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普洪】《忘爱症》

病人普·护士洪paro

普爷得的病私设是一种只要爱上一个人就会失忆然后周而复始的病症这样。

——————————————————————————————

  “伊莎?伊莎?伊丽莎白!”正是日光和煦正好的时候,暖洋洋地从窗缝中漏出来一片春日里旖旎的温柔。伊丽莎白正眯着眼睛靠在椅子上享受午后片刻的悠闲,就在她几乎要酣然入梦的时候,上扬调子的女声便伴着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抬头望见金发的白俄罗斯姑娘从一片交织缠绕的藤萝花影里翩翩走来。


  刚刚从睡梦里醒来的伊丽莎白将自己从椅子上撑起来,揉了揉眼睛,开口的声音还带着些许软糯,“唔,娜塔?这么着急,又怎么了吗?不会那头蠢鸟又失忆了吧?”


  娜塔莎无奈地笑了出来一摊手,她浅金色的长发在阳光下泛着好看的光泽,却几乎要将伊丽莎白的眼眸灼伤,“没错,他又失忆了,现在就连他弟弟是谁都已经想不起来了,伊莎你真的确定你还要管他吗?”


  伊丽莎白抿着唇披上代表医生的白色外套,伸手将蜜棕色的长发松松散散地拢在了脑后,春天里的风还多少带着让人瑟缩的凉意,她向前走去,踏碎一地阑珊的光影,开口的声音带着轻佻如常的笑“娜塔,我不管他还有谁能管他啊?”


  娜塔莎摇了摇头不再说话,目送伊丽莎白走入春日娇娆一片的花影之中,天竺葵的浅红色绽开一片柔和的颜色,风掩埋了她的身影,就如同掩埋一个尘封多年的秘密。


  这是基尔伯特的第几次失忆呢?她也记不清楚了。这个德国男人得的是一种十分奇怪的病症,只要爱上一个人之后就会很快地失忆,然后周而复始的循环往复。讽刺的是,每次他爱上的人总是照顾他的护士伊丽莎白,然后总会很快地忘记她。在他得上这种奇怪的病症之前,他暗恋伊丽莎白暗恋了能有十年。娜塔莎总觉得这像是一种报复,十年里她对于他的爱慕不知不觉,就要换来十年他对她不闻不问的忘却。


  伊丽莎白再次走入基尔伯特的病房的时候看到的是疲倦地揉着自己眉心的路德维希,这个金发的德国男人已经身心俱疲到几乎没有力气再为她展露一个微笑了。兄长反复不定的病情和谈不上便宜的医疗费用几乎要让这个坚强的犹如最坚硬大理石的男人崩溃了,“海德薇莉小姐……”他抬起头无力地笑了一下,“真是麻烦你了。”


  “没关系。”伊丽莎白这样说着,目光越过面前的路德维希看向基尔伯特,他正安静地睡着,眉头微微蹙着,身材高大的日耳曼男子几乎要在床上团成了一个球,很没有安全感的样子。她伸手去为他掖好了被角,目光带着恋恋不舍地在那张英俊的面庞上流连了一会儿,落在那微红的饱满的唇瓣——她曾经偷偷品尝过那微甜的滋味,伸手去抚平他的眉心,声音微不可闻,“蠢鸟。”


  被叫做蠢鸟的家伙很快醒了过来,锐利的目光带着戒备地看向两个“陌生人”——一个是他曾经最亲爱的弟弟,一个是他喜欢了十多年的女孩,都是他曾经最珍视最爱发誓要用生命守护都在所不惜的人,如今他却根本认不清他们的面容。他抱着被子缩到床角,像一只落入猎人的陷阱的害羞的小动物。“你们……你们是谁?”


  “我是你的弟弟,路德维希·贝什米特,这位是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小姐,她是你的朋友也是你的护士。”路德维希已经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重复同样的一句话,如同一个枯燥无味的复读机一般。然后基尔伯特点了点头,冲他们笑一笑,这就算是重新认识了他们。


  有时候伊丽莎白其实还挺有点庆幸的,基尔伯特虽然失忆了但是性格还是没怎么改变还是原来多少有些嚣张跋扈喜欢自称“本大爷”的熟悉的性格,他至少还没有变成一个面目全非到让她不敢辨认的陌生人,还是那个基尔伯特。而失忆过后也总是能够很快地重新和他们熟悉起来,每一次都会重新给她娶一个“男人婆”的外号,每一次都会拉着弗朗西斯安东尼奥两个跑出去喝酒,每一次都会缠着路德维希去给他买啤酒。


  他总会拉着伊丽莎白四处乱跑,去寻找这座城市中每一家好吃的餐馆,好玩的店铺,好看的电影,如同每一对最为般配的恋人。他们变得越来越熟络,越来越了解彼此露出的每一个表情是代表了什么含义,越来越像是一对般配的恋人尽管他们还不是恋人。


  他们一起去短暂的旅行,在彼此的身边度过一个美好陌生的昼夜;他们一起躺在草坪上看着满天的繁星寻找彼此的星座;他们一起去看一场无聊的爱情电影,她躺在他的肩膀酣然入梦,为她盖上外套的时候他竟然感觉这是如此的熟悉,似乎发生过了千百次一样——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他们已经千百次做过同样的事情只是他再也想不起。


  终于在一个安静温暖的夏日午后,他们依偎着彼此坐在医院的窗台上。伊丽莎白微微仰着头看他轮廓分明的线条,男子硬朗的轮廓在笑起来的时候却显得格外温柔宁静。“嘿,伊莎,你知道吗?”他忽然低下头缓缓凑近伊丽莎白的唇,“我喜欢你。”他吻了上去。他不知道为什么当他亲吻伊丽莎白的时候女子红了眼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的泪水会落在他的手背。


  第二天,当阳光照常升起照耀着开满天竺葵的墙壁,银发男子迷茫地睁开了眼睛,看向床边站着的棕发女子,“你……是谁?”


——TBC——

评论(3)
热度(31)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