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米英】一字之差

很渣的圣诞贺文xd

来自一只很蠢很蠢的不知道自己在写啥的欢酌:D

别在乎伦敦现在为什么还下雪qwq ————————————————————  

  平安夜,圣善夜。朵朵暖黄的灯光在伦敦的郊外点缀一片温温柔柔的明亮,唱诗班的歌声从远处的教堂传来,让人听了之后心里有松软的情绪和想要扬起唇角的心情。此时的英国万家灯火,都端上了圣诞的甜点和佳肴。当然,欢度圣诞的英国人们不知道,他们的祖国此刻正缩在伦敦郊区老房子壁炉旁边的摇椅里面,毛毯严严实实捂到脖子,手里翻着莎士比亚全集。一阵冷风吹过敞开的窗子,让大/不/列/颠吸了吸鼻子,打了个哆嗦。

  有一只小精灵飞到他的身边降落在他的肩膀上,扇了扇浅绿色的小翅膀,似乎也觉得有点冷,担心地看了看摇椅上把自己从头到脚像个大粽子一般裹得严严实实的亚瑟 “亚蒂,要不要我去把窗户关上?这样吹着风会感冒的。”  

  亚瑟摆了摆手,“多谢你,但是不用了,把窗户关上我怕阿尔弗雷德撞到窗户上啊。”他的笑容柔和,似乎阿尔弗雷德还是那个金发蓝眸的小天使而不是大西洋对面的那个超级大国,“才……才不是害怕他受伤呢……只是他撞到玻璃上会很给我丢脸的而已!”看到小精灵揶揄的笑容,他的脸腾地红了起来,衬得一双绿眼睛更加明亮闪烁。

  “可是亚蒂都等了美/国先生两个半小时了!亚蒂要是感冒了都怪美/国!”小精灵义愤填膺地扑闪着小小的翅膀,小小的脸上写满大大的愤懑不平看的亚瑟不禁直乐。  

  亚瑟伸出手去挠了挠小精灵的金发,“好了,他一定会来的。”  

  正说着,冷风裹着一个人就从打开的窗户冲了进来。亚瑟耸耸肩,冲小精灵露出一个“果不其然”的表情,等着跳到地板上的人把自己拥入那个宽厚暖和的怀抱。摘下他的兜帽,嗤了一声,“先把你身上的雪打扫干净,我可不想打扫房子。”  

  金毛犬可怜巴巴地皱了皱鼻子,将亚瑟重新压进摇椅里,“不——嘛——我都好久没有看见亚蒂了,亚蒂见到我第一件事竟然是让我打扫房子!”他把冰凉的脑袋埋在亚瑟的肩侧蹭了蹭,贪婪地将英国恋人身上百年未变的淡淡的玫瑰花香和红茶香气收入自己的鼻翼。“亚瑟的身上好冷,是等我等了很久吗?”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天蓝色的眼睛怯怯地望着,如同等着投食的大型犬一般。  

  亚瑟笑了,抬手抱着自己的恋人,揉着那头有点凌乱的金棕色短发,“亏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啊,小鬼。”看着那个趴在自己身上不肯起来的样子,亚瑟心里莫名有种骄傲——瞧吧!就算这家伙现在是争霸世界所向披靡的超级大国,在我面前不还是个小孩子?

  阿尔弗雷德嘟嚷着,一边将亚瑟整个人圈进了自己怀里,一手落在亚瑟背后,在唇上落下一个轻巧的吻,“Hero才不是小鬼呢!”又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圣诞卡来,“对啦对啦,亚瑟这是我送你的圣诞卡!怎么样?是不是很配你?”

  亚瑟看着贺卡上面那只很是可爱的泰迪熊笑了起来,他一向都很喜欢这些可爱柔软的东西,就像是小时候的阿尔弗雷德——虽然现在这个家伙看起来一点都不可爱。“是泰迪熊诶!谢谢你阿尔!你这家伙偶尔也会有些不错的主意嘛!”喜欢贺卡这种事情可是不需要掩饰的。

  他一边搂住阿尔的腰,捏了两把那软软的肚子上的肉,“又胖了。”他这样说着,却也笑了起来,把头靠在那软软的肚子上面舒服的很,“亲爱的亚蒂,圣诞节快乐——诶,阿尔弗雷德,你竟然还能把单词写错?”亚瑟惊讶地挑起了眉毛,“merry”被阿尔弗雷德不小心写成了“marry”

  阿尔弗雷德尴尬地咳了两声,“啊……呃……我……hero我,不是故意的嘛!再说,写成marry也没错的啦!”他摸索着口袋,掏出一个汉堡盒子来,“戒指就在这里!亚蒂,你愿意嫁给我吗?”

  亚瑟不说话,静静等着他把戒指掏出来。却不曾想阿尔弗雷德在汉堡盒子里面翻找半天,也没见着戒指的踪影。亚瑟抽了抽嘴角,“阿尔弗雷德你是有多蠢?智商都变成蓝蓝路飞走了吗?”

  “不管啦不管啦!反正没有戒指亚蒂也一样会嫁给我的对不对?”阿尔弗雷德索性放弃了戒指这件事,直接冲着亚瑟扑了上来,将人按在摇椅里便是一通甜蜜的亲吻,直到自己的恋人脸颊晕染一层绯红才肯罢休。

  有没有戒指又有什么要紧的呢?反正亚瑟已经被他吃干抹净啦!

  壁炉上拿着戒指的小精灵看着这一幕,无奈地笑了——反正他们的亚蒂是绝对不会抗拒拉斯维加斯的入侵,对不对?

评论(4)
热度(13)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