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叶蓝】风雪来归

回坑!踩着叶神生贺的尾巴来一发!

想单纯地抒情夸夸叶,荣耀教科书二十岁生日快乐!他有那——么棒!

————————————————————————————————

01  

  我在火车上遇见一个男人。

  他是有俊秀的眉眼,一双手生得修长又漂亮。偶尔对着手机低低地说几句话,是让人听不太懂的粤语,却无端多出来些神秘的温柔。

  他偶尔会在注意到我在看他,有点不好意思地抓抓头发笑着,认认真真操一口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问我火车还有多久到站。

  “三个小时吧?”

  一个小时之后,又重复一遍同样的对话。

  不到半个小时,他又抬起了头。这次我顺便递了他一瓶水,他道了句谢,仰头饮了,手机从口袋里掉出来,屏幕还亮着。我隐约看出来是个什么热门游戏的截图,图片上一红一蓝两个身影拥在风雪里。

  “兄弟去哪儿的?有急事儿啊?”我试着跟他搭话,那人也不清高,嗓子温润像窗户外面挂着那朵云。应了声便同我攀谈起来,说他去杭州,见一个朋友。又问我知不知道有个游戏叫做荣耀,有个人在荣耀里封神,他叫叶修。

  他说出来这话的时候带着些与有荣焉的意味,我听不太懂,可是我女朋友好像是玩荣耀的,还加了个什么工会天天说着要签名。我连忙发挥传统美德,不懂就问,卡巴卡巴眼睛听他讲。

  他拖住下巴,弯着眸,唇边旋开个小小的梨涡儿,开始了带些甜蜜的沉思,“从哪儿开始好……”

02

  那是十几年前的事儿了。有个游戏刚刚开服,排队买账号卡的人能够沿着长城从八达岭排到嘉峪关。他当时也是其中的一员,羊城的冬天不冷,于是他就在里头裹了三个小时,换来张银白色磨砂质地的账号卡。

  那时候大家都是小白啊,交了一堆朋友磕磕绊绊,扶着拽着一块儿往前走,偶尔也看看前面的人跟自个儿离得还有多远,抹把汗叹口气,还得接着赶。

  他是不爱搭理这些的,就是有个朋友,天天耳边念叨——“卧槽一叶之秋跟秋木苏又上公告了好厉害!”“卧槽两个人虐翻一家工会啊!”“我的天哪一叶之秋太帅了!”

  一叶之秋长一叶之秋短的,口里头反反复复连着他也记住了这人。是个战斗法师,捏模明明是照着系统来的,却怎么看怎么有点嘲讽,就差没在脸上写个呵呵你来打我呀。

  一叶之秋披着件红披风,一身直男审美的搭配,往一线峡谷遍野苍翠里一走——嗬,也是好看。红衬在绿里明晃晃的少年侠气就不用说了,身后还跟了千军万马——不用说,追杀他的。

  那时候他趴在峡谷顶上看热闹,他那哥们就在旁边捅他,“诶诶,你说人家一叶之秋怎么就这么帅呢!”他还来不及笑,那人直接转个身,天击落花圆舞棍一套扔出去,后面直接接了个忍者的影分身,跟着柔道的抛投,那位不幸中招的倒下了便没起来。

  耳机里传来他哥们疯狂拍手的声音,他听了都觉得疼。却不知道自己也在咔哒咔哒扣桌子角,旁边人喊了都听不着——漂亮,实在是漂亮!

  一战之后一叶之秋被赐了个封号叫斗神,本来是一帮人叫着半开玩笑的,谁料得到今后会有万千粉丝坐在体育场里,山呼海啸将这六字刻在无数个夜空。

  “斗神!一叶之秋!”

03

  他怎么认识一叶之秋的又是另一个故事了,是他哥们拜托另一个哥们,一层层哥下去,才好不容易约得到一叶之秋一块刷个本。

  那副本真不难,结果他哥们见了偶像兴奋,硬生生连连失误,直接造了个一叶之秋都回天乏术的团灭出来。几个人站在复活点前头聊天,偶像也没有大神架子,话不多,也句句实话,但怎么听怎么一股嘲讽味儿。

  比方说:“叶神,你每个职业都那么厉害,是不是有什么诀窍啊?”

  那边沉默一会儿, 他甚至能听到叶神眨巴眼睛的声音,“练呗。”

  就这个路子,虽说没啥争执,估计也谈不上是相谈甚欢。后来一叶之秋说去买烟,话筒索性给了那位秋木苏,他却总能从背景音里听到懒懒散散的脚步声,像是买了烟回来,正不知干什么巡视整个屋子。

  “你妹今天中午回来?”是一叶之秋的声音,然后秋木苏捂着麦不知道说了句什么,一叶之秋啧了声,道,“把西瓜从冰箱里拿出来吧,她这两天不是那什么吗,吃不了太冰的。”

  全程都是模模糊糊的,耳机里的另外几个人还在高声谈笑,似乎完全没注意到这段。他就不知怎的入了心,想着,一叶之秋还真是个挺温柔的人啊,跟传闻差距有点大,却也怎么说来着……反差萌?

  又不知道怎的聊到情感八卦频道,他那哥们是有女朋友的,也玩荣耀,技术比男朋友溜上好几层,就是脸黑,想要个饰品十八回都没打到。漂亮的眼睛底下熬出来两个黑眼圈,哥们看着直心疼,满口答应下来帮她打——结果就是这个团灭好几回的副本,浑身经验都飘了红也没见饰品的影子。

  一叶之秋问了句,“什么饰品?”他哥们也就随口说了,想着大神坐镇是不是多少能吸着些欧气。

  结果大神也是非洲人,别说那饰品,稀有材料都没几个全被让给了大神。大家往好友列表里加个名字就分道扬镳,谁也没把这事儿太当事儿,除了他哥们跪了一宿遥控器还不许换台之外也没啥后果。

  三天之后他哥们邮箱里多了封邮件,小饰品静静躺着,蒙着尘灰跟鲜血的味儿,发件人上头写着一叶之秋。

  04

  再往后那位一叶之秋化身斗神连取三冠,嘉世也一夕之间从网吧战队成为了豪门。他看着报道一遍又一遍地慨叹这人果真厉害,叶秋,叶秋,一叶之秋——估计大神现在早就不记得谁跟他刷过副本了。

  当年的朋友走了大半,包括那哥们,也结婚去了。他年级还小,报了蓝雨训练营去玩,对外这么说,自己心里多少还有点期望,看能不能靠剑锋斩开自己的一片天。

  他也一直有看叶秋的比赛,第四赛季的嘉世走了吴雪峰,多了个梳着马尾的美女枪炮师,来来去去之间只有斗神还屹立在场上,丰神俊朗。

  那身衣服没怎么换,还像是深秋里枝头最坚挺的一片红叶,招招摇摇,血里淬没了所有轻浮的味道。

  他总会看几眼,然后关掉视频网站,把手下的键盘敲打的更为凶狠,想要化身成为屏幕之中的蓝桥春雪,站在一叶之秋的对面。那时候会是个什么样的场景呢?他想,蓝桥春雪的脸是按照自己捏的,温和俊秀的少年轮廓,剑若惊鸿,而一叶之秋则是系统脸,看不到操作者的微笑或者皱眉,未免可惜。

  结果总是不随人愿的,他被淘汰那天正巧一叶之秋也丢掉了第四赛季的冠军。他闷声坐在蓝雨俱乐部的食堂里蜷成一团,姜汁双皮奶有点苦,在口中涩涩化开,像是泪意。

 

 电视屏幕里是新闻发布会,苏沐橙红着眼睛依旧很漂亮,十八岁的女孩子已经不惧怕那么多的镜头,百合似的站在人群里,笑盈盈传达队长的话,“既然不是结束,就重新开始。”

  那句话分明不是对他说的,可他却看到当年一叶之秋站在一线峡谷里,手起矛落解决掉敌人之后抬起头来对上蓝桥春雪的视线,没有表情的系统脸似乎也笑了一笑。

  所以他放下了碗,走进那挤在地平线附近的星群里去,它们簇在一起像是体育馆里的灯光,只是呼喊着的是他的名字。

  少年剑客的背影被风吹的淡了,握紧的拳里,红披风的下摆悄悄飞走。封不了神,就做个人间的英雄吧。等到那九天之上的神走进人世,应也会有一面之缘。

05

  再后来的故事他没有细说:状态下滑,被逼退役,种种苦涩的压迫在肩上,那个只有一件外套的人叼着烟卷穿过雪夜的街,在某一台电脑前用名不见经传的枪炮师在四十秒内解决了对手。

  然后是第十区的腥风血雨,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他们顶着君莫笑和蓝河的名字,再度重逢,甚至成了不错的友人——他没有再往深入里展开,可是那笑容像是融了的巧克力糖,却分明在告诉别人,比这更深。

  而那似乎在祈求大家别笑的人,改秋为修,率领着全新的队伍从挑战赛之中杀出重围,一队老弱残兵,最后站在了荣耀最高点上。他还是看着,这次是在蓝溪阁,和一群人围着拥着,一边为这人的技术所折服,还得心服口不服地说不如队长跟黄少。

  蓝雨跟轮回也算是对头,当然盼着兴欣胜利。当那群人举起冠军奖杯的时候他们跟着欢呼,他却有点怅然——叶修到底是历了那么多岁月,双手已经开始颤抖,也许这就是最后一次见到这荣耀之神吧。

  他猜对了一半。叶修的的确确退了役,结果不出半个月就被扔去了苏黎世当国家队的领队,新闻报道里他背着双肩包从家里被赶出来,蹲在广州的马路牙子上吹泡泡糖,看起来别提多可怜了。

  不负责任的小姑娘们为了叶喻或者叶黄的糖欢呼,他摸着鼻子心虚,是他用一包火腿肠将迷路的大神拐回家住了一宿。大神听得出他就是当初第十区的可怜小会长,很明显印象还不错,自然而然跟着他回了家。

  那时候他不知道什么叫引狼入室。

  后来他家成了叶修往来广州的专门宾馆,来往进出之间楼下开始有小姑娘问他们是不是情侣。他红着脸否认,转头荣耀上叶修就又抢了他们一个野图,还不忘发个叼着烟的表情包气气他。

  叶修退役之后的第一个圣诞节又展开了什么圣诞小偷的活动,第十区满满当当都是人。君莫笑的神级账号卡转回第十区来帮着兴欣,他受命跟着,就被引到了罪恶之城的灯塔底下,他曾经在那里见证过王者归来。

  他潜伏在一片残垣断壁里看叶修打死了十二只圣诞小偷,然后给他发私信,“小蓝别藏了,我早就看见你了,上灯塔。”

  他啊了一声,叶神这不分明是在难为他!他有黄少天的跳跃技术也上不去啊!

  最后到底还是上去了——掉下来灵魂飘上去的。越升越高的时候他看见叶修将十二个圣诞小偷的尸体绕着灯塔摆成了一个心形,从脑袋顶上冒出了一个文字泡,“复活了就回来,我在这儿等你。”

  罪恶之城的灯光映暖那神的面庞,他做了个动作跪在蓝河的尸体身边,手指放在他的嘴唇。像是某个遥远的希腊神话,雪花是挥动着翅膀的天使,将圣洁的白色羽毛在人造阳光里抛满整个罪恶之城。

  他怔了片刻,然后玩命地复活跑尸,在游戏里他从来没跑的这么快过。

  于是有了那张截图,据说还被苏沐橙P上了个红双喜。

06

  他跟我说完这些的时候火车也该到站了,吹起来男朋友的时候这话不多的青年格外滔滔不绝,眼睛鼻子上抖动着光芒,骄傲极了——拥有那么优秀的一道光,怎能不骄傲?

  他礼貌地跟我告别,我目送他下车,顺手查了叶修这人的资料,发现他的伴侣叫蓝桥春雪——就是我女朋友想要签名的那个团长!我一拍大腿拉开车窗就要喊人,却只见——

  夏日的蝉鸣和绿荫里,眉目温和的少年牵住了谁的手,温温柔柔地吻上去,他逆光站着,像是贪恋人间的神。他们很快并肩走了,风将眉目勾画出草率的温柔来。

  路边有不知生长了多少年依旧笔直茂盛的树,我想它在树的世界里应当也是尊神,尝过风雪也能够和光而归的。

评论(6)
热度(34)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