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烬与君酌

这儿欢酌:D
米英/普洪/叶蓝/喻黄/瑞奥/露中
努力自产自销中,愿意做朋友吗?

【米英】逆行

以为五一三天假有时间写点文的我简直是图样图森破qwq
一大堆作业还有体育加试训练顺便又丢了手机还有里面的三个半个短篇只能用老爹的凑合着qwq
很抱歉各位点文的妹子,但是相信我总有一天会写出来的!
补偿大家一个短小的小甜饼~亚蒂迷路了想要给阿尔打电话的梗xd有少量的露中掉落
—————————————————————————————
  沙金色短发的男子烦躁地站在纽约的街头,看着面前不断呼啸而过的车流轻轻呼出一口气,白色的笼罩住好看的容颜的雾气很快就被冷风吹散,露出那张漂亮的面庞来。五官被雕磨得精致非常,像是上帝造人之时最为得意的艺术品,尤其是那双翡翠一般的绿色眼眸,让人联想到大西洋深处泛起的潋滟海波,从中隐藏着不知多少不为人知的温柔。他用戴着黑色真皮手套的手从风衣口袋里摸出来一台银色的手机,纤细的手指划开系统自动设置屏幕保护,犹豫着在屏幕上停留了片刻,又赌气一般地按下关机键,将手机扔回口袋里。

 
  ——开玩笑!大/英/帝/国的化身可怎么会承认自己在联/合/国的总部所在地迷路了!更何况,这座城市还在某个该死的汉堡混蛋的家里!可是……说实话,他真的找不到那个另外四个人邀请他一起聚餐的见鬼餐厅了!他开始有些后悔,当东方的饭友邀请自己和那个北方/大/国一起步行去餐厅的时候自己就该答应的!就算是被那两人的闪光弹闪瞎也好!

 
  他靠在红绿灯上,盯着不远处的斑马线出神。虽然不是很想承认,他还是有点希望那四个人会因为自己的迟到而随便出来一个找到他的,哪怕是打个电话也好啊!如果他们已经吃上了的话会怎么样?——王耀应当已经点了一壶漂洋过海远道而来的碧螺春慢悠悠数着太平洋对岸的超/级/大/国欠下的多少美元人民币,而对方估计会鼓起脸颊来一脸苦相地四处找理由,伊万和弗朗西斯可能会为了中法美食哪个更好吃大战它几百回合,说起来伊万身为一个俄罗斯人,他对于中国美食的热衷简直是出人意料,不像某个美国青年,对于大/英帝/国的美味料理自从长大之后就避之唯恐不及!他愤愤地想着,全然没有注意到什么奇怪的问题。
       

  带着真皮手套的右手忽然被包裹进一片让人安心的熟悉温暖,他装作不情不愿地回过头却抵挡不住美国青年的帅气又爽朗的笑容。“亚蒂!真是的大家已经等你好久啦!怎么迷路了都不知道给别人打个电话嘛,就让世界的hero拯救你于水火之中吧!”说着他拥他入怀,用自己的炙热体温暖了那颗孤独冰冷的心脏。
  

  亚瑟转过头,那人灿金色的短发被纽约冬日的寒风吹得凌乱,那根呆毛却仍然是顽强不屈地翘起来,深蓝色的温柔的眼眸难得专注地望着他,带着满满的他已经看得分明却不敢解读的情绪,暖暖的如同加州阳光带着不可抗拒的温度照进他的心扉。长时间的奔跑让他的样子看起来有几分狼狈,却仍然是五官轮廓分明的俊朗英气。他小心翼翼掩饰那几分被对方找到的欣喜,装出来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我也没有迟到很久啦,比起你往常开会的时候动不动就迟到一个小时不来不是好多了吗?果然还是就知道说别人的幼稚小鬼。”

 
  世界的英雄不满地挑起了眉毛,“What?拜托!我不还是害怕你这个老年人不适应使用苹果手机这样的高科技到时候还会丢掉特意来找你!北极熊他们估计都点好菜了,真是的,他们估计不会想着世界的英雄需要汉堡和可乐来维持能量。” 他伸手去牵住英国人骨节分明而又白皙细腻的手,说来也奇怪,他从美洲大陆上稚嫩的孩子成长到如今的世界王者,亚瑟的那双手却始终是那样好看,沾染满满的玫瑰花和红茶的温柔香气,就如那双手的主人本人一般。

 
  他牵住亚瑟的手的时候却被那冰凉的温度震了一惊,“嗨伙计!你的手是不是刚从冰窖里拿出来?怎么这么凉!”他解下脖子上的灰白色围巾亲手缠绕在年长些的青年那纤细如天鹅的脖颈,密密实实缠了三圈,似乎想要将自己的温度全部过渡到那人冰凉的身体上一般。“果然是怕冷的老年人哪!啧,还是要我保护你啊。”他带着笑抱怨,眼底却是一片温柔的能溢出水来的碧蓝。
 

  亚瑟不知是被捂得还是害羞,脸颊泛起一层淡淡的红晕来,显得格外惹人。“别仗着自己年轻就穿得这么少,感冒了可没人照顾你。”也许是天性的别扭使然,他看着对方一脸阳光的笑又补充了一句,“会耽误会议进程的,我可不想在曼哈顿接着待下去!”说着他戳了戳美国人飞行夹克里唯一的针织衫,咳,虽然不太想承认,不过那的确是他的手笔,还是在他学编织不久时候的废弃品,拿着跟另外几个人问了一圈没人要,只有阿尔弗雷德“勉为其难”地接受了——实际上他没好意思揭穿,当时那家伙眼睛一闪一闪像条小狗他无论如何没法拒绝。好吧,图案是个“A”之类的若有若无的小心思,还是不要明着说出来比较好。

  不出意料的回答他的是阿尔弗雷德一阵爽朗的笑,“我可是世界的英雄嘛!怎么可能会感冒!诶呀亚蒂我们快一点啦,跟着我一块跑就好啦!”他拽下亚瑟的皮质手套,用充满热量的温暖的手包裹英国人冰冷的手腕和指尖,两个人就在纽约的冬日的风里一并奔跑了起来,逆着风将两人的耳尖都吹得通红。亚瑟只感觉到自己的手被阿尔弗雷德握的那么紧,似乎永生永世都不会再放开一般。身为国家从来谈不上什么所谓永生永世,只是……如果可以的话,尽可能多陪伴在彼此身边就好了吧?

  亚瑟跑着,忽然想起伊万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不管怎么样,阿尔弗雷德都会笑着拉着你一直前进的吧。”当时他只顾着傲娇没听懂他的弦外之音,现在想想……

  什么鬼啊混蛋!亚瑟拉了拉灰白色的围巾,遮住已经泛红的脸颊,却遮不住手指上的温热和胸膛里的心脏跳动。

评论(1)
热度(30)

© 欢烬与君酌 | Powered by LOFTER