔与包子入侵的每次配合更要精妙。好多人眼眶泛红,眼角挂泪,却依旧还是笑得灿烂。


  不一会儿叶修就打来了电话,声音经过远洋电流的洗刷有些支离,有些疲惫却到底还是笑着的,“我去广州一趟,然后回来。老头子答应我留在兴欣当战术指导了。”叶修可以留下来当然是好消息,不过众人——以魏琛为首的关注点却不在这儿,听到广州的时候就已经露出了很懂的笑容——蓝雨战队和工会的主场可就在广州呐!从最开始跟着叶修一块儿的人也都想到了什么似的,互相捅了捅也都笑出来。


  那五日绝色的蓝衣剑客,大概还在谁的回忆里安静等着哪个撑伞而来的人。


  背景音里的黄少天不嫌烦地喊着像个小孩子,“我艹叶修你少打我们的人的主意!我们小蓝多好一孩子就要被你祸害了!敢欺负小蓝我跟你没完!看剑看剑看剑!三段斩拔刀斩死亡之手剑定天下!”死亡之手?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了进来?好在这尊聒噪的大神很快就被受不了的几个给拖走了,叶修跟他们说了几句也挂了电话,大概是上电脑找他的小剑客去了。


  等到叶修带着一身恋爱的酸臭味儿从广州飞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之后赛季快要开始的时候了。夜雨将他淋得湿哒哒的,开开门的时候毫无疑义接受了一堆单身狗艳羡的祝福,魏琛更是痛心疾首地慨叹他们蓝雨的人命里注定要被叶修克得死死的。


  叶修带着笑意叼着烟似乎心情不错,从夹克衫里抱出来一只刚刚断奶的小猫儿来,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黄白相间的两色皮毛却显得格外可爱。“小蓝同事家老猫新生了几只小猫,小蓝说是要了一只给咱们兴欣当吉祥物了。你们看看给起个名字?”


  这猫是笔言飞家里的,那只叫烦烦的母猫生了五只小猫,笔言飞自己留了一只带着满满私心取个名字叫春易老为的是能每天训斥自己会长一遍,剩下四只分别给了另外那四大高手,当然蓝河也在其中。叶修本来说是要给猫儿起名叫蓝河的,无奈人家执意不肯——顺便将君蓝,绝色,蓝桥,春雪什么的名字也都一概否决,让他抱回去放在兴欣当个吉祥物,算是他给大家的见面礼。


  不过说实话蓝河这礼物送的也还真不错,兴欣三个女孩子对这只猫都是喜欢得紧,这个抱完了那个抱着,争着抢着却也不怕被小乳猫划了价值宝贵的手。而小猫也乖巧伶俐得很,主动蹭着女孩儿们的胸口肩膀,直将三人惹得无比开怀——结果谁想到这小猫儿是个色中饿鬼,只得意可爱的女孩子,刚往方锐手上一放那猫儿就凶相毕露浑身毛都恨不得竖起来,魏琛就更不用说了,陈果刚要把它往魏琛那边凑人家就喵呜喵呜地叫起来,誓死不从得像个贞洁女子似的。除此之外,安文逸乔一帆莫凡罗辑挨个试了一圈儿,没有一个能让猫心满意足,就连对待把它从蓝雨一路抱回来的叶修这小猫儿也是爱理不理的,恨不得用它的大尾巴扫叶修一脸。


  魏琛在那儿摸着下巴感叹自己这当年的美少年如今沦落到猫都嫌弃被陈果翻了个白眼,乔一帆无奈地看着猫儿在苏沐橙怀里做撒娇打滚状去给猫收拾了住的地方,莫凡似乎稍微有点失落,被苏沐橙趁此良机笑眯眯摸了一把头。


  出乎意料地,当唐柔把猫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放在包子的臂弯里的时候猫咪竟然很安分,甚至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包子的脸颊。包子又惊又喜,手一滑险些把小猫扔下去,小猫却灵巧地爬上他肩膀,长尾巴正好绕着包子脖子一圈——像是他冬天总爱围着的黄色围巾。


  唐柔就看着包子一副类似于当爹的喜悦,转过脸来就找她嘚瑟,“小唐小唐你看见没有!这猫好喜欢我啊!”她带着笑想要把猫从包子身上拿下来,小家伙一甩尾巴,一副誓死不从的态度伸爪就扒住包子脑袋不冬,竖起来的耳朵看起来好像是包子自己带了个猫耳朵一样,可爱的让人有些忍不住。


  她忽然就想起来在论坛里有一张热传了很久的包子女仆装,拖着长长的大尾巴,露出来一身健硕的肌肉和小麦色修长的腿,顶着黄色的耳朵,脸颊上抹着奶油样子无比诱人。下面有条评论,“这么萌的包子必须是柔爷的!”她快要忘记了看到回复的瞬间脸颊上那一丝滚烫——像是被王不留行的熔岩烧瓶砸中,动弹不得。


  最后一堆跟文盲差不了太多的职业选手吵吵半天也没给小猫起个什么好听的名字来,叶修一拍大腿,“就叫烟得了!反正这黄白相间的颜色也跟烟卷似的!”


  方锐在那儿笑得打跌,“可以啊老叶,现在连动物你都要打击报复啦!给人起个这么难听的名字!据说你家小蓝让你戒烟,啧啧,怨念够深的啦!”


  猫:“excuse 喵?”


  烟很快就得到了全兴欣上下的一致宠爱,三个女孩子带着包子乔一帆把小猫成天抱着上楼下楼,美人配萌猫,被拍了照发到论坛里立刻引得一堆宅男鼻血直流。只是有时候叶修跟蓝河视频通话时候,这名字也没少给他带来麻烦。


  陈果走过来,一手拿着猫粮,可惜蓝河看不到:“叶修,烟呢?”


  “沙发上呢吧。”


  苏沐橙做完训练蹦跳着走来,短裙的裙摆带起曼妙的弧度,“呀!小蓝又跟叶修视频呐,来的真不巧——叶修,烟被你放在哪儿了?”


  “不是老板娘那儿就是老魏那儿,你找找去。”


  唐柔也上楼来,看到蓝河微微一怔,很礼貌地打了声招呼,“叶修,烟呢?”


  “厨房里呢。”


  一脸懵逼的蓝河有点生气,这叶修,不仅自己不戒烟不说,还把三位联盟的财富都培养成了烟民?于是小剑客皱了皱眉道,“叶修你不是说好了戒烟吗?怎么老板娘,沐橙女神跟唐柔女神都跟你抽上烟了,等你们兴欣都得了肺癌你们是想睡对床不成?”


  “不是……蓝……你听我说,那啥,烟就是只猫……”来自百口莫辩的叶不修。


  冬天里包子跟烟闹的时候胳膊上被烟划了一道口子,被唐柔拉着去了医院打针,包子蔫头耷脑得往她身上赖像只大型犬,眼睛一闪一闪的,“小唐,你别告诉老板娘行不?”他似乎是怕唐柔听不明白他意思,又补充道,“她要知道了八成还得把烟送走了,我挺舍不得的。”于是唐柔神不知鬼不觉地就说了好。


  包子坐在医院里挂吊瓶,期间看少儿频道看得津津有味,和唐柔一起两个人回忆看着猫和老鼠,喜洋洋和灰太狼长大的童年。期间包子靠那张颇为帅气的脸管旁边也在打吊瓶的小姑娘要了个美羊羊发夹,玩心大起地别在了唐柔头发上。


  她头发长得长了,有时候扎起个马尾的样子和张佳乐有点神似,气质却是丝毫不像,张佳乐像是暖意融融的光,而她是清冷的雪芒,可是不知怎的就特别打动他。他知道这种感情凭小弟最高精度的计算器也是无法计算的,只能够靠那颗懵懂的悸动的心去慢慢感觉。


  他情窦开得晚,身旁的朋友们不少都有姑娘伴在身侧,他却不怎的理解,以前在网吧看场子的时候,他的“老大”有一天忽然说要辞职不干,原因是谈了恋爱,不愿意被女朋友看到这个样子。当时他还很是不理解地问过,“可是你本来不就是这个样子的吗?”


  他记得那时候那人的面庞在烟雾之中逐渐模糊温柔,“喜欢一个人啊,就希望给她看到最好的样子。”


  后来他在荣耀的世界里遇见唐柔,挥着战矛威风凛凛的女战斗法师,第一次见面就被他逗得笑出声来,那清冽如泉的声音让他似乎顷刻之间回到家乡,冬雪方融滴滴答答之时应当也是这个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就喜欢跟在她身后,见她升级还要发一连串的表情过去——不是别的,只是有点怕她比自己先升级进入神之领域,就没有人再有耐心听他说那么多的话,看他有些滑稽的表演。


  他们曾经一起双刷过无数个副本,跟着叶修剿灭过无数个野图,将彼此之间不需要多余反应的配合归结于日久的结果——可他们,已经渐渐要比叶修和苏沐橙更加了解彼此。


  也许他不知不觉的时候就想要给唐柔看到他的优秀他的努力他的好,不管是比赛的时候有一次又一次无可复制的漂亮的发挥,还是会给她拎包陪她训练给她冲奶茶。可是那个像是枝头新雪的姑娘似乎对于一切都无知无觉,每天对于他绽开的,似乎也是普通队员的笑容。


  想到这儿包子有点怅然,是自己还不够好吗?到底恋爱之中的人都是自卑到极致的胆小鬼,恨不得将对方奉若天上的明月,以为月光不会投向自己,却不知明月眼中的沟渠原是波澜壮阔或者曲径通幽。他记得还是他们在打挑战赛的时候了,有一次叶修坐在电脑前就叼着烟,笼罩在烟雾里的样子与他曾经的老大的身影神情异样地重合。他忘了当时叶修说了什么,只记得那只骨节分明的漂亮的手放在电脑屏幕上,似乎想要揉一揉面对着君莫笑的蓝衣剑客的数据生成的头发,却又将手收回。


  那时候他就知道,也许有一天他叫蓝河的那句大嫂,不会是开玩笑了。


  唐柔坐在他身边似乎是有点冷了,他连忙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唐柔消瘦的双肩上——这个赛季她的声誉虽然转好,身上背负的压力却因为叶修的缺席而变得更加艰巨了,于是本来就算不得丰满的姑娘更显得消瘦。嘻哈猴的图案和唐柔冷艳的容貌不太协调,他不禁笑了起来。


  唐柔看见他笑就也笑了,像是他们第一次遇见时候那样。


  他们打完吊瓶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烟没睡,还在沙发上趴着等着他们。不知她是不是知道自己挠伤了包子做得不对,异常老实地趴在包子肚皮上一动不动,尾巴也垂在一旁,大眼睛一眨不眨与包子对视好像是在认错,然后被包子温柔地揉了揉毛。烟就在包子手里蹭了蹭,似乎是在示好一般,她到底也怕包子因了这事儿不要她吧?唐柔好笑地想着,小猫不大心思还挺重。猫儿到底不了解这个包子,她却知道他究竟多善良。“小唐,拜托给烟冲杯牛奶吧,温的,估计老大没给他晚饭。”


  她嗯了一声,去厨房冲了杯温热的牛奶先给了包子,然后去给烟冲另外一杯。期间她不知是不是确切听见了包子轻轻喊了声她的名字,然后轻声细语地跟烟说了些什么,她知道包子总有一天会说。


  等她再回来的时候包子和烟都睡熟了。黄色的猫咪趴在包子的黑色毛衣上小小一团像个花纹一样,包子嘴角还带着牛奶渍,喝了半杯的牛奶杯放在桌子上被暖黄色的日光灯镀上柔和得暖光。她拿了条毯子盖在包子和烟的身上,手却被包子拉了一把,睡梦中的人抱着猫不老实地翻了个身面对着她,不知道是睡还是醒,“小唐,我真的,好喜欢你。”他嘟囔道。


  “为什么喜欢我?”


  “因为你最厉害。”


  她的厉害在于天生的冷艳美貌,在于性格的好强独立,在于操作的无懈可击,却也在于让他在情关之中泥足深陷不可自拔,在于成功具备了他喜欢的所有因素——就算不具备的,也不要紧,因为在他眼里,她就是最完美。


  她笑了笑,伸手拿起包子喝了一半的牛奶,在他的唇印上把自己的唇印交叠。


  牛奶很甜,应该像是他的嘴唇。

评论(8)
热度(60)
  1. 杂食性小玻璃ceed冲鸭尽入青川 转载了此文字
    太甜了!暴风哭泣!

© 尽入青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