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黑塔同人]《昨日成非不可追》015

果咩今天的亲子分依旧没有出场qwq

普洪正式上线√爱他就让他受定理永远成立√

许久不见的米英夫夫闪瞎人眼秀恩爱模式。

=====================


  悠长的午后天气已经开始转凉,不再像往常那样没日没夜地热得让人发晕,到底是秋天到了啊。天空显得越发的悠然高远,树叶开始慢慢变黄,一切都是悄无声息地发生着,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一般就已经成为了既定的事实。


  阿尔弗雷德坐在图书馆的二楼喝着可乐无聊地望着天,对面和自己一起来的罗维诺早就趴在桌子上枕着书睡得形象全无,偶尔还不安分地在梦里咒骂几声——不知道做了什么梦。


  他草草翻了几眼向伊丽莎白借来的专业书,虽然算得上字迹干净,不过旁边却画了不少乱七八糟的小漫画,其中有为数不少的篇幅都是在画弗朗西斯和亚瑟的爱恨情仇——虽然他用十二指肠想都知道肯定是伊丽莎白的脑补,那些发到网站上都会被吞掉的场面亚瑟和弗朗西斯就算做出来了也不可能让伊丽莎白看到,更别提画到笔记里了。


  他又翻了几页伊丽莎白的专业书,剩下的篇幅画的也都是一些其他的在她眼里基情四射的cp,比如刚刚毕业不久的贝瓦尔德学长和现在大四的提诺学长,路德维希的哥哥基尔伯特和弗朗西斯——这是什么奇特的CP?还有组织部长罗德里赫和基尔伯特,传说中的校霸伊万和与亚瑟关系很好的王耀,不过最多的还是各种乱七八糟的人和基尔伯特的CP,而且基尔伯特毫无例外地都是被压的那一个,在最新的一页竟然还有费里西安诺和基尔伯特的大尺度漫画。


  连那么软的费里西安诺都能压基尔伯特吗?阿尔弗雷德想想那个总是有着奇特笑声的学长,也不像这么受的样子啊?不过伊丽莎白学姐的笔记真的是让人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啊!他低头看了看伊丽莎白娟秀的字迹写在一幅幅尺度很大的漫画旁边,不禁又多翻了几页。


  一页笔记纸从两页之间的空隙飘了出来,阿尔弗雷德好奇地捡起来,不大的笔记纸上却是画满基尔伯特的各种姿态,有拿着扫把当吉他笑得嚣张的自弹自唱,有和人打架时沾着血的唇角依旧勾起笑容的狂妄,有上课像个孩子一样开小差望着窗外嚼着口香糖,有被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勾肩搭背往嘴里倒着啤酒的豪爽……画在这些画面中间的,是基尔伯特的睡颜,还被涂上了彩色。


  银发的少年枕在几本书上睡着,浓密的睫毛投下扇形的阴影,平时总是狂妄地笑着的唇角在睡着的时候也依旧向上微挑,不知做了什么有趣的梦。头发有些凌乱,看起来似乎是累了一天好不容易才睡一会儿的样子,看起来线条坚毅的侧脸却是柔和了不少,毫无防备睡着的少年并无一星半点被画进纸上的自觉,睡颜安静。


  这才是真正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吧……阿尔弗雷德把纸叠回原来的样子夹回伊丽莎白的书里,轻轻放在一边,努力不让伊丽莎白到时候发现他看到了这张纸。


  他又往下看了一眼,有了惊喜的发现——粗眉毛的学生会长独自走进了图书馆,就坐在他下面的位置!世界的Hero这时可不顾及会不会吵醒旁边睡着的罗维诺,撑着栏杆纵身一跃就跳到楼下,“亚蒂!”


  听到自己名字的亚瑟抬起头来,正看到阿尔弗雷德从二楼跃下来,阳光镀在金色偏棕的发,将它们幻化成如同圣经里天使一般的金黄,整个身形都在阳光当中熠熠发光,灿烂到让人无法直视,只怕灼伤了眼眸。那人落地时候有些不稳,晃了晃就冲到了亚瑟的怀里,怕他摔倒,亚瑟只好伸出手把人抱紧,手感意外的结实有力,很有种安全感。


  学生会长的粗眉微微蹙起,伸手不轻不重地弹了面前人一个脑崩,压低声音道,“小鬼,这是公共场合不知道吗?你就不能给我安安分分地走楼梯下来,非得从这么高的地方往下跳,你要是受伤了我可不送你去医务室。”


  阿尔弗雷德眯了眯眼睛,毫不客气地坐在了亚瑟对面的位置,拿起亚瑟刚才的茶杯就喝了一大口,“世界的hero才不会有事的,亚蒂你不用担心啦!不过亚蒂这是在关心我吗?那hero就收下亚瑟的关心啦!”他声音不小,图书馆里头不少人都向这个方向看来,让亚瑟只想赶紧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面。明天的校报可别再弄出什么阿尔弗雷德和亚瑟的新cp了!此刻他无比庆幸自己婉拒了伊丽莎白一起来图书馆商量活动的请求,不然她那绿色眸子发光的时候就意味着他要大难临头了。


  “你这混蛋,就不能小点声吗?看书在哪儿看不是一样为什么非得来找我,我们学的也不是同一个专业你少打着问题的名号来烦我。”亚瑟皱眉,将桌面上被阿尔弗雷德碰乱的书收拾好,无视对面那人可怜的眼神——已经上过一次当了!他可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不过看起来他还是低估了对面美国人的脸皮厚度,简直就像是王耀家的长城厚度!“因为和亚瑟在一起很开心啊!”他自顾自地笑起来,“hero很喜欢和亚蒂在一起啊!”


  天啊,“在一起”“喜欢”这些词语真的是可以乱用的吗?学生会长有点崩溃地想着,竭力把这句话理解为美国人单纯的草率的言语。“混蛋,我真想为你的英语老师感到遗憾,他怎么教出来一个这样的学生!‘喜欢’‘在一起’真的是可以乱用的词吗?这儿这么多人,你不怕别人误会我们的关系吗?”


  “误会什么?”


  好吧,算他亚瑟·柯克兰命里有一劫,劫的名字就叫阿尔弗雷德。

评论
热度(8)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